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機器人,看2020臺中歌劇院駐館藝術家《無光風景》(上)

陳盈帆 (2020年度駐站評論人)

深度觀點
2020-06-05
演出
王連晟與機器人、田孝慈
時間
2020/05/16 14:30(串流直播)

地點一:臺中國家歌劇院線上串流,觀賞介面:Samsung S9主螢幕尺寸 5.8吋,無線藍芽耳機,中華電信4G不降速方案。FACEBOOK Live,截至05/21,累積379個表情符號,90次分享,1.1 萬次觀看,61 則留言

地點二:臺中國家歌劇院線上串流,觀賞介面:SONY BRAVIA 40吋電視與其內建音響,中華電信4G不降速方案。YOUTUBE Live截至05/21,觀看次數:2,496次,96讚,2不讚,0 則留言

 

人機共演的機器人學

《無光風景》的人機關係,若未讀影片簡介,是看不出來的。舞台上的活躍角色不只三位形體明顯的機械與人類,裝置與場景也搶著對觀眾表達,不過,本篇將集中討論三位活躍角色。第一位,機器人照護者,稱作管家;第二位,檯燈機器人;第三位,據說眼盲喑啞的女子Thomas。其中,佔本作品行銷篇幅僅次於藝術家本人的,便是機器人表演者,它雖以人形為譜,但其結構依機器人學分類應該算是robot,而不是android。【1】

機器人不是死掉的東西,它們是無生命的東西。Robotics(機器人學)不是虛幻的假設,而是現行的科學學科。當今的機器人設計已受規範以保障其權益。科幻小說家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於1942年制定了機器人三定律(Three Laws of Robotics),1985年他於《機器人與帝國》書中,將三大法則擴張為四大法則【2】:第零法則,機器人不得傷害整體人類,或坐視整體人類受到傷害;第一法則,除非違背第零法則,否則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受到傷害;第二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命令,除非命令與第零或第一法則發生衝突;第三法則,在不違背第零、第一或第二法則之下,機器人可以保護自己。2016年,英國標準協會(British Standards Institute,簡稱 BSI)已頒布《機器人和機器系統的倫理設計和應用指南》(Robots and robotic devices. Guide to the ethical design and application of robots and robotic systems),規範機器人的設計不應該以殺害或者傷害人類為唯一或首要目的,以人類作為人機關係之中責任人的制度,以及其他爭議性的倫理規範。也就是說,人類已經開始實踐過去認為是虛幻的理論。因此,《無光風景》在藝術的領域中探討機械、機器人與人的關係,卻忽略現今已存的科技發展進度,反以一個虛構的、從頭研發設計的、卻不夠繁複於勝任照護或管理家務的人工智能機器人來討論人機關係。舞台上的機器人管家(robot)與當今照護型機器人(android)的規格鴻溝,讓我在觀賞時腦補地非常辛苦。雖然那位「管家」需要同時照料環境與人類,可能不一定是針對照護人類而生,但我仍必須發揮想像力去相信那位機器人能勝任任務。我想像它有AI,結構上也能跟人類共居,不會傷到人類,但物理事實並非如此。我想像的參照點,其一為著名的機器人管家Andrew,它於1999年電影《變人》(Bicentennial Man)中,透過真人演員Robin Williams而非機器人演員演出,以致該片的人性探討比此作更深入些。

不過,以從頭手工設計的機器人來說,它可能已在有限的製程與預算中發揮最大潛能了。管家的身形痀軁,頭低於肩臂,長得很像「圓柱座標機器人」(Cartesian robot或稱直角座標機器人),但他的雙臂比「直角座標機器人」厲害。相對於人類脊柱的七節頸椎,管家的脖子有一個氣壓或油壓的伸縮杆,可比作單個自由度(DoF, degree of freedom)的關節。管家頭頸的位移變化在影像畫面中不太看得出來,或許在現場觀賞或仰賴舞台上的收音有助於我辨識機器人的細微動作,可惜本次動作聲音不明顯。管家臂垂過膝好似劉備,彷彿武藝高強、熟弓善馬,配上輪式基底行動力,應該能勝任引導盲者行動的責任,但因場景在家中,它似乎毋須發揮此功能。

機器人有越多關節就會有越多自由度,也才能抵達空間中各式各樣的指定位置,做到更複雜的動作。管家的雙臂以六個關節、一手三個自由度動作(從影像目測,不精準請見諒)。而檯燈機器人(robot)的全身則是以簡單的三個自由度機械臂加上可愛的黃光燈,配上輪式基底移動,看見它的結構與頑皮表現很難不聯想到皮克斯片頭著名的Luxo Jr.(頑皮跳跳燈)。這兩位機器人的動作皆可「似於常人」也可「異於常人」,但卻無法突破太多,肇因受限於機器人的解剖結構與自由度。人體的骨骼系統是由兩百零六塊骨頭以及超過兩百個關節組成,骨骼系統可佔成年人體重的百分之二十。【3】成人光是上肢骨(含肩胛骨及鎖骨)就有六十四塊。試想像,你剛好在上廁所,但你的手臂和手掌肌肉無法收縮,你勢必要移動整個身體,動動手指才拿得到馬桶旁的衛生紙,此時你的手臂自由度小於過去習慣的自由度,所以取衛生紙的動作會改變。管家全身有八個關節與舞者兩百多組關節對比,動作相對縮限許多,因此管家動態時常異於「常人」。三位表演者之間,虛擬性(Virtuality)與真實性(reality)的比例懸殊。管家、檯燈以及人類舞者Thomas之間,動作達成度與可能性落差甚大,因此在人機緊密互動時,特別是以鏡像對稱(mirror symmetry)【4】一同動作時差異便非常明顯,大多時候,是人類去配合機器人設計舞蹈動作。管家有時是詭異的,有時卻是可親的,此作並列管家的機械身體與人類身體給予我的矛盾感,既毛骨悚然又引發了一丁點類似人類與人類之間的同理作用(empathy)。

無光風景(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攝影李欣哲)

以恐怖谷為家

這股令我噁心、恐懼又有點欣喜的「恐怖谷理論」(Uncanny valley)【5】是種短暫的認知矛盾。觀察機器人管家演出,使我一直在恐怖谷效應曲線圖負面感受的第一個高峰,但偶爾的同理情感反應會使我回到正面感受的轉折點。例如開演時,滿地的碎面具使我對機器人產生同理心,我懷疑它被謀殺多次,甚是可憐。但管家出場後,除了動作侷限產生的似人又非人感,以及白色面具所造成的無表情,導致我明明知道管家的眼睛/感應器正遮蔽於面具之後,但又無法確認它的眼神或表情。因此,它擁有無表情的臉卻以口說語言傳達意圖,這樣的物件動起來使我有些害怕。從開演到結束,我一下懷疑管家「心裡有鬼」,一下又懷疑也沒什麼表情地Thomas「心裡有鬼」,他們倆者都用動作表達情緒,但我卻不知道他們情緒互動的來由,悲、喜、怒的轉移變化弄得我一頭霧水。不過,這樣「心裡有鬼」的推論,證明我以為舞台上的管家機器人有「心」呢!然而,檯燈機器人之於我只有類似對Companion Animal(伴侶動物)的喜愛,雖然不知道檯燈算是歸屬於Thomas或管家或二者共同擁有,抑或它才是幕後的大魔王,正是整齣劇的始作俑者?但當它照射Thomas使其感到害怕,我卻判斷檯燈只是一時頑皮,只因為它的體型實在太小隻、太可愛了。【6】

本篇評論暫時無力討論機器人控制的語意閉環檢測,或2D/3D影像掃描與空間定位技術。但本篇可以討論劇場空間的感知與變形。當3D實體演出轉為2D平面螢幕輸出的物理空間,我對景深時常困惑。我常常不確定舞者Thomas或機器人有沒有更趨近上、下舞台或遠離,扁平的畫面導致他們彷彿一直在平移。換景時,藝術家與導演特意造成的心理空間扭曲與變化非常值得討論,不過受限於攝影機們的位置,除了最初與最後我有看到完整的鏡框舞台,中間的段落導播很少拉回遠景,以至於不只難以分析,在觀賞的過程中,我一直非常懷疑自己所感受到的空間感變化。我懷疑自己,但其實,舞台空間真的變化了,如果在現場觀賞,透過人眼的一百八十度視野以及聽覺應該就不會疑惑了。

 

主體性與照護關係(上)

《無光風景》在一個(疑似為)女人的房間發生,有三位同居人(本篇剔除很想表達意見的窗戶,因為它所表達的意涵以及為了誰表達並不明確)。三位同居人:管家機器人、檯燈機器人,與疑似眼盲瘖啞的人類,他們三者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7】,並不同時存在於三者之中任何單個個體上。但當三者於同居關係及使用關係中結合起來,則共同滿足了六根的六感官。三個身體間,於眼兩個看不見(檯燈、Thomas),於耳一個可能聽不到(檯燈可能由後台的人類無線操控,不需要聽力),於鼻兩個沒有零件可嗅味道(管家、檯燈),於舌兩個沒有零件可嘗味道(管家、檯燈)(Thomas的嗅覺、味覺成謎),兩個不說話(檯燈沒有零件、Thomas有器官但未發揮功能),於身兩個可以接觸但沒有觸覺(管家、檯燈),一個沒有自主行為能力(檯燈可能由後台的人類無線操控,是非自主的移動),一個只有有限的動作能力(管家)。於意,三者皆有「主體」、「意識」、「自由意志」嗎?

然而生命與主體的關聯為何?非要活著才能擁有意識嗎?AI機器人的「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是否達成五蘊皆空、六根清淨,令人類望塵莫及的境界?原來,機器人可能是菩薩啊!難怪前段提及,演出中我「以為」舞台上的管家機器人有「心」!但可能有心的管家機器人無法辨識牆上的陰影是他自己。它的辨識系統禁止它辨識自己,它長存於「無我」的狀態,然後被人類謀殺,或者,它篡奪人類的身體。如果它被謀殺,我們人類只能唏噓。如果它蓄意篡奪人類身體,它犯了罪嗎?在它謀殺他人之前機械生命,其生命與主體性為何?擁有肉身之後,又為何?

(繼續閱讀從機器人,看2020臺中歌劇院駐館藝術家《無光風景》(下)-「主體性與照護關係」〉

註釋
1、Robot機器人分為工業機器人(Industrial Robots)及服務型機器人(Service Robots)。目前工業機器人約佔全球機器人百分之八十的市佔率,遠高於服務型機器人。
2、Isaac Asimov於1942年發表的作品《轉圈圈》(Runaround),《我,機械人》(I, Robots)中的一個短篇,第一次明確提出為機器人設定的行為準則。
3、嬰兒的骨頭超過三百塊,因為某些區段的骨頭會隨成長而合成一塊,這也是嬰兒動作看起來比兒童或成人動作還要軟Q的原因。
4、陳盈帆,〈我,機器人,雙人舞-《黃翊與庫卡》〉,2016,P.31。
5、Uncanny valley的感受是真實的,但理論不是每個學者都認同的,有人持正面支持,也有人反對,認為是偽科學。最初提出此理論的是機器人學工學博士森政弘(Masahiro Mori)於1970年提出「不気味の谷現象」(bukimi no tani genshō),爾後被翻譯為英文Uncanny valley。根據森政弘的假設,隨著人類物體的擬人程度增加,人類對它的情感反應呈現增-減-增的曲線。恐怖谷就是隨著械器人到達「接近人類」的相似度時,人類好感度突然下降至反感的範圍。「活動的類人體」比「靜止的類人體」變動的幅度更大。參考資料:https://reurl.cc/nzRlZn。
6、稱對方「可愛」既是褒也是貶,證明彼此地位不均。然而,Companion Animal的地位通常是升格,一般不會拿與人類平齊來要求牠們認真負責,反而,耍任性是多數Companion Animal的天生權利。
7、六識根,就是六種感官器官,眼、耳、鼻、舌、身、意。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