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
與音樂廳和劇場結有複雜的情感,經歷過上台幕啓幕落,也在側台見證了藝術家暖身開嗓,最享受的還是每一次在觀眾席體驗時間的凝結。曾以中國西安、德國柏林、義大利佩魯賈為家,流浪世界多年後,又回到了故鄉台北生活。與其說藝術是必需品,或許更似一種信仰;雖然看不見摸不著,卻能真實感受到它的存在。做為一位已領聖體多年的信徒,也期許自己能成為一個傳教士,用言語和文字讓更多人感受藝術其中的芬芳。
熱門文章
歌劇的華麗戲服,評衛武營年度歌劇《唐卡洛》
644
十一月
14
2022
口罩之下,力度未減的合唱演出——【TICF22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閉幕音樂會:奧福《布蘭詩歌》
333
八月
17
2022
用琴技打造的等腰三角形——評貝多芬:《幽靈》與《大公》
321
五月
29
2022
所有文章
30 篇
佛瑞茲讓人陶醉的音樂性也完全表露無遺,其中西班牙民謠中佛瑞茲自然的假聲哼唱,與掌聲以後還看不見盡頭的長音,讓全場觀眾終身難忘。
十一月
30
2022
當全體團員用盡全力演奏強音樂段,弦樂賣力運弓往死裡拉,所呈現的聲響與畫面,應可算是人類文明的奇觀。
十一月
27
2022
相對當今流行的各種名家演奏,列維特的音樂表現猶如水墨畫的留白,在其中卻也有顏色的暈染,因此能讓人聽見時間的色彩。
十一月
25
2022
是否是「傳統」(或稱古裝可能更精確)製作獨有的時代疏離感,讓這股力量強大的作品,在呈現時與觀眾產生了不必要的距離?
十一月
14
2022
作為首齣在北藝中心上演的西方傳統歌劇,這次演出沒有將新劇場與新設備技術使用得淋漓盡致,在整合上也有多處未能到位的遺憾。
十一月
13
2022
在古典音樂的演奏形式不斷推陳出新的今天,新製作與新嘗試確實為必要,但音樂所賦予的「框架」是否反能成為助力?
十月
31
2022
今日古典音樂會的曲目安排方式已與一百年前有相當大的不同,然而這些演進實則為動態發展。路易沙達作為中生代音樂家,透過這場音樂會,似乎又對觀眾透露出未來的一種可能——雖然本場音樂會無論是整體銜接、緊湊度、視覺素材等等都還處於嘗試的階段,但當台灣觀眾有了本次不同的體驗,相信也會對未來有不同的期待。
十月
12
2022
本場音樂會雖有諸多令人動容之處,但多數都需藉著旋律,讓團員自主地奏出音樂的起伏。然而可惜的是,需要被帶領的對話與相互競爭之樂段,卻都未能做到足夠的效果。
十月
12
2022
獨奏家的音樂掌控力展現出自在、開闊且放鬆,無論是每次接續他人拋來的前句而重新開始的新展開,或是不同樂段間切換的起步與收尾,皆從容自在且非常自然。
十月
01
2022
從極弱放大音量、使音樂鑽入聽眾耳朵的片段也相當精緻,樂團的長音將獨奏家襯托得很美。而在如此襯托之下,獨奏家的力度變化即可用自然且不刻意的方式,表現得相當清楚。(徐韻豐)
八月
26
2022
一場音樂會以六段作品拼湊而成,不但契合主軸,內容引人入勝,並且還要設法段段等重,令觀眾欣賞起來不但能體會高潮迭起,也能感受音樂使聽者欲罷不能的快感。(徐韻豐)
八月
19
2022
這場音樂會的節目安排,彷彿是將去年台北國際合唱音樂節無法實體舉行的遺憾,向觀眾一次補足——不只企圖展現合唱之美,也將其藝術之寬大、純粹、震撼藉由這部傑作一次送上。(徐韻豐)
八月
17
2022
NSO 演出由指揮馬寇爾親自改編的《指環之旅》——十六小時的巨作要濃縮成四十分鐘的精華版,哪些要保留、保留多少,對於編曲者皆為高度的難題。(徐韻豐)
八月
04
2022
NSO最後以燦爛的齊奏結束了這部布魯克納巨作,樂團已能舉重若輕地完成終曲的光輝齊奏,展現得宜且屬於自己的音色,只是同時也令人想起樂曲中幾處強弱樂段的銜接,弱音樂段飄渺無法紮實落地⋯⋯(徐韻豐)
七月
17
2022
三人所組成的鋼琴三重奏,並非走「三人相加再除以三」的中庸路線,而是三位實力、風采平均的音樂家,把各自的油門踩到底,再從中取得平衡的合奏組合。(徐韻豐)
五月
29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