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故事,也是生活《藝陣傳奇》
1月
09
2018
藝陣傳奇(影響・新劇場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09次瀏覽
郭玲君(國立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碩士生)

所有的一切,從說故事劇場的開始表演起,演員們藉由簡單的語言、肢體變化,帶出了盤古開天闢地傳說、唐山過台灣,等各種台灣島的歷史事蹟。簡單的一塊布、一組動作,代表了海洋、代表了一種鬼怪、也帶出所有過去的想像。現在宗廟信仰源自於十七世紀漢人來台,為求取心靈寄託所建造,而寺廟的陣頭,亦是從當時生活之中因為各種災難、傳說等所轉變而來,例如為了防禦水患而發明的蜈蚣陣、農暇時吟唱的車古調、為了土地異族防禦而演化的宋江陣等。這些陣頭不僅是一個表演,同時也代表著前人在這塊土地上的故事。導演成功地運用說故事劇場將這三、四百年所發生的歷史故事,化繁為簡地整合成一部精煉的劇場演出。

整個劇場元素的運用,如同當時來台的漢人一樣,從簡單地乞討生活的肢體呈現,一點一滴地加入了光影、道具、燈光、大鼓等聲光變化,代表著來到這片土地生活的人逐漸展開新生活、發展出新的自我文化脈絡。演員也逐漸一個、一個的從舞台四周、觀眾席後方添增出來,輪番上陣地演出台灣人對於寺廟的崇拜與尊敬,直到最後每一位演員穿著代表性的陣頭上場時,舞台的色彩豐富極了,像極了現在台灣多元的現況。這些光、影、豐富的肢體不但填滿了觀眾對於過去歷史故事的想像,對於小觀眾而言,更是幫助他們更了解古今文化的變遷。

影響‧新劇場善於使用圓形劇場來和大小觀眾們做近距離的演出,而這次主題的呈現更像是許多人小時候在廟口聽故事的童年一般。孩子們與家長在劇場內席地而坐,欣賞著演員運用象徵地動作扮演出媽祖、王爺等各式各樣的神明,面對著人們對於神的祈求,從幽默地對話中,了解大眾對於生活未知的渴望,與演員一起進入虛擬的想像空間,彷彿回到童年在廟口聆聽大人們敘述故事一般。然而曾幾何時,我們忘卻了這樣的活動,廟口不再是孩子們嬉戲遊玩或街坊聯絡感情的場所,人與人之間聯繫的平台被電視、網路等3C產品所取代。

這些陣頭的發展脈絡,其實就在我們自身的文化演變。每個陣頭的產生都有其一定的歷史緣由,也因此陣頭文化,不只是一個故事的訴說,還是一個生活的展現。這次的演出,劇團使用了部分的素人演員,成功地表現了陣頭源自於生活的特點,演員們自然地舞台表現,如同隔壁鄰居一般的親切可人,少了專業兒童劇場演員的包袱,多了素人演員對於演出的真誠與熱情,讓演出的氛圍更加地貼近生活。誠如導演在演出後所提的,「文化藝術需要親身參與接觸,就像看戲一定得進劇場,看藝陣要到廟口才過癮。」然而,筆者卻私心的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可以看到這場演出在廟口的某個場域登場,讓演出更貼近文化,讓故事更貼近生活。

《藝陣傳奇》

演出|影響‧新劇場
時間|2017/12/30 19:30
地點|台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意象符號的認出以及被挑揀出來扮演的肢體語言十分到位,顯現了表演精簡有力的創意表達。而環形劇場的形式也成功幫助觀眾身在其中體會演員們三百六十度丟接球的展演呈現。(林佳靜)
1月
05
2018
若《強迫意念》有什麼深意,甚至是近乎奧義的,那應是與神同行的性戲耍,而不是性論(sexuality)或性意識的流動與多元性,因為那種設定過於簡單,也是當代社會日趨常規的議程,就像酷兒與性多元的社會議題是日益被接納,即使有淪為主流社會的窺奇之虞,也無礙於它被肯認的生命價值。
6月
20
2024
感受是濃烈的、先行的、帶有詭譎恐怖氛圍的,沈浸式的形式是成立的,而且因為劇院的大空間與神秘感,較真正的沈浸式演出距離上更為舒適,如果說劇名所呈現的概念是此次創作的核心,那這齣戲可以說是面面俱到的貼合主軸,唯有結尾若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束或謝幕,我方能更加舒暢的說出我剛剛在劇院中經歷了《幹!卡在中間》。
6月
20
202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