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墨》詰辨華身論下的當代藝/道與海島身體
7月
26
2023
墨(國家兩廳院提供/攝影顏翠萱)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107次瀏覽

文 江峰(專案評論人) 

《墨》之開場,偌大墨跡豪橫潑映舞臺之上/中,震響撼人的聲影直拳轟擊觀眾。書法與音像玩味結合,同舞者們的身體不時粘合、錯落。身軀或似曲水繚繞,旋即又像洪潮襲人,沉流沖洩。黃翊與其他兩位藝術家及眾舞者共同揮毫,成就一幀新墨。其中,隱顯可見與林懷民〈行草三部曲〉之延與異。【1】 

從亞洲現代性到當代性 

舞蹈研究學者陳雅萍以現代性(modernity)審視西方之普遍性,與東方之特殊性。繼而,異質多元的亞洲,取代曖昧籠統的東方,並形塑「亞洲現代性」,面對西方與自我的交織。此尤示現於亞洲在現代與歷史間的拉鋸。黃翊的《墨》,匯合董陽孜之書法與日本藝術家黑川良一之音像作品,具足形構全球化下紛殊的泛亞主體意識。【2】 

〈行草三部曲〉一反九零年代身心靈舞蹈/東方身體觀之戀物,深浸太極導引,共營精氣技藝與舞臺空間;科技為核的《墨》則大異其旨,特重肉身臨摹墨痕之寫意外形。傳統墨藝於此作中居現代與傳統之介。雲門的〈行草三部曲〉開展陳雅萍稱為亞洲現代主義,以差異美學及創新為要,【3】《墨》則扎實承化此核。 

接繼又殊異於雲門之亞洲現代性,《墨》亦透發著當代性氣息。所謂當代性,改造時間並以前所未見的方法閱讀歷史。當代藝術常不外顯或過度政治,放棄強加訊息的權威與單一化地表達。相較於〈行草三部曲〉之(亞洲)現代主義,即詹明信(Fredric Jameson)所言之自我定義與歷史化的敘事,當代藝術以各色形式現身,其中含括了現代性。【4】當年雲門醉中國哲思遺緒;黃翊由亞洲現代性步入當代性,同是回應書法,是否原先中國哲學與自然、天地及萬物之本質連結亦淺淺散逸?【5】換言之,嘗試將書法及其思理熔入西方的普遍化與創新潮流,卻亦亡失了差異美學的神髓?如何在普遍與特殊、進步與傳統間平衡,仍是亞洲創作者必須思辯的大問。 

力量美學中的器、藝與道  

《墨》中當代藝術的肌理,興許早可於其合作對象,董陽孜與黑川良一之藝術中瞥見。舊時,書法之藝道,陶冶自我並印證主體狀態,最終甚而成聖。【6】董陽孜自稱現代藝術家,不遵古且自西方藝術切入書法,作品也因而常被視為畫作。【7】她的創作中,有現代藝術的叛逆,與當代藝術的紛雜。誠然,董陽孜以己法築構書法與當代間的橋樑;其現代與當代兼具之質,更為《墨》的內涵舖就橋墩。與董陽孜《無聲的樂章》戲遊於時空中的黑川良一,其音像藝術則是書法與舞蹈間銜接的道路。音像藝術操弄時間並將聲音空間化,【8】更坐落於混合媒體的語境。憑其反敘事特質,強調閱聽者當下與即時的沉浸感受。【9】一如開演時,我所經歷的身心與場域內,色響的堂皇共振。 


墨(國家兩廳院提供/攝影顏翠萱)

張思菁於其評論中提出對器/氣、藝與道的析辯。【10】董陽孜的書法貌似遠於工夫論的藝道觀,實則隱含其自身生命狀態之神氣。【11】其器(書法作為物質)由藝(書法作為技藝)親道(書法作為哲理)。不過此道恰如其藝術實踐,充盈當代豐宏之勢。然而,音像藝術之器與藝,作為本作之「道」【12】,是否亦能乘載中國哲學之道? 

孟柯(Christoph Menke)的力量美學,論述主體需透過同是規訓與美學的習練,在官能上感到逆反之力。意即,書法之行筆、舞蹈之肉身、音像之材器。此力施為於主體內在,倒使主體感到「我能」。感性與美學事件能遷變人的生命,具倫理政治意義,使人朝向自由、通達與活化,並達成自我逾越。利特爾(Joachim Ritter)則認為,美學是為了成就有感受、活生生且具意義的生命、個體人格與對象。【13】若以力量美學觀《墨》,可說以董陽孜的書畫為底器,以黑川良一的音像為藝橋,再以黃翊創纂之舞為形氣,穿流匯整各者。然而,核心疑義在於,創作、表演與觀賞者,透過《墨》之為器,盛盈了哪般之道?是否共同朝向自由與通達,並在其中相互活化? 

當代華身論:「海島身體觀」作為方法 

舞蹈研究學者林亞婷延伸史書美的華語語系(Sinophone)論點,開創華身論(Sino-Corporealities)之研究,更含述黃翊的創作。華語語系強調多元流動的主體性、在地性與「文化本質」。史氏引用「海潮辯證學」(tidelectics):其為海與陸(島)的思忖,嶄新地觀看、體驗與感覺世界,意即新的認識論。臺灣本具世界性(worldliness),因而,臺灣的舞蹈,亦是世界的舞蹈,需將臺灣本土發展放置跨國脈絡中。【14】華身論,承此思想,論述跨國華人身體與舞蹈之共性。【15】本文續接華語語系及華身論,將以「海島身體觀」觀思黃翊之《墨》。 

海島身體觀同時著眼實質(島嶼)及流動(海洋),回歸土地與其上多樣的(舞蹈、身體及藝術)語言。法農(Frantz Fanon)曾言:被殖民者渴望殖民的指引,【16】如臺灣舞蹈界終始瀰漫西方霸權與中國魂影。雲門曾回歸對中國的文化懷緬,而黃翊之作則愈朝去(國族)政治化。然,其藝術是否等同走向個人原子式的自由主義? 

關珊珊(SanSan Kwan)研究動覺(kinesthesia)、(城市)空間與國族之連構:在地的身體感知與歷史時序將共同營構身分認同。【17】異於傳統中國哲學式的藝道觀,黃翊透過動覺附擬書墨,猶如當代臺灣的華身協商。此種海島身體觀更如霍米.巴巴(Homi Barba)所言超越的生命,去除單一身分認同,關注主體「位置」(position)。海/島滿布中介與間隙,永恆流變與混種(hybrid)。【18】臺日共創的泛亞藝作《墨》,彷彿華身論初試燦然穎異的當代藝道,詰思亦詮辨著差異及自由可能之道。 【19】


註解

1、黃翊於演後座談中,清晰直截地談到,自己有意識地不重覆林懷民曾經做過的事。視「反其道」為邊界,則將本作與〈行草三部曲〉對比,或為有效的切入路徑。 
2、參閱陳雅萍,《主體的叩問:現代性.歷史.台灣當代舞蹈》,2011。 
3、參閱《主體的叩問:現代性.歷史.台灣當代舞蹈》,2011。 
4、參閱T. Smith, Art to Come (Duke University: 2019). 
5、參閱《主體的叩問:現代性.歷史.台灣當代舞蹈》,2011。 
6、參閱林俊臣,〈「書如其人」-以書法爲修己法門的書學方法論〉,《中國文哲通訊》,20卷,4期,頁61-78,2009。 
7、參閱孫德欽,〈赤子心海納百川 騷動中出入自得-董陽孜的跨界旅程〉,《PAR表演藝術雜誌》,253期,頁68-72,2014。 
8、參閱王俊傑、陳怡君,〈黑川良一 以「聲音視覺」創新感官體驗〉,《PAR表演藝術雜誌》,201期,頁64-65,2009。 
9、參閱曾靖越,〈雙向多維的感官共振:「 HH」的音像表演藝術〉,《南藝學報》,24期,頁75-90,2022。 
10、參閱張思菁,〈「器」運生「動」:在物理定律與科技存有中的《墨》身〉,表演藝術評論台,下載日期:2023/7/21。 
11、參閱〈赤子心海納百川 騷動中出入自得-董陽孜的跨界旅程〉。 
12、此採其道路(way)所延伸的「方法」義,更指除舞蹈身體外之重點媒材。 
13、參閱克里斯托弗.孟柯(Christoph Menke),翟燦、何乏筆、劉滄龍譯,何乏筆校,《力量:美學人類學的基本概念》,2022。 
14、參閱史書美,〈第四章:放回世界的台灣研究〉,《反離散:華語語系研究論》,2017。 
15、參閱林亞婷,〈華身論〉,《台灣理論關鍵詞》,2019。 
16、參閱弗朗茲.法農(Fanon, Frantz),楊碧川譯,《大地上的受苦者》,2009。 
17、參閱SanSan Kwan, Kinesthetic City: Dance and Movement in Chinese Urban Spac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18、參閱Homi Bhabha, The Location of Culture (Routledge: 1994). 
19、本文更望以理論研究與梳理《墨》之所以生成的社會文化脈絡。因字數有限,後決定縮減對作品本身之描述。幸而表演藝術評論臺上已有多篇評論文章,皆對有充足描繪,讀者或可參考。 

《墨》

演出|黃翊工作室+
時間|2023/06/16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我們真正能期待皮諾丘變為一個小男孩嗎?機器人可脫離被制約而擁有一顆心嗎?科幻小說家為機器人訂立了三大定律
6月
27
2023
影像過程中毫無文字的出現,也許正是因為除去文字的陳述,少了主觀、直覺和批判,整部作品有著中性的風格,進而產生更多可能性和想像空間。
6月
21
2023
當庫卡機器人是以仿擬人類手臂的形式設計與運行,用以擔負肉身所不能及的精準,那麼在此時空中存有的,到底是精準運行的器具?或是追求極致完美的意識?亦或根本是擁有追尋「藝」之境界意識的「器」?
6月
19
2023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