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直播鏡頭,辨別真假猴王——《真假美猴王》

蘇恆毅 (專案評論人)

戲曲
2022-08-03
演出
台北新劇團
時間
2022/06/26 19:30
地點
台泥大樓士敏廳演出、Youtube頻道「酷雲劇場」2022/06/26 首播(觀賞期限至07/3)

《西遊記》裡最知名的角色莫過於孫悟空,但是在小說當中,另有一隻外貌、心性、武功都與孫悟空不相上下的「六耳獼猴」,兩者的相似程度不僅取經僧隊無法辨識,就連眾多神明也僅有如來佛能夠清楚區分,如此高度相似,反而形成一種有趣的對照。

精修後的武戲鏡射對照

這樣的對照改編為京劇《真假美猴王》時,大抵遵循原著內容,從六耳獼猴假扮孫悟空擾亂人世,孫悟空得知有人假冒身分便與之相抗,且透過唐僧念緊箍咒、請閻王和玉帝分辨等各種方式要區分真假猴王,最後則是在如來佛出面下,才結束該故事。此種改編方式的真假猴王對照,除了演員的作工外,另涉及孫悟空的心性,將孫悟空尚未進入取經僧隊前的撒潑的性格,透過六耳獼猴進行呈現。

然而台北新劇團的演出,則不依循此種演出形式,而是將擾亂人世、眾神區分的部分刪除,僅留下真假取經僧隊,且特別集中於孫悟空的外表與武打作工的鏡射對照上,形成以純武戲為主的演出形式,也同時免除尋找眾神分辨真假的主題重複的問題。

真假美猴王(台北新劇團提供/攝影劉耀武)

既是以武戲為主的「鏡射」演出,則不強調心性的對照,而是更集中於角色/演員透過對手戲,對照出雙方表情、肢體、身手的相似性,以及在相似當中,表演出個人的功底卻又能夠互相平衡的對照,讓觀眾僅能從聲音稍事區分,而難以從武打作工辨別真假。

雖然真假難辨,但演出邏輯仍在,讓演員有對手戲也有各自揮灑的空間。如上下半場都有二猴的對手戲,凡在對手戲中,表演方式採取較流利輕盈的武打,表現出孫悟空的靈巧。個人主場的部分,上半場是由曾岳鴻飾演的孫悟空與群妖對打,演出方式輕盈機敏,下手挑刀也相當流暢;下半場則由徐彥凱飾演的六耳獼猴與眾羅漢對打時,靈巧之外更多了些許沉穩。除了身手的微妙差異,兩人的音質也略有不同:徐彥凱的聲音厚而亮,曾岳鴻的聲音雖高卻不夠穩和亮,若能細聽,亦能區分真假猴王身分。

真假美猴王(台北新劇團提供/攝影劉耀武)

選角的規劃也有意思:徐彥凱多演正氣凜然的武生,本次演出反派腳色的六耳獼猴,角色雖壞,舉手投足之間卻帶著英氣,讓這個角色的身分雖是假猴王,卻有真猴王的尊嚴;曾岳鴻畢業不久,即接孫悟空一角,輕盈卻不輕浮,反而有種猴王剛加入取經團隊的清新感,也期待他的未來發展。以整體而論,在武戲時能夠兩者平衡、專場時可各顯本領,實屬不易,雖然線上觀賞時未能聽見掌聲,但直播聊天室中不絕的拍手圖示,自可想像演出時的叫好聲。

直播演出的鏡頭觀看與互動

如前所說,《真假美猴王》是採取直播形式的演出。而從Covid-19疫情開始至今,台北新劇團即不斷在Youtube頻道上回放歷年的演出劇目或是進行直播演出,讓觀眾能夠回味過去的作品。在直播演出時,由於開放聊天室功能,因此觀眾也能在線上與演員交流,對於傳統戲曲的線上演出,另有一番趣味。

以直播演出而論,自然補足了實體演出受疫情影響而取消延期的缺憾,但是對於傳統戲曲來說,多數時候要看的是整體場面的調度情形,而在直播演出時,鏡頭焦點的轉換,會另外形成劇團要給予觀眾著重的視角。如以《真假美猴王》來說,當鏡頭是採全景時,確實難分兩組取經僧隊的真假;當鏡頭拉近時,孫悟空、八戒和悟淨大抵只能從聲音和身手略為辨別,但真假唐僧的扮相卻讓人能夠一眼分辨身分──蔡岳勳飾演的真唐僧自是一臉正氣,林璟辰飾演的假唐僧的小生扮相俊美,卻帶有僧人不該有的「妖」感,兩人的差異,在鏡頭下一覽無遺,更讓真與假兩組人馬從難以區分,增加了幾分可辨識的機會。

真假美猴王(台北新劇團提供/攝影劉耀武)

至於在聊天室的互動中,除了劇團小編、未參與演出的演員也會在線上與觀眾互動,或說劇作的傳承背景、或說演員的習藝經過,過去播出以唱功為主的演出時,也會說明音樂板式等,讓觀眾在觀看演出時,也能了解到京劇的演出形式與劇團的發展動態,讓「看熱鬧」的觀眾能夠從這樣的互動中得以逐漸「看門道」,也是傳統實體演出難以做到的事情。

台北新劇團採用直播演出,雖然讓觀眾的眼睛跟著劇團鏡頭的視角走,少了觀看整體的演出意義,但能夠與劇團互動,卻是罕有的機會,作為戲曲推廣──特別是傳統老戲的推廣──線上直播與互動,自是種可行的形式,儘管有播放時限,但可在一週的時間內反覆觀看,實是享受。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