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的塌陷、及其焦慮《仲夏夜之夢》
4月
05
2016
仲夏夜之夢(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582次瀏覽
張敦智(國立臺大戲劇系四年級)

當代傳奇劇場版本的《仲夏夜之夢》擴張劇本原先的後設幅度,並投射大量的意圖至觀眾席,力求「互動」與「打破」。然而,整齣戲乍看之下未有大幅的結構調整,卻在關鍵處失去其核心而未能補足。全戲因此形成「向外擴張,向內塌陷」的狀況,宛如一只脫蟬後的空殼;徒有形體而難以發聲。

從原版《仲夏夜之夢》看起,初始的劇本結構中登場順序依序為現實中的王公貴族、接著是戲班子、最後才是精靈帕克。我們可以詮釋出三種不同層面的「真實」結構:「事發當下」為現實所苦的伊吉斯、海倫娜、以及赫蜜雅等人,他們身處核心,承受最「直接」的苦惱與痛苦;接著是「詮釋現實」的戲班子,他們看見、並試圖理解現實,力求重現,而不為其所苦;最後才是精巧掌控「命運」的精靈帕克,比起戲班子對真實的「模擬」,他更能直接「操控」,同時這操控如劇本所示,還包含了「命運」本身對自身的失誤、與不精準,現實因此而有機會被小人物們爭取、被鬆動。莎士比亞透過這三重「現實」結構作為劇本核心,在喜劇最通俗的意義裡,展示對命運更寬容的理解與思考。

回到當代傳奇劇場的演出,關於命運的三重結構從一開始就被打散開來。「真實——模擬(戲劇)——命運」的出場序,被置換成由戲班子炒熱場子作開頭,最終也以他們插科打諢結尾。這樣詮釋仍有其獨到之處:對「俚俗」的靠攏,讓戲一開始彷彿又回到莎士比亞時代輕鬆、不嚴肅的看戲方式,那是一個莎劇還未「神聖」的時代。而以這樣良好的立意,卻因為詮釋單薄,而使問題在後續一一浮現與擴大。

略過非戲劇科班的演員因表演問題,造成敘事效果打折的情況不表;「帕克」一角在吳興國與林秀偉的聯合形塑下,僅留下肢體上的靈活與好動,因此,掌握「真實」的全知者在無法被觀眾「同理」的情況下,退化為單純難以調教的「頑童」。這是戲中第一次對「真實」的背叛,「命運」本身在情節裡表現的不再是「善意」或「誤差」,而是失序甚至無序的負面觀感。對「真實」本身經過第一次破壞以後,在海倫娜與赫蜜雅的婚禮上,詮釋也僅剩儀式的過場,彷彿極欲讓戲走到最後戲班子笑鬧、仙王打破框架的片段。這是第二次,也是最終本劇正式崩塌的時刻。少了第一層「現實」,戲班子其次的「重現」便沒有模擬對象,基底被抽去後,沒有敘事功能的戲班只能淪為耍寶與賣笑的功能。此外,編劇、導演還想更粗暴地在劇末將「後設」拉至更高、更疏離的層次,以口白大聲疾呼:「一切都是假的,背後的寫作由莎翁一手操控!」

試問:若一齣戲完全虛假,那觀眾應該「看見」什麼?這成為了擺在當代版《仲夏夜之夢》之前,一道令人困惑的問題。「後設」手法所展現的,應該是從現實撥開另一條第三人稱的道路,以旁觀、干預,作為對現實的理解與參與。以此為出發點,「後設」仍致力於「建構」,而非「破壞」。當代傳奇劇場抓住了「破壞」的表面大行其是,同時抓著「喜劇」之「喜」,著墨笑鬧、與帕克對觀眾的互動,除了未妥善設計外,更連帶造成了「戲劇」本身在場上的消殞。我們也由此窺見了劇團本身創作節奏上的焦慮、與躁進;《仲夏夜之夢》所服務的,已不是故事本身所要傳達的價值與內涵,缺少詮釋核心後,又灌注以形式本身對「新穎」、「進步」想像的大幅靠攏,最後吞噬了這場精心準備的三十年大戲。

縱觀當代傳奇所力求的革新與傳承,從《慾望城國》到《仲夏夜之夢》,最終被捨棄的,竟然是「故事」本身。將核心挖空,置入新穎的概念與手法,並裹上笑鬧的糖霜——如果這就是「革新」,那《仲夏夜之夢》展示的除了本身的虛無外,更是創作者詮釋上的單薄與不安。三十年後,應該捨棄、留下的各是什麼?怎麼用更好的方式說一個「當代」的故事?不斷翻新「經典」之餘,它們應該被放在「當代」的什麼位子被檢視、被觀看?作品與過去、作品與現在的系譜學,在嘗試製作更多經典的同時,更是創作根本上必需先解決的。畢竟,我們需要的並不是經典的「出土」——借用2012年台北雙年展的副標題——是經典背後,「想像的死而復生」。

《仲夏夜之夢》

演出|當代傳奇劇場
時間|2016/03/26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若能花更多篇幅讓新任總監分享分享曲目對於台灣、NSO或是自己的意義,或許在演出前就能先與觀眾建立一座更穩固的橋樑(這一點前總監呂紹嘉有不少著墨),而這些元素在累積以後,他又會將樂團帶至何處,除了未來長遠的觀察,也期待總監與樂團的主動說明。
7月
18
2023
角色戲份平均,場面調度平順流暢,快節奏的表演及連綿接續的唱段和背景音樂,令人目不暇接,耳不暇聽,但總覺熱鬧有餘,精緻不足,好像缺少能觸動歌仔戲粉絲陶醉、沉迷的內蘊。
6月
02
2023
兩者擺在一起,可見雖同為戲劇相關系所,但學生的創作思考脈絡是差異極大的發展,兩校如能將劇作再度修整,並重新檢視原著與詮釋之間的關聯,彼此互相借鏡,這朵南方花蕊應可更加盛開芬芳。(楊智翔)
9月
10
2019
是否年輕一輩所創作的戲劇就必須被賦予八〇年代小劇場時期那種激進、顛覆的盼望?將近2020年的此時,年輕的創作者已從不同的世代土壤裡長成,他們會有自己的課題與話語,與其提出「象徵前衛與創新」,不如從王墨林所說的「小劇場已死」開始,死亡後才有可能的新生,可以褪去框架。(梁家綺)
8月
26
2019
以莎劇在臺灣的改編情形而論,無論是傳統劇種或是現代戲劇,都試圖在原劇本的基礎上,融入不同的文化元素,以適應演出模式與觀眾的生活習慣,讓當代莎劇的演出,除了依原本演出之外,亦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如在此劇中,精靈王、后改為道教譜系中的東王公與西王母……(蘇恆毅)
8月
23
2019
為了配合快板的音樂節奏,飾演精靈的舞者們動作快速且繁多,多人同時在舞台上舞動加上快速的動作與空間的流動,令人有目不暇給但卻無法聚焦的視覺感受。短促急於變化的快動作無法讓以芭蕾為基底的動作組合呈現飽和度與延展性,使得芭蕾令人稱羨的動作精準度、線條、力道的變化在舞動中消失。(徐瑋瑩)
4月
25
2016
以音樂劇為主體呈現,加入京劇、話劇、日本演劇、特技、舞蹈及兒童劇等眾多元素,導致主體與元素失衡,如此自相矛盾的創作,不僅演員難以詮釋,觀眾更需以開放的心態接受。(呂永輝)
4月
11
2016
旋律中多有「迪士尼動畫主題式」的二重唱與樂池的幫唱合音,甚至可多見半音階的運用,但當演員的歌聲傳出,可明顯聽出演員在台詞表達與歌唱演繹的轉換上不流暢與對音準的不確定感,而合音的空洞飄渺,也相繼使樂曲失去烘托氛圍及感染情緒的功能。(黃絹雯)
4月
07
2016
京劇有唱念作打,音樂劇的唱法也因角色而異,但京劇與音樂劇搓揉在一塊兒時,對演員來說,不論是音量與詮釋方面,雖有專業老師指導,但短時間的調整與訓練,可能也敵不過長久以來的聲音記憶。(林子惠)
4月
04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