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計算錯誤的根號習題《路人開根號》
九月
04
2012
路人開根號(黑眼睛跨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17次瀏覽
吳政翰

2012/09/01 14:30

黑眼睛跨劇團此次推出的製作《路人開根號》,將人生以數學「開根號」的概念作為出發點,陌生個體相互碰撞,進而可能達到「加乘」效果。幾個看似不相干的陌生人在一次機緣巧遇下,生活產生了奇妙的交集,角色們(或者是身為觀眾的我們)位於這個交集點,如何看待這些非我的陌生路人以及如何反過來重新省視可能早已陌生的自我,因而成了本劇所欲探討的主題。

導演很巧妙地把這齣和「路人」有關的戲移至劇場之外,每個場次的地點都不同,有咖啡店、餐廳、書店,甚至在公車上,跳脫於一般觀眾熟悉的鏡框式舞台或黑盒子劇場之框架,將劇場帶入生活中,從生活中檢視戲劇。這些概念發想都很不錯,可惜的是,這齣所標榜的「有機實驗劇」卻反將自己囿限在另一個保守框架裡,使得成果既不有機也不實驗,讓人大失所望。

我所觀看場次的演出地點是在專賣外文書籍的書林書店,觀眾就坐在書店裡平時會擺設的小椅子上,觀眾席十分擁擠,演員即在所設定好的觀眾席前不到一公尺處表演,因此觀眾與觀眾之間以及觀眾與演員之間是近乎零距離的,導演藉由縮小這樣的物理空間,讓在場的一堆陌生人看似有所交集。幾位演員在演出開始前,氣定神閒地在書店中遊走或工作著,就好像大家很自然地「生活」在這個空間,一切事件也都自然地「發生」,將這齣戲很自然地「有機化」。

然而,一切的表演都是設定好的,所有的事件也不是現場發生而是安排好的。在這個自然而成的空間裡,任何一點表演的刻意都會失真,演員們很用心地讓我們看到他們好像很自然的演出,想藉由直接談話、談心的方式拉近和觀眾距離,但身為觀眾的我們卻從頭到尾都疏離地在「看戲」,演員始終是演員,觀者還是觀者,身旁的陌生人依舊是陌生人。這樣一來,這個迷你製作的戲劇形式依舊困在傳統的框架裡,表演空間也不過就是從一個密閉劇院轉移到另一個封閉空間。

劇情中的交集點亦十分刻意,彼此不相識的路人莫名地向對方提出一連串冒昧甚至冒犯的問題,各角色的互動模式也是如出一轍,更讓人不解的是,角色所有的挫折和焦慮竟可以輕易地就釋懷,劇中可能有的衝突或危機也迎刃而解得完全不費工夫;幸而在這機械般的反覆過程中,有音樂的加入帶觀眾神遊到另一個世界,稍稍沖淡戲裡因「刻意的自然」所衍生出的種種尷尬。更可惜的是,在整個演出過程中,大約有兩位逛書店的客人匆匆經過,演員們卻完全避開他們,絲毫沒有想要和這些真正的「路人」進行「開根號」,以更直接、即時的方式,來使這個演出能夠達到真正的「有機實驗」。

創作者試圖在劇情中融合時事,對許多現代人的生活型態(手機、臉書的過度依賴)、違反社會公平正義的現況(反核、勞工剝削等議題)作出批判,此舉值得欣賞,不過植入議題的手法仍過於刻意且生硬,使本劇是社會感有餘,戲劇感卻大顯不足。因此,最後開根號習題的結果如何?我想可能得重新驗算。

《路人開根號》

演出|黑眼睛跨劇團
時間|
地點|台北市書林書店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
雖嘗試解放兒童劇長久以來被桎梏的稚氣可愛模樣,但我們要如何不矯柔造作的解放這個被成人僵固想像已久的模樣,純任天真自然去和兒童的想像接應,這是兒童劇創作者永遠要先面對審視的本質問題。
十二月
0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