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體為渠,導引時間《橋下那個跳舞》

盧宏文 (特約評論人)

舞蹈
2020-04-01
演出
TAI身體劇場
時間
花蓮文化創意產業園區第18棟
地點
2020/03/14 19:00

本次演出的《橋下那個跳舞》總長四十五分鐘,並非完整版的舞作。根據編舞家Watan Tusi(瓦旦‧督喜)所宣稱,完整版將有七十分鐘的演出長度,但由於這個版本與2015年的首演版已有諸多差異,且脫去文化中心式演出版本的舞台與燈光設計後,更顯出編舞家對於空間整體元素的敏感度,以及使用腳譜縫合意念的熟稔度,因而我認為此次的舞作,是個極佳的觀察點:能照見編舞家與舞者們,依靠自行創發的身體鍛鍊方式與動作技巧,至今已經走了多遠。

在本場演出發生前的兩三天,新任山地原住民立委Saidai Tarovecahe(伍麗華)在臉書發佈了一則,引起同溫層內小小風傳的影片。她在質詢台上質詢中央研究院院長,呼籲中研院學者們需跨部門共同研究原住民族的知識體系,包含其中所蘊含的哲學觀,以使其能成為未來原住民族學校的基礎。【1】先不論這樣的呼籲,是否反而證成:「知識體系」需由國家級學術機構背書之必要,它實際更反映出幾代原住民族被外來政權截斷的文化河流,而當代原住民族人如何重新讓伏流湧出,並導入此時此刻的急迫。

因著Saidai Tarovecahe立委有教育相關背景的緣故,她選擇由教育資源入手;而編舞家Watan Tusi則以身體為渠道,接引過往的時間與曾被遏止的一切可能。舞作由歌者Ansyang Makazuwan(林源祥)揹著吉他,自彈自唱部落耳熟能詳的山地情歌《真情為誰留》開場,而在之後的演出時間裡,或獨唱,或與舞者合唱,Ansyang Makazuwan又演唱了林班歌《相見又別離》和《忘不了舊日情》,【2】這一首首可以彈著吉他「Am到天亮」【3】的歌曲,除了為觀眾鋪陳族人們聚會時的生活切片,由歌詞不斷觸及的關鍵字──分離、別離,也幽微勾勒出原住民族的勞動史與遷徙史。

為什麼在橋下跳舞?什麼因素讓原住民族得遠離原先的祖居地,使他們移動到陌生的地方,又在異地尋覓與家園相仿之處聚集?《橋下那個跳舞》利用重複出現的動作,與腳譜操演,不停反覆地提問。

於舞作中,觀者或可辨認出幾個關鍵的動作,包含單腳站立,雙手及支撐腳疾速向下震動,以模擬馬路破碎機的機身,和操作時的身體反應;或是身體微蹲,兩手曲肘前伸,彷彿推著獨輪手推車般小跑步,都讓人聯想起離鄉背井到都市打拼的原住民,他們所能夠從事的工作。編舞家Watan Tusi於演後座談上,也屢此提及童年時與父母同住工地旁臨時搭建的簡陋住所,逐建築工程移居的往事,而舞者於舞作中搬動的木板上踩踏腳譜,所發出的聲響,也令他想起踏在工地木棧板上的聲音。

從舞作引用的歌曲與身體記憶中,彷彿這一具具軀體所具備的可能性已被外在環境變遷所截斷,體內流動的時間也因而被遏止。即使統治的政權改變,但統治者只需要一具具聽話的軀體,因此在切斷時間後,軀體被組成軍隊,編組成林班的伐木/造林工人(視政權需要)、都市建設裡的各樣勞工,以及在國家之光神話裡不斷延續的原住民族運動員血脈。

而幸好,身體的可能在舞作中重新開展,並以此導引時間之水源,流經現在,去向未來。舞者在重複著單調且吃重的勞動工作節奏中,隨時都可透過腳譜的踩踏,在宛如參加祭儀的動作裡,瞬間轉換入歡樂的氣氛中;甚或是,當歌者的歌聲加入,族人們的笑鬧聲更勝,吹散剛剛還凝滯著的哀愁。在關於舞團功法「腳譜」的訪問中,編舞家曾提到無論族人離開部落多久,只要在祭儀的時間點回來,他的腳步就出來了,他不會忘記。【4】這再再提醒著觀者,原住民族的可能性仍深埋在體內,只要現實被撐開一點點的縫隙,他們在貧脊的環境中,亦能找到身心自在之所,一條河邊、一座橋下,甚至只有一把吉他,都能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喚回過往之可能。

創作中利用身體呼喚勞動及被迫遷徙的歷史,除了理解及想像過去,也包含著解放未來,於林班歌與勞動身體的正統苦難中,一條縫隙復被舞者的個人特質所撐開。即使在大方向一致的動作序列裡,舞者仍留有相異的動能與彈性速度,也因而在同時開始與抵達的轉圈裡,觀者若細細查探,猶可辨識出過程中,舞者如何以此昭明自身之存在;或是在同樣的歷史前提下,時不時會傳來一聲舞者發出的嬌嗔,跳上一段性感的舞蹈。我想,這亦是編舞家的一種提醒──當過往的歷史成為一種「追求同一」的誘惑,我們如何面對著歷史,卻又自己自己的走向未來。

註釋
1、參考「伍麗華|Saidai / Reseres」臉書粉絲專頁,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SaidaiWinForUS/videos/377465513136473/
2、這首林班歌因演唱者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歌名,又叫《愛上你是我的錯》,或《既然你把我拋棄》。
3、常聽原住民族友人說,他們只要用吉他按出Am和弦,就能嗨唱一整晚,也成為一種音樂的風格。
4、盧宏文:〈腳譜不言,下自成蹊──對TAI身體劇場「腳譜」的一點觀察〉,PULIMA‧LINK,網址:http://www.pulima.com.tw/Pulima/0309_19092416393274104.aspx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