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人生的那條《長路》
2月
26
2019
長路(國家兩廳院提供/攝影周嘉慧)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83次瀏覽
劉庭芳(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設計學系學生)

與其說是一個舞蹈作品,我更認為它像是一齣戲劇。跳脫於我所認知的舞蹈動作,演出中的動作幾乎是日常會進行的行為:走動、遊戲、睡眠、奔跑等等,將觀眾與整個作品的感知拉得更加接近,藉由人們皆會有的人生經歷作為主軸,並以台中央轉動的大型年輪代表著時間的流動,人們持續地走著、重複著動作,好似我們日復一日的相同生活。就算改變了,隨著時間的洪流逐漸稀釋,回到最初重複的樣貌。

舞台以九米大年輪形狀的旋轉平台作為主視覺,暗示著時間的流轉,以不同的旋轉速度代表著舞者們對於時間的感知,例如:最初重複而呆板的日常動作,以等速適中的速度伴隨舞者重複的肢體,同時輪轉發出嘰嘰嘎嘎的聲響,像是時間的腳步聲平靜而呆板,展現了芸芸眾生的縮影:無意識地飄盪在時間的流動中,生活沒有任何改變。從另外的片段來解析這個舞台是一個記憶的播放:人們的相處結構隨著時間而改變,底下的轉盤是記憶的跑馬燈,播送著人與人關係的演變,父親離開了兒子、情人離開了彼此,最後停下的畫面就如同回想過後的深深沉思,寧靜卻充滿了情緒。

演出的每一個畫面都像是一張張老照片,訴說著一段段眾生的故事。以黑白為主色調,強烈高反差的黑與白建構了整個空間,在沒有彩度的世界,好像是記憶經過了時間的磨洗掉了原本情緒的色彩,剩下的是沉積的懷念。在後段,孩子的服裝與紅色的氣球是唯一具有彩度的物件,作為孩童心中的純真與尚未被社會埋沒的美好時光。他們的存在跳脫了整個畫面的框架,脫離了社會呆板重複的樣貌。但在最後,那些色彩亦隨著時間消逝在舞台中。

大多數時間,僅有一半的旋轉舞台被燈光所照射,像是地球上的白晝與黑夜,隨著自轉改變照射位置。從整體的排練位置則能讓無光的部分成為準備的後台,不再被兩邊的翼幕所限制。舞台區域由燈光所照射的範圍決定,能夠自由地改變舞台的形體,非常喜歡這樣的改變方式,如同夢境,剎那間跳躍到另一個時空。

在舞者懸吊的安排上,自然而充滿寓意地有別於其他製作的刻意使用。被鋼索懸吊、糾纏暗示著非自願的命運;在懸吊飛人的部分,像是夢中的場景,舞者的肢體自然地展開於空間中,懸吊鋼索的控制亦非常精準,沒有一絲機械冰冷的停頓。其中,最喜歡的應用部分為是垂直走於舞台邊緣的舞者,在非寫實的狀態下穩定平均的行走,像是生活在自己世界中的人,幾乎感受不到鋼索存在,但在後續的劇情中,主角想將其拉出他的世界,卻被鋼索限制。鋼索的存在被強調為一種無形的枷鎖束縛著人們的生活。

黃翊將冰冷的機械使用地充滿情感,如同人的另一種型態。而這次的呈現則是以較為有機的形體,貼近人們的生活。以年輪作為主視覺亦顯示著這些故事像從古至今人類的共相,如同他所說的:「不論你要或不要,時間,都會將你抽高,令你盛放、凋零。」

《長路》

演出|黃翊工作室+
時間|2019/2/16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長路》雖然有些許奇幻,但是奇幻場景並未把觀眾漩入舞作中,反而以疏離的方式呈現。舞作並無製造出讓觀者身歷其境的感受,而是呈現一種有距離的觀看。觀舞過程像似一次對生命的回顧、悼念,也似一首為苦難人生歌頌的輓歌。(徐瑋瑩)
6月
03
2019
撥離「編舞」技巧的展現,投向更多「編劇」手法的身體表達,使觀者得以爬梳舞者角色脈絡,了解舞者動機的因果與詩意性的巧合與緣分,同時省略過度填入的情節設定,是《長路》在純粹的「行走」中,得以達到科技與溫度高度平衡且感動人心的先決要素。(楊智翔)
6月
03
2019
如果時間擁有一具身體,他將為我們展現出怎樣的面貌?立於旋轉舞台之上的舞者,說是表現了時間之中不同人們的姿態,卻也似舞者的身體在此成為了召喚時間的身體,為我們展現了時間的行進、暫停與碰撞。(許絜瑀)
3月
13
2019
巨幅旋轉舞台的持續運動不只改變了「舞蹈身體」的動能,它也造成週而復始的位移,持續轉動的畫面改變了傳統劇院鏡框的侷限並製造運鏡,以持續的運動或相對的靜止改變了觀看身體聚集注意力焦點的方式。(陳盈帆)
3月
05
2019
由於燈光製造的陰影,旋轉的舞台與身體共同創生了幻覺。我覺得這種幻覺的製造對作品而言是重要的,在某些小處,《長路》讓我想起《偉大馴服者》創造的劇場幻象。(劉純良)
2月
25
2019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