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本身就是快樂《寂寞稻草人》

劉俊德 (臺北市立大學舞蹈系四年級)

戲劇
2019-11-26
演出
德國梅林劇團
時間
2019/11/17 11:30
地點
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七號穀倉

《寂寞稻草人》是由德國梅林劇團帶來的作品,於利澤偶聚祭中的售票演出。利澤偶聚祭為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所舉辦的偶戲節,以「當代偶戲」為主,並匯集國內外偶戲劇團於宜蘭利澤國際偶戲藝術村,展開為期三天的偶戲嘉年華。這次利澤偶聚祭除售票演出之外,也設立了許多攤販市集,讓參與民眾都能親自體驗偶戲、創造藝術;街上每個角落也都有不期而遇的街頭表演,整體活動顯得活潑。攤販更結合當地的文化發展,這點讓我深深感受到社區居民的參與感,營造出相當親切、溫暖的節慶風貌。

印象裡,偶戲表演大多服務的觀眾群為小孩,但在《寂寞稻草人》裡,我認為就算是大人,觀看後,也能有所收穫及感動。《寂寞稻草人》的故事非常簡單,在開頭,主角稻草人活了過來,以探索的情節來認識這個世界,而在他每一個探索的過程中都有許多奇幻事件發生,宛如施魔法般,同時也遭遇一些挫折,但最終還是相當樂觀的面對一切,使希望、想像一直都存在於這個世界中。我覺得本齣戲把稻草人設定為主角是非常強烈的感受,光是無法移動的限制,就體現出現代人於各種框架之下的樣貌,但在其中,稻草人又如此努力的面對問題,加上燈光和整體氛圍的營造,令觀者感受到「稻草人」很積極的「生命力」──彷彿向大孩子宣告,不要輕易放棄想像的權利,也充分展現偶戲寓教於樂的特質。

多數偶戲表演中,每隻偶基本上都是獨一無二、為戲所製作的,因此偶本身與劇的樣貌就會達到一種無違和的協調性。《寂寞稻草人》屬於執頭偶的表演,稻草人的頭本身的機關設計,使他的嘴巴和眼睛是可活動式的。手的部分較有彈性,不操作時就像稻草人那樣向外張開,操作時即可彎曲。而舞台則透過像地毯材質的鋪設,加上投影營造出草地場景,也藉由投影的畫面設計,讓草地的樣子有了不同季節的變化。舞台的機關也非常多,所以視覺上是相當魔幻的。整個作品演出後,藝術家開放讓觀眾參觀整個舞台,也讓觀眾體驗操作。這當中也發現,整場演出包含所有的燈控、音控,都由這兩名操偶師所包辦;在大多數中小型偶戲表演也都是如此,由於偶是操偶師所操控,讓偶看起來有生命、有呼吸完完全全取決於操偶師的技巧,因此在燈光、音樂的設計與執行都需要與偶的呼吸精準的配合,才能讓作品看起來更為細密。在《寂寞稻草人》中,我也看見這樣的準確,因此可以說是相當令人佩服的。

我認為,每個人無論年紀多大,心中都還是有像孩子的一面,而觀看偶戲時,能帶出我們內心那種純粹的情緒,無論是喜悅或是悲傷的。如同《寂寞稻草人》那樣單純的劇情,卻給我們無限的想像與真誠的快樂及感動;或許越是簡單、直接的對話,是種暫時讓我們放下包袱,享受孩子般那樣坦率的方式。政治家約翰遜說:「盡管希望愚弄人,但人仍需要希望,因為希望本身就是快樂。」試著在長大過程中,保護那些自己原本的樣子,我想這也是偶戲所帶給我們的美好與真諦。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