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
陳韻文
資深戲劇玩家和劇場觀眾,先後取得臺大戲劇所碩士與英國華威大學戲劇教育哲學博士,任教於國內戲劇相關系所,具副教授資格。目前為自由戲劇工作者暨獨立學者,自期用文字與戲劇實踐,在學校、劇團和社會大眾間搭建橋梁,兼顧理論與實務,劇場美學和社會關懷,以生態系統的視野為臺灣劇場盡心力。
熱門文章
他們,我們——當新住民/移工成為台灣舞台上的角色/演員
2216
12月
26
2017
《一丈青》入江湖,真快樂掌中做活戲 
1800
5月
14
2019
口述歷史劇場之集體淨化與自我療癒《再說.再見2》
1312
10月
30
2014
所有文章
6 篇
除卻上述編劇與表、導新意,從戲偶與物件的設計和工藝,音樂與唱腔的編創和展演,到舞台與燈光涵構出的演出環境,俱為出色,在民間戲班與現代劇場的跨界合作下,吸納當代新鮮的思維與技術,體現了「完全劇場」的當代藝術,活出了布袋戲的新生命。(陳韻文)
5月
14
2019
藉由演員的獨白、對話、歌舞隊幫襯,投影詩文和飛魚的意象,觀眾看到成長中的曉琪想要撕掉自己「新」住民的標籤,一度嘗試從書本和臺灣與菲律賓原住民傳說中重構自我認同,卻迷失在「臺灣人」、「原住民」與「新住民」交織的叢結中……(陳韻文)
3月
14
2019
我是否可以期待,舞台上的新住民‭/‬移工並非止於一種角色的身分標記,一種政治正確或是異國情調化的展演,而是有著完整的生命與獨特的個性,徘徊在夢想與失望、選擇與無法選擇之間,與我們有所不同,但卻讓我們照見自己,甚至擴延「我們」的界限‭?(陳韻文)
12月
26
2017
口述歷史劇場突顯了演員處於「虛構」與「生活」兩可之間的識閾狀態,當他們能夠在信任和支持的關係中共事,便有機會在戲劇和經驗互文的遊戲空間中,使自我獲得擴充、整全和療癒。(陳韻文)
10月
30
2014
《寒武紀》即使結構短小,卻是將藝術村寓含的時間感和地方感作為作品的肌理,使得觀演/影的印象,與演前、演後置身園區的身體經驗,產生了奇妙的互文關係。舞者現身,乃是向觀眾發出邀約,在劇場的共感中,要繫起對歷史的覺知和土地的認同。(陳韻文)
10月
23
2014
當「馬克白已經殺害了睡眠,所以他將不再得到睡眠……」成為反覆出現的主題句,似乎暗示著觀眾,舞台企圖呈現的魔幻僅是馬克白的惡夢漩渦,在夢魘中,馬克白將自身之罪和痛苦歸罪於三位難以名狀的壓床邪靈。(陳韻文)
4月
21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