2.5次元劇場的可能與限制《Debug-筆電的使用手冊-》
三月
23
2021
Debug-筆電的使用手冊-(三點水製藝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攝影唐健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07次瀏覽
王威智(特約評論人)

《Debug-筆電的使用手冊-》(後簡稱Debug)改編自同名漫畫,是台灣的「2.5次元」演出作品,意即將2次元的漫畫原作,以真人化的方式搬上舞台演出,在原生的日本次文化場域行之有年。劇情基本上圍繞在化為人形的筆電「雪見」(以及原創蟑螂角色「路易莎」)、「丹木源」——故事開場收留雪見與路易莎,也是將他們轉化成形的山櫻樹樹妖、以及在丹木源因故迎來死期後,收留他們的編輯「季莫」,這些角色上面。Debug可說走奇幻解謎路線,讓雪見和季莫搭配,一方面解開雪見在筆電時期與人類主人埋下的心結,另一方面探尋丹木源以前和人類警察「蔣嚴雪」搭檔冒險的過往。最後,故事以兩組CP團圓收場。丹木源受雪見幫助,從陰間重返人世,與轉化為土地公的蔣嚴雪相守;雪見則毫無懸念繼續待在季莫身邊。

劇情之外,Debug最顯明的元素有二。一為BL,雖然原漫畫家nyaroro在訪談表示,不認為自己的作品是BL。不論原著如何,Debug舞台劇版除了路易莎之外,全部角色設定上皆為男性,由男演員演出,充滿熱情互動,角色形象塑造亦大多有明確類型參照,比方說雪見就是高冷傲嬌個性,其冰封的內心注定會被熱血笨蛋季莫融化。如此具體可見粉紅泡泡的發展,要觀眾不認為是BL,似乎有點不太容易?像這般角色互動的公式化發展,雖然只能說是種約定成俗的共識,不過劇情鋪陳採用這類公式,從與讀者/觀眾建立關係的層面來說,卻是相當快速有效的手法。如果觀者有這些前備知識,應該就不會太需要擔心劇情發展或角色關係超出預期,BL也就成為觀看的重點趣味所在。

第二,本劇台詞的編寫加入了頗為大量、日本動漫迷應該都不會太陌生的作品名台詞或場景,從《JOJO的奇妙冒險》、《庫洛魔法使》到近期的《鬼滅之刃》等等。對白中玩梗的時機,大概亦為觀眾席傳來笑聲的時間點。從劇場性的角度來看,這些動漫梗帶來的效果,打破了鏡框空間,跳出故事外,直接和觀眾溝通。這些動漫梗對於角色塑造、劇情推進等面向,可以說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夠宅的觀眾應該會看得很開心,事實上觀眾席也確實反應不錯。也只有前述兩個元素綜合起來,各種非現實正常人類的日常生活不太會說的羞恥台詞與肢體互動,像是話講一講就要去摸對方頭之類的動作,才能夠結合如此奇幻的劇情開展而成立。大量跟隨對話進行的配樂雖然略顯干擾,但旋轉舞台與投景等視覺效果,則替場景塑造提供頗為動人的景觀。以娛樂性來說,Debug有著值得肯定的成果。在此前提上,回到2.5次元與動漫次文化等元素與劇場的關係,後續希望提出更進一層討論。

Debug-筆電的使用手冊-(三點水製藝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攝影唐健哲) Debug-筆電的使用手冊-(三點水製藝文化有限公司提供/攝影唐健哲)

本劇實際演出的感覺,套用《咒術迴戰》的術語來說,即是「領域展開」的感覺十分明顯。舞台上空的景片,於演出開始時,以漫畫動起來的投影,迅速讓觀眾察覺本劇與漫畫、動畫之間的特殊關係。2.5次元以「真人」追求「虛構」角色的貼切再現,但又無關現實世界邏輯的劇場形式,可以透過視覺效果立刻表現出來,如此美學的立場宣示相當高明。單就此手法,加上角色顏色各異的頭髮,或者像丹木源那樣紅白相間,明顯已經不是現實世界的衣物形式,都已經足夠提醒觀眾,這是漫畫原著、超脫現實邏輯的2.5次元作品。如此框架,搭配偶爾具體演出的動漫梗,比方說角色拿出魔杖搭配魔法陣,會相當有趣。

然而台詞之間反覆穿插跟劇情其實無關的各式梗,以劇場本位來看,就是另一回事。Debug的領域是御宅族的領域。玩梗,特別主要以日本動漫梗作為表演手法,雖是種刺激,不過同一種套路反覆出現在全劇對白裡,就可能出現審美疲勞。如此方式深刻劃定出一群能解讀這些資訊的日本動漫宅,演出效果也與觀眾有多大程度接收到各種梗有關。是否創作群已經先入為主地認為,2.5次元觀眾與台灣的日本動漫宅可能是高度重疊的兩個族群,或者根本為同一群人?當代台灣漫畫的發展確實深受日本影響,可是既然原作是台灣漫畫作品,有沒有可能,有一些支持台漫、卻不怎麼懂日本動漫的觀眾,走進了劇場?動漫的御宅族並非鐵塊一塊,哪些梗對哪些人有用,值得思考。

Debug的改編,看起來與漫畫家nyaroro有一定程度的互動。節目冊的訪談裡,漫畫家和編劇就引用動漫或文化梗一事,即出現一些有趣的討論,如到底該用什麼時期的梗。漫畫家不少考量點頗有道理,只是看來不太有回饋到編劇的書寫中。而召喚與劇情其實無甚關連的文化元素,雖然可以視為是種粉絲服務,不過如此刻意引入、外部日本的次文化元素,讓本劇有相當明顯的次文化泡泡,在高度滿足一群人之餘,亦可能產生出不小的排他效果。

請別誤會,此處並非要預設什麼文化本質主義,也不認為推廣2.5次元有標準答案可言。將話說清楚一些,引用日本動漫文化梗的疑慮來源,來自本劇的台詞設計,其讓角色的狀態有時游移於2.5次元與3次元之間。為了將原著故事交代完整,本劇不少時刻主要交由角色描述來交代劇情資訊,過去發生了什麼,或再來需要做什麼。場上角色之間不見得有什麼具體交集的對話,比較像像說書人,變成寫實主義式,單用嘴巴講話的表演狀態。在這樣有些流水帳的台詞裡面,穿插動漫梗,與其說有插科打諢的效果,不如講是用來填補台詞及演出渲染力的不足。

從這角度來說,Debug的內在美學邏輯,其實是在2次元的類型角色與劇場寫實主義式的血肉角色之間擺盪。季莫是個熱血到可說近乎平板的角色,幾乎沒有任何潛層的內心情緒可供挖掘;但是與他相映襯的蔣嚴雪,雖然劇情描述仍說是熱血角,卻沒有什麼明顯的類型感,差不多只是個性普通、有人味、略為立體的角色。而丹木源在劇本安排上,就有極明顯的個性差異和情緒轉折,演員的駕馭很出色,只是因此出現的結果,丹木源反而比較像在進行cosplay的真實人類角色。

重點不在為什麼出現這種角色塑造的張力,某方面當然可以用原作如此來解釋。不過本劇已經對於原作有頗大幅度的剪裁,去掉不少角色內心想法與日常互動,僅保留最重點的場景、調整敘事順序與擴充結局。其中用意,應該不離追求更鮮明的戲劇效果,以及更明確的大團圓感。漫畫到2.5劇場的差異,很大部分自然源自篇幅與時間跨度的問題,將紙本畫面轉換為劇場調度的重組無可避免。原著僅有兩本漫畫,說起來似乎沒有長到難以濃縮在一齣戲裡?只不過本作的定位在一開始就已經選擇是御宅向,所以將蟑螂轉為萌妹子,也增添了眾多次文化梗,以表演效果為考量。Debug是面向御宅族的好看作品,假如將更多時間留給讓各角色有更明確互動,讓立體度可以更統一一些,本劇不知道又會是怎樣的風景?

《Debug-筆電的使用手冊-》

演出|三點水製藝文化有限公司
時間|2021/03/13 14:30
地點|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
雖嘗試解放兒童劇長久以來被桎梏的稚氣可愛模樣,但我們要如何不矯柔造作的解放這個被成人僵固想像已久的模樣,純任天真自然去和兒童的想像接應,這是兒童劇創作者永遠要先面對審視的本質問題。
十二月
0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