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與京劇的扞格《仲夏夜之夢》
4月
04
2016
仲夏夜之夢(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43次瀏覽
林子惠(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碩士班)

莎士比亞的劇作一直以來都是國內外劇團搬演或改編的題材,形式上例如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經典的簡約風格,又或者是國內台南人劇團搬演《哈姆雷》的現代科技感。而當代傳奇劇場自1986年創團以來,便展開了一系列以京劇出發的跨文化之作,尤其從創團作品《慾望城國》(改編自《馬克白》)開始,一系列改編自莎士比亞的作品陸續誕生,這段吳興國與莎士比亞相遇與相識的過程,在當代傳奇創團三十周年與莎翁冥誕四百年的今日,以《仲夏夜之夢》這齣愛情喜劇祝賀這個盛典,吳興國與林秀偉也鸞鳳和鳴攜手編導,還有創作風格多元的音樂設計王希文,同時也是指揮,演前五分鐘奏出傳統樂曲〈花好月圓〉,燈光美氣氛佳,觀眾以輕鬆的心情期待開演,但台上的各路演員們卻不能輕鬆以對,因為這次演的可是「音樂劇」!

京劇與音樂劇,兩者都是綜合藝術,京劇有唱念作打,分行當,音樂劇演員也需受各類舞蹈訓練,並且唱法也因角色而異,兩者功能幾乎相同,但京劇與音樂劇搓揉在一塊兒時,對演員來說,尤其何蜜雅(孔玥慈飾)與海倫娜(黃若琳飾),轉換唱法時差異甚大,不論是音量與詮釋方面,雖有專業老師指導,但短時間的調整與訓練,可能也敵不過長久以來的聲音記憶。帕克(張逸軍飾)也是《仲夏夜之夢》的靈魂角色,不論是綢吊、跳跳球或是直排輪,張逸軍的歷練與活潑奔放的本質,完全顯現在這個頑皮的角色中,帕克的音量在為顯神秘感之下,虛幻之感若拿捏不好,怕是成虛弱,但帕克在中場時刻帶來不少歡笑聲,似乎很遙遠的魔幻精靈,真實地與觀眾互動,不論男女老少,甚至互相不認識的觀眾,也因帕克而彼此微笑,除了劇中著了迷的愛情,帕克誤打誤撞的惡作劇,也意外將陌生的人們連結。

而吳興國(飾 王爺/仙王)與魏海敏(飾 王妃/仙后)畢竟在唱功上還是了得,但優美的音樂旋律下唱出的和聲,因唱法與音色的不同,結果就會如歌詞所說「今夜我真的孤獨了」兩人的詮釋也成為兩條平行線。整體來說,整齣劇的音樂有從傳統漸走向現代的變化,鑼鼓點與亮相,到海倫娜的清唱,中西合併的樂團編制下,沒有京胡,二胡與小提琴成為了京劇與音樂劇的橋樑,沒有鼓佬,指揮才是最大咖,演員與樂師關係因此改變。

舞台從傳統戲台的上下場門,變成魔幻般的精靈世界,變動性大卻不複雜,簍空的圓形,可以是月亮,也可成就小王子或仙后出現時的神祕感,最後戲班的戲中戲,發揮空間略小,若能更靠近下舞台,觀眾更能感受到戲班之可笑與可愛,尤其戲已接近尾聲,戲之長,累積的疲憊感恐因此而增加。

戲服之精緻,並且也有從傳統漸進現代之感,王爺王妃首次登場時京味之濃厚,在最後的婚禮上,簡約的黑與白,十分貴氣,但王妃身後的蝴蝶結卻令人擔心,也看出王妃的不安。演員脫掉戲服,喊出彼此真名,如此突然的舉動,觀眾予以笑聲回應,同時也產生「真假」之混淆,真的是假的,假的也是真的,退去戲服,台上即是「現在」。

當代傳奇劇場三十周年大戲,帶給觀眾的是一齣音樂劇《仲夏夜之夢》,各路演員集合一塊炒,色彩鮮艷端上桌,只怕分不出嚐的是什麼菜,但這個老中青三代大匯演,沒有一個是跑龍套的,主題還是愛情,可以說是年輕人的戲,現代人的劇,人皆有情,看來少了京味也無傷大雅,分類是死的,而當代傳奇不斷嘗試創新,試圖打破一切常規,期待未來,吳興國與莎士比亞這對情侶的愛情火光,能再以何種方式持續延燒?還是一覺醒來,發現只是調皮的帕克亂點鴛鴦譜?

《仲夏夜之夢》

演出|當代傳奇劇場
時間|2016/3/25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若能花更多篇幅讓新任總監分享分享曲目對於台灣、NSO或是自己的意義,或許在演出前就能先與觀眾建立一座更穩固的橋樑(這一點前總監呂紹嘉有不少著墨),而這些元素在累積以後,他又會將樂團帶至何處,除了未來長遠的觀察,也期待總監與樂團的主動說明。
7月
18
2023
角色戲份平均,場面調度平順流暢,快節奏的表演及連綿接續的唱段和背景音樂,令人目不暇接,耳不暇聽,但總覺熱鬧有餘,精緻不足,好像缺少能觸動歌仔戲粉絲陶醉、沉迷的內蘊。
6月
02
2023
兩者擺在一起,可見雖同為戲劇相關系所,但學生的創作思考脈絡是差異極大的發展,兩校如能將劇作再度修整,並重新檢視原著與詮釋之間的關聯,彼此互相借鏡,這朵南方花蕊應可更加盛開芬芳。(楊智翔)
9月
10
2019
是否年輕一輩所創作的戲劇就必須被賦予八〇年代小劇場時期那種激進、顛覆的盼望?將近2020年的此時,年輕的創作者已從不同的世代土壤裡長成,他們會有自己的課題與話語,與其提出「象徵前衛與創新」,不如從王墨林所說的「小劇場已死」開始,死亡後才有可能的新生,可以褪去框架。(梁家綺)
8月
26
2019
以莎劇在臺灣的改編情形而論,無論是傳統劇種或是現代戲劇,都試圖在原劇本的基礎上,融入不同的文化元素,以適應演出模式與觀眾的生活習慣,讓當代莎劇的演出,除了依原本演出之外,亦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如在此劇中,精靈王、后改為道教譜系中的東王公與西王母……(蘇恆毅)
8月
23
2019
為了配合快板的音樂節奏,飾演精靈的舞者們動作快速且繁多,多人同時在舞台上舞動加上快速的動作與空間的流動,令人有目不暇給但卻無法聚焦的視覺感受。短促急於變化的快動作無法讓以芭蕾為基底的動作組合呈現飽和度與延展性,使得芭蕾令人稱羨的動作精準度、線條、力道的變化在舞動中消失。(徐瑋瑩)
4月
25
2016
以音樂劇為主體呈現,加入京劇、話劇、日本演劇、特技、舞蹈及兒童劇等眾多元素,導致主體與元素失衡,如此自相矛盾的創作,不僅演員難以詮釋,觀眾更需以開放的心態接受。(呂永輝)
4月
11
2016
旋律中多有「迪士尼動畫主題式」的二重唱與樂池的幫唱合音,甚至可多見半音階的運用,但當演員的歌聲傳出,可明顯聽出演員在台詞表達與歌唱演繹的轉換上不流暢與對音準的不確定感,而合音的空洞飄渺,也相繼使樂曲失去烘托氛圍及感染情緒的功能。(黃絹雯)
4月
07
2016
將核心挖空,置入新穎的概念與手法,並裹上笑鬧的糖霜——如果這就是「革新」,那《仲夏夜之夢》展示的除了本身的虛無外,更是創作者詮釋上的單薄與不安。(張敦智)
4月
05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