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傳」 亦「傳新」 《王魁負桂英》
5月
14
2018
王魁負桂英(薪傳歌仔戲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294次瀏覽
謝孟吟(社會人士)

你不負我,糖甘蜜甜;你負我,做鬼也要捉你赴陰司。

一齣比陳世美悲慘的劇目,桂英的不願,活捉王魁之後是否煙消雲散?

2017年張孟逸以《王魁負桂英》焦桂英一角,榮獲第28屆傳藝金曲獎「年度最佳演員獎」,今年(2018)受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邀請再現經典戲碼《王魁負桂英》。

《王魁負桂英》起源於宋朝,是今知最早的南戲作品之一。此戲經典,已在各劇種相繼改編搬演,而因應各劇種演繹之焦點亦不同,但都不脫基本〈陽告〉(告廟)及〈活捉〉兩折。

開場,由王魁向母親訴說夢中登金榜一事,再至趕考途中搭救焦桂英,後又於酒樓重逢,進而結為夫妻,焦桂英百般照顧王魁及婆婆。後王魁高中狀元,為圖平步青雲,拋棄髮妻另娶相府千金。焦桂英前往認夫,認夫不成反遭毒打傷重,最後自殺於當時與王魁盟誓的海神廟內,化為厲鬼,活捉王魁。起承轉合,絕無冷場。【1】

此劇劇情已眾所皆知,如何能夠在既定劇情下,讓觀眾耳目一新,讓戲更加精采,演員如何利用歌仔戲既有的身段、步法及唱腔演繹與角色心境上的塑造,成了此戲最大重點及亮點。

「他句句誓言我深信,信他對我用情深,多年來累積金錢為他用盡,又典當首飾給他做盤資,又替他奉養老娘親。桂英越想越不願,不願冤家你移情別戀,不願王魁你心肝短,我若死也陰魂不散,一定要活捉你報冤!!」。【2】

歌仔戲首重於身段、唱腔,劇中大量唱念及身段在在考驗演員功力,張孟逸從〈認夫〉、〈陽告〉至〈冥路〉近四十分鐘由〈都馬調〉及〈慢都馬雜碎調〉組曲之慢到快再由快到慢情緒堆疊的演繹,要顧及唱腔氣口順暢又需顧及身段優美十足不容易。〈認夫〉段當桂英知道已無法喚回王魁心時,眼神從一絲希望轉換成怒、恨,搭配〈十一字都馬〉曲調鏗鏘有力。〈陽告〉先是哭訴滿腹委屈,再利用水袖翻袖揚袖表達其不甘願勢必要向王魁討回公道,至最後吐血伏地低吟,字字鏗鏘,儘管舞臺只留一焦點燈,筆者仍被深深觸動,這樣的表演不在於任何技巧,而是演員本身由內而外表現出來欲訴無人無奈之情感。〈冥路〉魂旦鬼步及水袖運用之流暢,皆可見張孟逸對桂英一角所下的功夫及心力。新生代演員江亭瑩(飾王魁),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歌仔戲本科畢業,亦是廖瓊枝歌仔戲傳習計畫第二期藝生。由旦行轉生行的她,近年漸露頭角,擔當薪傳歌仔戲劇團當家小生,其唱腔清亮高亢,〈活捉〉一段只見其甩髮、跪步應用流暢,想必下足苦工,王魁一角演繹在近幾年不斷磨練之下可算是此年紀演員中佼佼者,指日可待。去年入圍傳藝金曲獎個人最佳表演新秀獎的古翊汎(飾焦正賢),京劇科出身的他,擁有深厚功底,其趟馬身段相當精彩,亦是一大後起之秀。

戲臺上鑼鼓聲響,牽動著戲臺下每一位觀眾情緒起伏。幕起幕落之間,文武場加上眾演員以其內蘊、細緻身段、優美唱腔帶給台下觀眾無法忘懷的表演。佇立於觀眾心間的是歌仔戲那份感動、那份美。

《王魁負桂英》這齣典型「文戲武做」的骨子老戲,由國寶藝師廖瓊枝從多本內台戲去蕪存菁,並以自身經歷整編至現今版本,主著重身段唱腔表現及戲劇張力,並由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收錄於廖瓊枝歌仔戲經典劇目-五大齣,堪稱歌仔戲劇本經典中的經典。至今交棒大弟子暨新任薪傳歌仔戲團團長張孟逸,薪傳亦傳新。薪傳人才輩出,也藉新任團長上任後進入中生代承續未來的必經之路。在大師姐帶領下,眾多青年演員齊聚完成經典好戲,期待青年演員們吸收台上經驗並內化,成為將來舞台演繹的養分,並於新任團長帶領下,欣見劇團未來可期。

註釋

1、大綱編修來源薪傳歌仔戲劇團。

2、〈陽告〉段經典唱詞。

《王魁負桂英》

演出|薪傳歌仔戲劇團
時間|2018/05/05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經典劇目的傳承內容除是前輩唱腔身段的準確再現外,重要是將戲的深刻感發力量,傳予青年演員,後者如何掌握得當,證明經典的魅力所在?而謝、劉倆當天的表演,確實做到讓人動容。(陳韻妃)
6月
16
2015
王海玲綿厚紮實的聲嗓詮釋,單是感受字裡行間所蘊釀的情感堆疊累積過程,便已十足過癮,加上跟自己的師妹在台上相搏較勁,也為本次演出擦撞出精采火花。(王妍方)
5月
04
2015
判官與小鬼在冥界那一幕舞得最精彩,不只翻筋斗,判官甚至還多次從嘴裡吐出火花,技法之高超,無不令在場觀眾拍手喝采。(張簡亦杰)
11月
19
2013
以演員而言,現今二十週年的巡演仍舊為沈豐英和俞玖林,或許與當年所追求青春氣息的意義已然不同,但藝術的沈澱與累積,也讓崑曲藝術能真正落實。上本戲對沈豐英而言相當吃重,幾乎為杜麗娘的情感戲,前幾折的唱念時⋯⋯
4月
12
2024
青春版《牡丹亭》刪修版的三本27齣,在20年來的不斷演繹之下,儼然成為當代崑曲作品的經典代表。一方面它有別於原著的質樸鋪陳,其加入現代美學的藝術概念,包含舞台設計展現輕巧變化,投影背景增加環境轉化,華美服飾提升視覺美感,舞隊互動帶來畫面豐富⋯⋯
4月
12
2024
然而,該劇在故事的拼接敘事呈現得有些破碎、角色的情緒刻畫有些扁平,沒有足夠的時間,展現整體故事表現的豐富程度。《1624》試圖再現歷史故事,並用不同族群進行故事發展,值得肯定,但本文希望針對歷史時間與觀點拼接、表演形式的拼接、與巨大美感的運用方面,進一步的提出以下的思考。
4月
08
2024
兩人初見在彩傘人群迎城隍,而江海的反擊/重生在假扮鬼魅還魂向白少威討報;戲裡以民俗儀式意象接地,戲外特邀霞海城隍廟主神城隍老爺及城隍夫人賞戲,戲裡戲外兩者巧妙呼應下,與大稻埕形成更強烈的地景連結。
4月
04
2024
反觀《借名》,抒情由內心情境的顯影表現,確實凸顯劇中人物行動的心理狀態,但密集情節讓這些設計難以察覺,更偏向填補場景過渡的接合劑。在唸白方面,使用大量四句聯提示角色身分背景資訊,末字押韻加強文字的聲調起伏自成音樂感。
4月
02
2024
這也更仰賴演員的表演與角色建構。三位主要演員王婕菱、陳昭婷與于浩威恰好表現出了三種表演方案——王婕菱可見戲曲表演的痕跡,又更靈活地挪用了自己的肢體與聲音特質,幾個耍帥的動作與神情可見她對人物的刻畫。陳昭婷是最趨近於歌仔戲的,特別是尾音、指尖這些細節都可以看到她相對拿捏在戲曲的表演系統裡。于浩威則明顯沒有戲曲身體,演唱方法趨近流行歌曲,也符合「國外返鄉青年」的人物設定。演員表演的細節,不只是劇場調度上給予了空間,更因他們的表演強化了空間的畫面感。
4月
0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