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星競秀——《2022承功—新秀舞臺》:《獅子王》、《白賊七》
十一月
16
2022
明華園戲劇總團提供/攝影徐欽敏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47次瀏覽

剛中帶柔的獅子王

明華園戲劇總團(以下簡稱明華園)推出的《獅子王》,是2022年「承功—新秀舞台」首次嘗試的全本傳承戲,主推的戲曲新秀為王婕菱,傳承明華園總團當家小生孫翠鳳創演的角色獅子王戰陀厲。王婕菱自小於臺灣戲曲學院坐科,大二時為學長姐畢業公演《龍鳳奇謀》助演,即以紅生關羽一角引起關注,在演員的養成過程中,曾習演花臉、老生、小生與武生,讓她的表演風格相較於一般坤生多了一些粗曠的氣息,加上高挑的身形,相當適合戰陀厲的角色形象,顯見是明華園針對王婕菱的表演特質刻意挑選的承功劇目。

戰陀厲有別於單純的小生行當,特別揉合了花臉的表演型態,以表現文殊菩薩坐騎青獅轉世之後,人形獸魂交疊映演的角色形象。歷經不可一世的殺伐霸氣、回想前世的恍惚動搖、遭受背叛的翻臉無情、鑄下大錯的幡然悔悟、自殘雙眼的懺悔獨白——獅子王做為傳承劇目,有許多具張力的橋段需要翻越與征服,頗見難度。王婕菱多年坐科訓練,身段到位、唱腔穩定,原有自成風格的演出能力,但在獅子王的演出中,也見到許多屬於孫翠鳳風格的表演細節,例如高傲時睥睨的眼神、調笑時詼諧的語氣、受感動時軟化的肢體節奏等等,讓王婕菱在原先較顯剛硬的表演中,增添了許多柔軟轉折,整體表演更見收放之間的彈性。

明華園戲劇總團提供/攝影徐欽敏

明華園戲劇總團提供/攝影徐欽敏

除此之外,在半人半獸的橋段表現尤其精采:獅子王在鏡中見到自己真容後,身段搭配音樂,表現出獅子王(人)一步步地轉換為青獅(獸),象徵著戰陀厲召喚回前世記憶的情節,整段演來節奏穩健,把粗曠的氣息逐步加重綻放,讓身形表現由人成獸的過程,轉換得相當細膩有層次,觀之很能進入「神獸」的角色想像。下半場遭到愛妾孔雀背叛,妒恨爆發,受文殊菩薩化身的和尚所激,搭配陰調,以慢動作一刀一刀手刃師父,場面驚心動魄使人屏氣凝神,雖說整體場面營造功不可沒,但卻也足見演員表演實力。

整體而言,王婕菱多年的坐科訓練,讓他可以挑戰這個揉合小生與花臉行當特質的角色,也讓他能夠吸收孫翠鳳的表演技巧,雖在情感戲的表現尚有成長空間,但也可預見她有機會創造出具備個人風格之「獅子王」的潛力。

收放自如的白賊七

中華王金櫻傳統文化藝術協會推出的《白賊七》,是由資深歌仔戲藝師王金櫻擔任製作人並整理劇本,並由同為歌仔戲資深藝師的小咪執導的五十分鐘折子戲,主推的戲曲新秀為張閔鈞。小咪能演行當甚多,在一般主角多設為「小生」、「苦旦」的歌仔戲舞台上,小咪是少數能以「三花小生」擔綱主角的演員。針對歌仔戲坤生掛帥的特質,以「三花小生」應工的「白賊七」作為男小生張閔鈞的傳承劇目,可見在挑選角色上的用心。

白賊七是一個市井小民,為求生存行騙維生,在形象塑造上需要具備靈活的肢體與眼神,而舌燦蓮花的本事則依靠大量的傳統唱念來表現。小人物生活化的情節,要在戲曲的「口白唱念、腳步手路、觀目盔骸」中自然展現,多的是細節的堆疊,正是要將所有的程式內化之後,磨去稜角,才能看來毫不費力卻又合乎尺度。

中華王金櫻傳統文化藝術協會提供/攝影鄭宇劭

中華王金櫻傳統文化藝術協會提供/攝影鄭宇劭

張閔鈞畢業於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扮相清俊,音質高亢,又有家族戲班的背景,在唱腔與身段的表現上都十分穩健;而在角色形象的拿捏上,在「行騙」橋段時,角色聲情的虛實交錯在分際上拿捏得宜,建構出白賊七面對生存挑戰的樂觀態度,聰明靈活卻不油滑,已能站穩主角的尺度與份量感。而劇中有大篇幅的四句聯以及行騙用的道白,需清楚傳達「騙術」帶來的誤會感,張閔鈞的口白無論在台語咬字與音調轉折上都自然清晰,也能符合歌仔戲演出韻文的抑揚頓挫,頗讓人驚艷。整體觀之,張閔鈞在「一緊二慢三休」的戲劇節奏上張弛有度,每個小轉折都細膩掌握,足見藝師的細膩雕琢與傳承成效,但全場的情緒與情感的張力則表現得較為平均,缺乏強度上的起伏,應是可再強化之處。

打磨新秀的「承功」之路

戲曲演員的打磨成角有層層疊疊的關卡,就像製作一件藝術作品——能完成身段唱腔等技術只是粗胚製成;能透過唱念與肢體表達角色情緒,則已具備外型細節;等到能掌握表演節奏與人物形象,就像作品已上色,但雖然外表完備,也未必具備藝術靈魂。王婕菱與張閔鈞都是畢業於戲曲學院的科班生,已具備唱念身段的基礎,但以現在的演員養成之路,沒有一年上百場的演出可以打磨演技,常使年輕演員的成長較為緩慢、停滯或迷失。這兩場「承功」的折子戲演出,都可以在新秀的表演上見到藝師的表演風格,也見到他們有別於以往的成長,足見手把手傳承的效益。在孤獨的養成之路上,能有機會被成熟的演員「雕琢」,是值得好好把握的契機。我們也因此能期盼未來見到演員灌注自身的意識去與角色合一,真正賦予角色靈魂,此時此刻也就是演員成角的時刻。

《2022承功—新秀舞臺:《白賊七》》

演出|中華王金櫻傳統文化藝術協會、張閔鈞
時間|2022/10/21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 小表演廳

《2022承功—新秀舞臺:《獅子王》》

演出|明華園戲劇總團、王婕菱
時間|2022/10/20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 小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回歸歌仔戲重視的戲肉戲骨論,全劇戲肉落在殺子碎屍一折,這段過去不見容的敘事,放在當代依然衝擊,其他枝節則是強化戲感的戲骨。但對我來說,徐氏殺子的理由和掙扎過程,遠比殺戮本身重要。
一月
12
2023
國光劇團的新版《西廂記》企圖將兩位當家女旦戲份平分秋色,塑造一靜一動的畫面,將婉約柔美與嬌俏活潑互現,同時代表內斂與直率的兩種不同女性類型。
十二月
29
2022
或許戲曲演員的身段有更多包袱,如何打開程式化的身體對演員而言可能是一場歸零的開始、需要更多的嘗試與勇氣,因而把所有的焦點都讓渡給聲音的表現。
十二月
26
2022
飾演馬的演員施冬麟,不僅演繹出了馬不經世事的無辜之感、更有身為神馬的傲氣之態以及後期的頹靡不振,踏腳、吐口水等的身段都相當令人為之一亮,與馴馬人劉冠良的默契更是相當契合,展現出了「人」與「動物」之間的連結性與差異性。
十二月
24
2022
弘興閣的《花》劇可說是夠接地氣,並實踐自我期許:探索布袋戲新型態──劍光戲(以劍俠為骨構、金光為風格)展演的可能性。
十二月
24
2022
在這部敘事軸線紛呈、意象錯落交織的《千年幻戀》之中,最後這一幕直言爽利地解開整個故事的謎底——赤和RED就是寧采臣和燕赤霞,反之亦然。
十二月
15
2022
在巧妙的表演下,為這正典之外的if線增添合理性,並點題「戀」字,以禁斷的情感串接起千年之後的太空。
十二月
15
2022
藝師們的專長是演出並非教學,有時候會認為把學生交給專業的老師,學生能夠學到更多,反而忘記了思考凝鍊自身精華傳承的可行性⋯⋯
十二月
05
2022
不似以往戲曲只描述王昭君離鄉的悲切,而是加入女兒欒提雲的視角,由不同的角度去向觀眾揭露移民與移民二代在生活中所面臨的外部壓力和自我認同的問題。
十二月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