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傳」 亦「傳新」 《王魁負桂英》
5月
14
2018
王魁負桂英(薪傳歌仔戲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087次瀏覽
謝孟吟(社會人士)

你不負我,糖甘蜜甜;你負我,做鬼也要捉你赴陰司。

一齣比陳世美悲慘的劇目,桂英的不願,活捉王魁之後是否煙消雲散?

2017年張孟逸以《王魁負桂英》焦桂英一角,榮獲第28屆傳藝金曲獎「年度最佳演員獎」,今年(2018)受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邀請再現經典戲碼《王魁負桂英》。

《王魁負桂英》起源於宋朝,是今知最早的南戲作品之一。此戲經典,已在各劇種相繼改編搬演,而因應各劇種演繹之焦點亦不同,但都不脫基本〈陽告〉(告廟)及〈活捉〉兩折。

開場,由王魁向母親訴說夢中登金榜一事,再至趕考途中搭救焦桂英,後又於酒樓重逢,進而結為夫妻,焦桂英百般照顧王魁及婆婆。後王魁高中狀元,為圖平步青雲,拋棄髮妻另娶相府千金。焦桂英前往認夫,認夫不成反遭毒打傷重,最後自殺於當時與王魁盟誓的海神廟內,化為厲鬼,活捉王魁。起承轉合,絕無冷場。【1】

此劇劇情已眾所皆知,如何能夠在既定劇情下,讓觀眾耳目一新,讓戲更加精采,演員如何利用歌仔戲既有的身段、步法及唱腔演繹與角色心境上的塑造,成了此戲最大重點及亮點。

「他句句誓言我深信,信他對我用情深,多年來累積金錢為他用盡,又典當首飾給他做盤資,又替他奉養老娘親。桂英越想越不願,不願冤家你移情別戀,不願王魁你心肝短,我若死也陰魂不散,一定要活捉你報冤!!」。【2】

歌仔戲首重於身段、唱腔,劇中大量唱念及身段在在考驗演員功力,張孟逸從〈認夫〉、〈陽告〉至〈冥路〉近四十分鐘由〈都馬調〉及〈慢都馬雜碎調〉組曲之慢到快再由快到慢情緒堆疊的演繹,要顧及唱腔氣口順暢又需顧及身段優美十足不容易。〈認夫〉段當桂英知道已無法喚回王魁心時,眼神從一絲希望轉換成怒、恨,搭配〈十一字都馬〉曲調鏗鏘有力。〈陽告〉先是哭訴滿腹委屈,再利用水袖翻袖揚袖表達其不甘願勢必要向王魁討回公道,至最後吐血伏地低吟,字字鏗鏘,儘管舞臺只留一焦點燈,筆者仍被深深觸動,這樣的表演不在於任何技巧,而是演員本身由內而外表現出來欲訴無人無奈之情感。〈冥路〉魂旦鬼步及水袖運用之流暢,皆可見張孟逸對桂英一角所下的功夫及心力。新生代演員江亭瑩(飾王魁),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歌仔戲本科畢業,亦是廖瓊枝歌仔戲傳習計畫第二期藝生。由旦行轉生行的她,近年漸露頭角,擔當薪傳歌仔戲劇團當家小生,其唱腔清亮高亢,〈活捉〉一段只見其甩髮、跪步應用流暢,想必下足苦工,王魁一角演繹在近幾年不斷磨練之下可算是此年紀演員中佼佼者,指日可待。去年入圍傳藝金曲獎個人最佳表演新秀獎的古翊汎(飾焦正賢),京劇科出身的他,擁有深厚功底,其趟馬身段相當精彩,亦是一大後起之秀。

戲臺上鑼鼓聲響,牽動著戲臺下每一位觀眾情緒起伏。幕起幕落之間,文武場加上眾演員以其內蘊、細緻身段、優美唱腔帶給台下觀眾無法忘懷的表演。佇立於觀眾心間的是歌仔戲那份感動、那份美。

《王魁負桂英》這齣典型「文戲武做」的骨子老戲,由國寶藝師廖瓊枝從多本內台戲去蕪存菁,並以自身經歷整編至現今版本,主著重身段唱腔表現及戲劇張力,並由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收錄於廖瓊枝歌仔戲經典劇目-五大齣,堪稱歌仔戲劇本經典中的經典。至今交棒大弟子暨新任薪傳歌仔戲團團長張孟逸,薪傳亦傳新。薪傳人才輩出,也藉新任團長上任後進入中生代承續未來的必經之路。在大師姐帶領下,眾多青年演員齊聚完成經典好戲,期待青年演員們吸收台上經驗並內化,成為將來舞台演繹的養分,並於新任團長帶領下,欣見劇團未來可期。

註釋

1、大綱編修來源薪傳歌仔戲劇團。

2、〈陽告〉段經典唱詞。

《王魁負桂英》

演出|薪傳歌仔戲劇團
時間|2018/05/05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經典劇目的傳承內容除是前輩唱腔身段的準確再現外,重要是將戲的深刻感發力量,傳予青年演員,後者如何掌握得當,證明經典的魅力所在?而謝、劉倆當天的表演,確實做到讓人動容。(陳韻妃)
6月
16
2015
王海玲綿厚紮實的聲嗓詮釋,單是感受字裡行間所蘊釀的情感堆疊累積過程,便已十足過癮,加上跟自己的師妹在台上相搏較勁,也為本次演出擦撞出精采火花。(王妍方)
5月
04
2015
判官與小鬼在冥界那一幕舞得最精彩,不只翻筋斗,判官甚至還多次從嘴裡吐出火花,技法之高超,無不令在場觀眾拍手喝采。(張簡亦杰)
11月
19
2013
儘管此次的改編無論在劇情安排或舞台表演上都並非盡善盡美。但是,豐富的劇情轉折、舞台畫面的充分運用與燈光的配合,讓初次觀看戲曲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當家小生孫翠鳳則承擔了戲曲的傳統表演形式,讓老戲迷們有充分的觀戲享受。整場表演下來觀眾的掌聲、歡呼聲和叫好聲從未間斷,足見此戲在娛樂性方面的傑出表現、觀眾對於此戲的接受程度也很高。
5月
15
2024
實際上,朱陸豪的表演完全無須依賴於布萊希特的論述,導致布萊希特在結構上的宰制或者對等性顯得十分尷尬。問題的癥結在於,贋作的真假問題所建立起的比較關係,根本無法真正回到朱陸豪或布萊希特對於形式的需要。對於布萊希特而言,面對的是納粹與冷戰秩序下美國麥卡錫主義下,世界落回了另外一種極權的狀態;而對於朱陸豪而言,則是在冷戰秩序下的台灣,如何面對為了蛋跟維他命離開家的童年、1994年歐洲巡演時傳來三軍裁撤的失業,以及1995年演《走麥城》倒楣了四年的生存問題。
5月
07
2024
《劍邪啟示錄》這些看似破除框格的形式與情節,都先被穩固地收在各自的另一種框格內,最後又被一同收進了這個六格的大佈景裡頭。於是,原本比較單線、或平緩的情節架構,在導演運用上、下兩條空間帶的操作下,能夠立體化。空間搭配情節後,產生時空的堆疊與跳接。
5月
07
2024
如同《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看見石牌上兩邊的那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贋作是假,傀儡是假,裝扮是假,演戲也是假。然而,對藝術的追求是真,對表演的執著是真,對操作的技巧是真,在舞台上的用心呈現及感情投入也是真。如今,布萊希特的身影已逝,朱陸豪的印象仍歷歷在目,儘管透過鍾馗的交集對歷史反思、對過往懷疑,西方理論與東方經驗的激盪、辯證,最終的答案其實也是見仁見智吧!
5月
06
2024
以情節推進而言,上半場顯得有些拖沓,守娘為何化為厲鬼,直至上半場將盡、守娘被意外殺害後才明朗化,而後下半場鬼戲的推展相對快速,而推動著守娘化為厲鬼主要來自於謠言壞其名節,以及鄉里間的議論讓母親陳氏飽受委屈,或許也可說,守娘的怨與恨是被親友背叛的不解和對母親的不捨,而非原故事中受盡身心凌辱的恨。
5月
03
2024
《絕色女妖》目前最可惜之處,是欲以女性視角與金光美學重啟「梅杜莎」神話,惟經歷浩大的改造工程,故事最終卻走向「弱勢相殘、父權得利」局面。編導徹底忘記壞事做盡的權貴故事線,後半段傾力打造「人、半妖、同志、滅絕師太」的三角綺戀與四角大亂鬥,讓《絕色女妖》失去控訴現實不公的深刻力道,僅為一則金光美學成功轉譯希臘神話的奇觀愛情故事。
5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