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來自生活《王魁負桂英》
5月
04
2015
王魁負桂英(臺灣豫劇隊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18次瀏覽
王妍方(社會人士)

《王魁負桂英》起源於宋朝,明中葉後因王玉峰所著之《焚香記》而著名,並經由不同劇種改編演出,搬演的焦點也因劇種特質不同而有所變動,重心大抵不脫及二折。以本次演出來說,搬演重心主要著眼於焦桂英對王魁的癡情,她對未來家庭圓滿的渴望,在夫妻生活中對王魁的細心照護,最終卻因王魁對於現實考量,被背信忘義的休離,在海神廟投狀泣訴後,於海神面前自縊,化身鬼魂後,仍不死心地想要試探王魁對自己的情意,在王魁的堅定拒絕下,焦桂英的鬼魂終究做出無奈的選擇,活捉王魁下地府認罪。

此劇劇情架構早已人人皆知,但戲法巧妙各有不同,演員在角色心境上的塑造,如何利用程式性的身段步法及唱腔情感,加上外在形象上的打磨,皆成了本劇最重要的注目焦點。

自甫開場,青樓女焦桂英在大雪紛飛的出遊中,救了因名落孫山,盤纏用盡而受困飢寒的王魁主僕,定下王、焦兩人情緣,顯示婚後生活,以及貧賤夫妻百事哀的事實,王、焦夫妻在海神廟定下絕不二嫁(娶)盟誓,背棄誓言者必得付出代價,顯示王魁對於過往生活貧困的厭惡,為了未來的平步青雲,選擇韓丞相之女而拋棄焦桂英,呈現焦桂英收到放離書時的震驚與傷痛,焦桂英心痛難忍地唱出被所愛之人遺棄的悲傷,並且選擇自縊了結自我生命,由地府判官帶著焦桂英鬼魂行至千里,至韓府尋找王魁,則由焦桂英化身入韓府試探王魁心意,但王魁堅拒桂英為妾為奴,終至引來背信忘誓被桂英活捉的下場。

此般的劇情舖陳,來自於夫妻相處的生活點滴,反應當時社會對於煙花女遇上負心漢的刻板印象,難在於如何用最不著痕跡的方式將情感融入於細微入裡的劇情中,卻不顯刻意與突兀;在王海玲與朱海珊兩位資深表演藝術家的台上互動中,處處可見。

焦桂英為了丈夫,賣掉自己過去在青樓營生所有攢存下來的資產,怕丈夫赴京趕考餓了、病了、累了,還委由秋菊帶著陶鍋、棉裡肚與皮老虎託由老僕王興帶著上京陪丈夫一起趕考,而她接到休書時的震驚與傷痛,到海神面前哭訴冤告時的絕望,自縊時的堅決,死後化為鬼魂,帶著地府判官與鬼役千里情探,最後因誓言遭到背棄,由愛生恨活捉負心人;與焦桂英成親後,因為唸書過程枯燥無聊,王魁為了帶妻子去賞月,拉著桂英的長水袖像個小男孩般的撒嬌,中了狀元後因害怕貧困,面對現實寫下休書,愧疚之心油然而生,直到遇見桂英鬼魂進韓丞相府中,試探自己真心時的種種過程,飽實自然的呈現出屬於該劇的主要靈魂人物性格,情緖轉折在唱腔及身段動作間皆有所展現,滿卻不溢,恰得其分,足見磨合已久的對手情誼及默契搭配,也為這段流傳已久的負心情緣留下最完美的演繹。

大量的唱段是焦桂英在本劇中最令人在意的另一個重點,除了考驗演員聲嗓,也同樣測試著演員對角色情感投入的程度。焦桂英遇見良人的喜悅,夫妻之間的甜蜜,離別不捨的感傷,背信忘誓的震驚,對愛仍一絲期盼的想望,到心死冰寒的沉痛,經由王海玲綿厚紮實的聲嗓詮釋,單是感受字裡行間所蘊釀的情感堆疊累積過程,便已十足過癮,加上跟自己的師妹在台上相搏較勁,兩造對手實力旗鼓相當,也為本次演出擦撞出精采火花。

臺灣豫劇團在本次高雄春藝「弄鬼」三大戲中,由青年演員所領銜的《阿彌陀埤》、《一樹紅梅》,到資深演員所帶來的《王魁負桂英》,可以看出臺灣豫劇已進入傳承青年演員承續未來重責的必經過程。經典版的《王魁負桂英》呈現出資深表演藝術家在自我人生歷程中所攫取最細微的感動,以程式性的功法融入人物性格之中,褪去大量炫技模式,以實打實紮的演技逐步磨礪出人性轉變,用不慍不火的方式引領觀眾感知。也期待經過兩位資深表演藝術家把手傳承的青年演員,能夠大量哺育吸收,轉化內蘊成為自己將來在舞台生命上的養分。

《王魁負桂英》

演出|臺灣豫劇團
時間|2015/04/12 14:30
地點|高雄市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陽告〉先是哭訴滿腹委屈,再利用水袖翻袖揚袖表達其不甘願勢必要向王魁討回公道,至最後吐血伏地低吟,字字鏗鏘。這樣的表演不在於任何技巧,而是演員本身由內而外表現出來欲訴無人無奈之情感。(謝孟吟)
5月
14
2018
經典劇目的傳承內容除是前輩唱腔身段的準確再現外,重要是將戲的深刻感發力量,傳予青年演員,後者如何掌握得當,證明經典的魅力所在?而謝、劉倆當天的表演,確實做到讓人動容。(陳韻妃)
6月
16
2015
判官與小鬼在冥界那一幕舞得最精彩,不只翻筋斗,判官甚至還多次從嘴裡吐出火花,技法之高超,無不令在場觀眾拍手喝采。(張簡亦杰)
11月
19
2013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
6月
14
2024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