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的旅程
8月
16
2019
鹽(台北藝術節提供/攝影林軒朗)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71次瀏覽
謝淳清(專案評論人)

印尼編舞家艾可‧蘇布利陽托(Eko Supriyanto)的個人獨舞作品《鹽》(Salt, 2017),作為其海洋文化三部曲的終章,將自己深海探索的體驗,化為一場精神特質的創造,通過身體質地與水的聯繫,以及發自心靈的感受性。

舞台陳設,以光作為主要素材,藉由人造的場景,逼顯出真實的感官。一片被截成橫長條狀的銀色地面,鋪設於舞台與觀眾席相連的地板,在燈光的照射下產生反光,形成一道刺眼的光芒,如同一扇無形的隔間,讓其後的舞台不僅顯得昏暗不明,亦像是另一個充滿深度的時空。空曠的舞台中央,有一個迷你小堆,似是由白色粉末堆疊而成。幽暗中,大提琴音乍然開場。現場演出的樂手,奏出尖銳、急促的旋律,看似平靜的場景裡,潛伏著不平靜的氣息。緩慢中,艾可的裸身背影,出現於舞台另一側。微弱的光線,穿越、瀰漫於空氣的密度差異間,折射出肉身的輪廓、肌理的浮動。身體的顯影,既如一幢海市蜃樓的成形,又像是深海底下的視覺景像。古老神祇的形象、自然生靈的姿態,投映於男性肢體。下盤穩固,臂膀堅實,化身為隱匿於遺跡中的神靈,未曾轉身。

男性舞者的白色紗裙、場中的白色粉末,在這裡,似乎脫離刻板印象,成為晶體的比喻,如自然界的物質呈現和轉變、如時間性的綿延與分解。在樂手暫時離去的空台,及昏暗燈光的緩慢變奏裡,肉身的塑造,從偏向靜態的造型質地,轉向人體動態的精神焦點。背部弓起狀如包覆的身體表現,宛若古老生物的演化,誕生於光、水與氣體的交互作用,並與珊瑚的多重屬性形成對照,亦即牠長久以來被視為介於動物與植物之間的存在特性。由於游移與混雜的歷程,成全生命的結晶。

不再幽暗的舞台上,舞者艾可掀起紗裙以腳步揚起白色粉末的煙霧變化,彷彿藉由土、陸地的元素,將動作的詮釋延伸至飄浮的領域。目的或許不在於揭露重力的在場,而是與其神秘性共舞。過程中的一個段落裡,舞者徒手拾起早已散落於地的白色粉末(或結塊物).並將之置入口中咀嚼。其神情的牽動包含舌頭的伸吐,傳達出極度豐富的情緒。採集於古典身段的傳統舞步、面部表情與眼球動作,包括據說源於North Maluku的戰舞Cakelele、來自Magelang地區的民俗舞Jatilan等,伴隨由打擊樂逐漸混合人聲的配樂、溢發強烈的節奏,共同交織成祭儀般的能量。現實與過去相互觸及,身體結成時間形象的晶體,反射出通靈之語。古文化的獨特性,從此成為一道充滿魅力的謎語。

在現場演奏的大提琴音裡,換上深色褲裝的舞者再次走向場中,踩踏沾有白色粉末地面的雙足,於地板描繪出軌道般的印記。舞台明亮,接續於大提琴聲之後的獨舞,協同激起浩瀚感受的音樂,旋轉於場中,一如身體超出本身所含,浸入整體的組成。再置入、回顧前作《哭泣賈伊洛洛》(Cry Jailolo, 2014)與《Balabala》(2016)的姿態和身影,最後來到舞台前一隅,敞開的雙手握拳、顫動,眼神篤定無惑、步伐從容不迫,直到舞作結束,生命的定位因而重估。

如果說,「去除場域的框架」是藝術行動的目的之一,艾可透過對於海洋場域的剖析,以及反重力的身體經驗,探索場域的複雜性。也因他相信「跳舞是遊歷、是旅行」,《鹽》的行程,潛入深處,朝向異境。

《鹽》

演出|艾可舞團(Ekosdance Company)
時間|2019/08/14 19:30
地點|台北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賈伊洛洛三部曲」整合艾可的身體訓練、人文思考與海洋情結。從傳統提煉當代性,必須經歷時間的打磨,甚至經歷自我否定、自我拆解再重新建構自我。對此,艾可向觀眾做出絕佳的示範。(陳祈知)
9月
09
2019
在觀光與生態的需求中,當艾可‧蘇部利陽托從印尼賈伊洛洛的海洋文化/生活、傳統舞蹈/武術中挖掘和發展出其獨特的當代舞蹈語彙,並以此回應地方社區發展時,或許我們亦可反思,臺灣,一個四面環海的島嶼,海洋文化/生活與我們日常的關聯性與餵哺。(鄭宜芳)
8月
21
2019
雖然,在觀看的過程,偶爾會不時閃現暗黑舞蹈(舞踏)的影子。同樣從黑暗醜陋而生,同樣在思考生命與死亡,孤獨與自我。然而兩者不同的是,舞踏以反叛西方美學傳統出發,抵抗當時日本社會情境,使「用異質性的活力顚覆一個宿命的日常規律」【1】為核心,從而透過身體轉化出對生與死,對肉體解放的思考。因此舞踏手近乎全裸,身抹白粉,以蟹足、匍匐、扭曲動作為主是為突破傳統美學。
2月
19
2024
用四年的時間琢磨一股創作念想,以「身體處方」命名舞團方向的莊博翔,將其《㒩怪》為名的創作提案,一路延展成如今四十分鐘的中長篇作品《㒩》。那是非人而夢魘般的身體視覺,牽引著觀者閱讀如《弗蘭肯斯坦》般的哥德式幻象,不僅在神聖性與暗黑中將肉身獻祭,同時藉由「鼠王」此一特殊現象來貫穿現代社會中的親密孤獨與人際間的病態依賴。
2月
01
2024
《㒩》動作風格與主要精神內涵,可說盡體現於「㒩」一字的拆解。人、豕、虫,依序可分別對應在:舞作詮釋不同的孤獨,區別其相似卻複雜之心理情狀;在三人共同體結構各自四肢開展時的代表性動作外形;裸身舞者戴上去五官去毛髮面具的去人化,執行一系列既緩而黏的動作質地,進而製造之蟲形意象。
1月
26
2024
奔放的情緒也帶領作品達到最高潮之片段,在積累著所有人的祝福與賦予觀者無限希望之下落幕,《治癒》的旅途是遙遙無期的,期許燦爛的金黃色泡泡能永遠相伴於悲傷左右。
1月
08
2024
當越來越多人能打破自身對於性別的既定想像/期待,不再被自己對特定性別的投射所綁架,當每個生命可以自在地生長成她/他們喜歡的樣子時,那才真的是理想來臨的那一天。
12月
29
2023
這裡的「對」,它有沒有可能是對答、是對合、是對入、或是對準?於是,在發動這一連串的追問之下,或能為那些被切分的脈絡找到再度整合的對話機會,以此回應我在感受「斷裂」時內心波動的疑問
12月
28
2023
然而,對身處其中的七腳川部落族人與青年來說,於此部落認同重新凝聚的階段,如何將歷史餘燼真正轉化成部落與族人的力量,跨越歷史,找到現當代社會中個人的位置與集體的部落遠景,或為此作嘗試帶出之最深的省思。
12月
28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