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壓迫下的表演《石秀殺嫂》

劉祐誠 (專案評論人)

戲曲
2020-08-19
演出
春美歌劇團
時間
2020/08/08 15:00
地點
高雄哈瑪星行天宮前廣場

農曆六月十八(國曆八月七日)是池府王爺聖誕,六月十九(國曆八月八日)則是觀世音菩薩成道的日子,這兩日是諸多歌仔戲、布袋戲戲班的忙碌日期。春美歌劇團此日也兵分二路,一在高雄哈瑪星代天宮,另一則是在屏東林園賜安宮。炎炎烈日的西子灣下午,春美歌劇團推出《石秀殺嫂》劇目。在演出前的說明裡,春美歌劇團告訴觀眾《石秀殺嫂》劇目是源自於《水滸傳》,而演出本身的故事梗概幾乎與同樣出自《水滸傳》的京劇《翠屏山》、〈石秀探莊〉沒有關聯。

《石秀殺嫂》首先是由石秀的義妹楊麗珠出台。家境困頓的麗珠與其母準備至附近大廟賣藝維生,在廟宇前廣場被撫台兒子遇上,撫台兒子貪戀麗珠的美色,想要強行帶走麗珠因此與麗珠母親相互拉扯,結果打死麗珠母親。正當撫台兒子的擄人計畫將要成功之際,石秀出現並與撫台兒子相對打,結果也意外打死撫台兒子。為了躲避撫台的追捕,以及屆時找到清廉官府以證明石秀的清白,兩人遂以兄妹相稱,展開逃亡生活。在逃亡的路上,石秀倆人遇上撫台大人的得力助手韓彪,兩人對打後韓彪敗下陣來,在一番言談後韓彪疼惜英雄的情緒油然而生,因此不顧輔台大人追捕石秀的命令,把這兩位義弟義妹帶回家中,安頓其生活。

與韓彪年齡相距甚大的妻子陳飛燕,當他一見到年紀與她相仿、風度翩翩的石秀,便想與石秀暗中相好,於是飛燕用計把韓彪、麗珠支開,並獨自來到石秀房間。石秀清楚表明自己立場並回絕飛燕的邀請後,飛燕來到後花園,遇上經常拐騙女子情感的花蝴蝶,甚至這位花蝴蝶還殺害寒山寺住持,讓寒山寺成為躲避旁人耳目的良好地點。花蝴蝶聽到飛燕的埋怨後,直接向她表明自己的來意,飛燕一開始拒絕花蝴蝶的邀請,後來在花蝴蝶的積極勸說下,兩人步入房間。

正當飛燕與花蝴蝶兩人偷情之際,麗珠卻意外撞見這個秘密並被偷情的二人得知。為了不讓這個祕密洩漏,飛燕假意邀請麗珠一同至寒山寺燒香,麗珠在寒山寺內誤觸花蝴蝶設置的機關,被花蝴蝶殺死。回到家中的飛燕,在石秀的追問下,她說出麗珠在寒山寺下落不明,發覺異狀的石秀,連忙找尋韓彪一同至寒山寺一探究竟。與此同時,飛燕飛奔前來找花蝴蝶求助,正當兩人還在爭執為何要殺死麗珠時,石秀與韓彪已來到寒山寺內,三人一番打鬥後,花蝴蝶便被二人殺死。原本一刀便要取飛燕性命的韓彪,懷念起與妻子的生活點滴,因此他想要原諒飛燕並重新回歸日常生活,無奈石秀無法釋懷義妹麗珠的性命喪失,最後由石秀一刀結束飛燕的性命。

春美歌劇團在歌仔戲各項表演都以扎實著名,例如今年七月他們應邀台北戲迷的要求,來到台北演戲八日。其中一日的扮仙,由於小團員的積極翻滾表演,掌聲不斷響起,小朋友還連連得到戲迷朋友的賞金紅包,尤其春美團員的多套武打套式動作,讓筆者印象深刻。此日下午的表演,整場幾乎沒有「多餘」的套式武打,後場的音樂也調整速度逐漸加快整場表演節奏,每個演員上下場都相當快速,大家深怕自己的失誤影響戲齣的情節推動。縱使沒有大段的歌唱或是武打,一個段落接上一個段落的精準表演,也同樣相當精彩。

承接酬神慶典、神明聖誕的歌仔戲班,都會在正式演出前準備扮仙,民眾認為透過歌仔戲班演員的扮演,祈求這些扮演的神明們保佑該地方風調雨順。倘若聘請戲班前來演出的該地區宮廟信徒,為了答謝神恩或是祈求自己家庭生活順利,也會捐獻微薄戲金,再請戲班重新搬演一次扮仙。此日的扮仙次數相當多,扣除第一次的《天官賜福》後,至少共有十組信眾的扮仙(次數可能有誤,扮仙中途被一旁看戲的觀眾們詢問筆者,怎麼會有意願來看歌仔戲,接著大家互相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此日的信眾扮仙,春美歌劇團以《財子壽》為扮仙劇目。

石秀殺嫂(劉祐誠攝影、提供)
石秀殺嫂(劉祐誠攝影、提供)

扮仙首先由劇團人員在後台以麥克風告訴神明庇佑以下信徒:「恭祝觀音佛祖聖誕千秋千千秋,萬壽無疆聖聖壽。由咱的弟子〇〇〇要來恭祝神恩、答謝神祇,〈財子壽〉全台恭祝豐收。祈求觀音佛祖在寶座上非常靈感,神威顯赫前來保佑弟子〇〇〇。讓他們厝裡面家家戶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添丁進子大賺錢。乎你年年春年年富,年年賺大錢擱起新的樓仔厝。日日春,日日好,日日招財又進寶。乎你出門在外平安無事故,鴻圖大展,大展又鴻圖。乎你財產可以勝過高雄的大埤湖,或是台北的三重埔。」接著由福祿壽三仙,分別帶來喜神、麻姑及財神敬賀後,一次的扮仙大致到此結束。

正常的扮仙,大約耗時廿至卅分鐘,如果按照正常速度演出,不僅下午的劇目無法推出,也會影響晚上的演出時間;因此,春美歌劇團各自發揮其職,把扮仙的節奏加快。除了後場人員持續提供穩定且快速的音樂外,扮仙一開始念誦吉祥話的人員,也快速但清楚念出,一旦念誦人員卡詞,馬上便有人繼續接續下去。縱使如此,每段扮仙吉祥話,春美歌劇團人員都會在相似的段落加上新的吉祥話,讓每次的吉祥話不至於重複。

為了加快扮仙速度,原本在最後壽仙帶來的財神表演完,福祿壽三仙會依序離開接著還有一段跳加官的段落,春美歌劇團的演員,直接讓財神表演跳加官,福祿壽三仙則是背向觀眾代表三仙已離場,等待下一次的扮仙再次開始,三位表演者直接轉身代表三仙又再次到來。

此日的扮仙從三點直到四點十分結束,演員更換完衣服後,《石秀殺嫂》從四點廿分才開始演出。為了讓演員及下午觀眾能夠順利銜接當日晚上七點十分的演出,春美歌劇團才會大幅度減少表演段落,整個下午演出結束於五點卅分。如果用單純的演出框架評論春美歌劇團的下午演出,很容易點出演出品質的缺點,只是放在酬神慶典的脈絡審視這場演出,製作團隊除了要服務坐在戲台下的觀眾外,劇團還要考量每個支付扮仙戲金的信徒感受,因此需要在有限的時間完成扮仙任務及原本預定的劇目表演。在時間的壓力下,為了能讓每個環節正常順利推進,除了考驗演員對於扮仙及劇目的嫻熟度,同樣也考驗整個戲班的相互配合。藉由春美歌劇團的演出案例,讓筆者思考需要有更廣闊的心態,去理解原本自己抱定的評論理念,加諸於外台戲的扞格。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