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原民音樂如何「讓我們一起」?《星光之夜》
8月
17
2023
台玖線樂團(十三行博物館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916次瀏覽

文 施靜沂(專案評論人) 

八月一日「原住民族日」到來前的週末,全台各地不乏相關藝文活動。舉辦於新北市立十三行博物館的「2023新北南島文化節」,配合博物館開館二十週年將邁入成年階段;以南島語族成年禮為核心,在「南島有禮(你)」的主題中,盼多元族群的參加者從中找到自身與「南島.原鄉」的聯繫。 

這個從南島出發的活動,不僅透過「設陷獵捕」、「激戰大魚」、「與你織間」等狩獵、織布技藝的闖關,試圖藉由體驗學習成年禮的內涵,打開參與者對於南島及原鄉文化的感知與好奇心,也透過「大坌坑巴圖手作」、「海廢玻璃手作項鍊」等飾品小物的教學,連結考古策展及環保永續思維,相當寓教於樂。無論首日豐富的南島樂舞表演或次日眾星雲集的《星光之夜》 ,或美食文創攤位等都不乏精彩之處;尤其此次邀來多個知名樂團與金曲獎入圍、得獎的音樂人,讓大家認識到台灣原住民音樂近來的發展,不僅將族語與文化記憶融入作品,也常自由地涵納搖滾、舞曲、嘻哈等元素,製作出獨特的作品。 

溫暖的情思,充滿力量的歌聲;想「家」的心境,音樂實驗的旅程 

此次《星光之夜》 ,僅事先公布卡司而沒有節目單。走進會場,可見成年禮體驗的攤位排著長長人龍,人們攜家帶眷參與其中。但相較於原鄉部落的音樂活動,這裡的觀眾安靜了一些,讓人感受到陰天微風裡縈繞淡淡的憂鬱與寧靜的感覺;對這裡的觀眾來說,音樂或許比較像是放空與療癒的一環吧! 

雖然有些遺憾錯過了「Kerekelj禎禎」及「樹根文化藝術團」的演出,但從「Nina&John那就醬樂團」的演出開始參與聆聽,收穫仍是不斐。舞台上,排灣族主唱Nina的歌聲頗為溫暖嘹亮,與河邊的風景相當合拍。他們帶來的歌曲〈Vuvu的想念〉在微醺的音樂中融入對家的情感,之中的歌詞「親愛的Vuvu/我對你的愛 比那個高山還要高」、「親愛的Kama/你知道我想你」彰顯出排灣族人善以音樂表達情意的一面,蔚為情意真摯的家書。 

接著登場的「台玖線樂團」由布農族歌手馬詠恩(Tulbus Mangququ)及其三位音樂夥伴組成。他們承接前一團的悠遠溫暖,但吉他、貝斯豪邁酣暢的刷扣更顯渾厚的力量。根據主唱,開場曲〈你說的話〉是寫給思念的重要的人,即使聽不懂布農語,我們卻能從歌者投入情緒的演唱感受到情感的重量。在夏日陰天微風裡聆聽如此長曲,也咀嚼著一種想見卻不能相見的濃烈心情。 

下一曲〈彩虹拖鞋〉回到樂團過往給人的印象──渾厚明亮、節奏鮮明與放鬆的生活感。在「da da da la da da da」的副歌哼唱與吉他輕快的彈奏中,音樂會的氛圍也回到輕快的日常。歌者演唱到經典的〈回家〉時,還不忘進行族語教學──回家的布農語為 kulumah,在南島語族中,家唸作lumah或umaq;在台上台下合唱、拍手的應和中,家一般的溫馨感也呼之欲出。 

kulumaha kulumah 回家 回家吧 
kulumaha kulumaha laupaku 回家吧 現在 
sisdanga mas 我依靠祢 
sasbizaz 我的神 
pasan singhal imitatu nalahaiban 請祢照亮我前面的道路 

最後一首歌〈背起一山又一山〉,暢快的旋律呈現布農族人與山林的緊密連結;即使將族群歷史的重量背著、負擔不輕,卻彷彿找到存在意義一般地踏出穩健的步伐。當背起山林的歌聲、貝斯、吉他與鼓聲逐漸遠去,同為布農族卻單槍匹馬演出的「阿布絲(Abus Tanapima)」卻帶來心境迥異的歌曲。在流行音樂編曲、Hip-Hop嘻哈舞曲與布農語的強碰中,乍見她以混搭走出自己的風格。或因傳承阿美、布農兩種血脈,阿布絲在運用族群元素方面顯得大膽、活力且奔放,跳脫歷史與族群的沉重,但也更加透過族語音樂的創作,彰顯出自身的存在與認同。 


阿布絲(十三行博物館提供提供)

阿布絲帶來的音樂以流暢快歌為主,開場的〈Mazima-mu〉(愛你們)活力四射,即使攸關思念的惆悵,但啟程的雀躍更加鮮明;下一曲〈Muskun Kata〉(讓我們一起)曲調輕快,參照歌詞可知,歌者想在音樂舞蹈中盡情釋放、感受彼此的存在。這首歌的族語歌名和布農族歌手王宏恩的〈Muskun Kata〉(一起我們)相同,心境卻南轅北轍;若說王宏恩的「一起我們」往連結、凝聚與愛的方向深入挖掘與探尋,阿布絲的「讓我們一起」似乎攸關尋找未知的、想像中的美好! 

阿布絲的歌曲〈Binanua - Az〉(女人)仍是節奏鮮明的歌,但也透過微微菸嗓帶出「女人」的嫵媚與豐沛情感;這首歌繚繞著漫步都會與舞池,尋找獵物的夜晚氛圍,也貼合阿布絲「微辣」的舞台風格與裝束! 

在搖滾.抒情的旋律裡,以歌聲詮釋對土地、家園、人生複雜的「愛」 

緊接著登場的「Mafana樂團」,由阿美、排灣等多元族群的團員組成,如同壓軸的「舒米恩(Suming Rupi)」 都在2020首屆新北南島文化節就受邀演出。Mafana樂團透過音樂訴說的心情有些類似蘭嶼的搖滾樂團「野東西」,常攸關部落青年對土地、老人家的愛及青年在都會迷失的心境,但其曲風更加感性與抒情。 

此次Mafana樂團的歌曲多來自與樂團諧音同名的首張專輯《麻煩吶》(2019),攸關流轉於傳統與當代,原鄉與都會的種種難以言喻、百感交集。開場曲〈飲酒歌〉讓人想到馬蘭部落耆老郭英男(Difang Duana)的〈歡樂飲酒歌〉,【1】兩首「飲酒歌」雖然都由「Ho wa iyeyan」等襯詞構成,但旋律、編曲、情緒表現都不一樣;若說Difang清唱的版本是在老酒中乍見晶瑩,Mafana樂團的〈飲酒歌〉則有將流行搖滾結合古謠吟唱,在海中潛行之感;如此情緒醞釀,在來到下一曲〈如果你聽見她的聲音之後你在哭泣〉時有了漂亮的爆發。這首歌以愛情、女性為喻,梳理兼批判當代國人、財團經常粗暴地對待自己的家園,副歌歌詞: 

如果你聽見她聲音之後你在哭泣 
花兒還沒開滿就被誰人折去 
如果你聽見她聲音之後你在哭泣 
所有承諾誓詞全是花言巧語 

似乎還稍稍帶到了過去令人感到痛心的「雛妓」課題,顯見女孩、土地在我們的島嶼常蒙受欺侮。再者,土地的哭泣、家園與心靈的破碎更讓人想到近來颱風、土石流導致山上道路肝腸寸斷;「從誰手裡拿著火槍 往她身上開一槍/誰手裡拿著剪刀 剪破她美麗衣裳/名和利 貪和欲 怨和念/誰聽見 土地哭泣」的歌詞更一針見血指出,名利與貪欲正是導致「哭泣」的原因。 

Mafana樂團以快歌〈迷失〉和觀眾告別,從「誰帶著遺憾嘆息 低頭在哭泣/漸漸遺忘那夢境 迷失了自己」的歌詞可以感受到在都會打拼的族人,不時深陷於脆弱、迷失的境地;但離家闖蕩卻又不可避免。那麼,在頻繁流轉、移動的過程中,青年、族人該如何找到前進的方向?或許也就像歌詞寫的,常回家「去見見老母親」,便會在「那清新空氣 那寬闊大地 美麗風景」重新找到自己吧! 

接續的「Ponay的原式cover」的Ponay,這次帶來的華語改編歌曲從大聲說愛的〈愛存在〉和流行搖滾的〈不知道〉起【2】,每一首都為「愛」而唱;他溫暖清新的嗓音沖淡了憂鬱與迷失之感。熟悉Ponay的觀眾,也很快在Ponay和電子琴的演出找到跟著搖擺的拍子與節奏;他的改編作品中,點閱數名列前茅的失戀金曲〈不再回來〉甚至加入阿美語單字,這次也在夜色漸深之際博得觀眾喝彩! 

當月亮升起,泰雅族歌手「呂薔Amuyi」開始在晚餐時光陪伴大家。活力與魅力兼具的她同於下午演出的阿布絲,擅於演譯拍點分明、個性強烈的舞曲。她帶來的第一首歌〈uwah pqwas ru pzyugi 來唱歌跳舞〉以帥勁有力之姿傳達滿滿的熱情,迥異於午後時光,思念、溫暖、深情、憂鬱種種流轉的柔軟情緒。副歌歌詞 

uwah! uwah! pqwas. 快來唱歌 
uwah! uwah! pzyugi. 快來跳舞 
ihi uwah pzuy bzyux mamu. 趕快來搖擺你們的臀部 
laxi ksazyux. 不要害羞 

讓人感受到呂薔Amuyi的熱情自信與對音樂、舞蹈的愛;下一首華語歌〈灰燼〉則在流行音樂的旋律中蘊含哲思;歌者對於那些受傷、寂寞與負面的心境,都試圖找到跳脫與重生之道。因而在微微滄桑的煙嗓中,跳脫命運安排的志氣也呼之欲出。歌詞「我會一直等待 灰燼長出姿態/用愛一直等待 盛開的再盛開」在筆者聽來,也感受到歌者想對失意灰暗的心靈帶來正能量的鼓勵! 

這個星光熠熠的《星光之夜》 ,在新科金曲歌王排灣族的葛西瓦(Kasiwa)帶來跟老婆告白、富含「林班歌」直白趣味的嘻哈情歌〈我愛你沒有辦法〉及輕鬆帶勁、詮釋母子情感張力的排灣語.華語快歌〈跟你媽媽說〉等歌曲後,慢慢來到氣氛的高點;最後,則在舒米恩及部落青年帶來幾首族語歌謠,包含經典抒情的〈不要放棄 Aka pisawas〉及動感輕快、正向勉勵的〈kapah年輕人〉合唱中邁向尾聲。 

這首歌中,可見舒米恩把「會讀書、賺錢、種田、捕捉、射魚、煮菜,說話幽默、身體強壯、工作認真、一起作伙」等對人的期許融入歌詞;彰顯出當代原民音樂具有在同樂的氛圍中,思索與揣摩「如何一起、如何變得更好」的一面。雖然音樂會在主持人與歌者談論:「新北市南島文化節」與自籌經費的「阿米斯音樂節」蔚為不同族群的聽眾認識彼此文化的絕佳管道,但以這首歌作結,也是在輕鬆自然的氛圍中,為新北、台北的觀眾提點出生活的省思與努力的方向! 


註解

1、這首歌因為1996年美國亞特蘭大奧運而世界聞名,但背後卻攸關國際侵權爭訟。相關來龍去脈參見專書:《《歡樂飲酒歌》國際侵權訴訟案──台灣原住民V.亞特蘭大奧運》(2022)。
2、Ponay的〈愛存在〉改編自S.H.E.的〈美麗新世界〉,〈不知道〉改編自蕭亞軒的〈表白〉,〈不再回來〉改編自F.I.R.飛兒樂團的〈我們的愛〉。 

《星光之夜》

演出|樹根文化藝術團、Kerekelj禎禎、Nina&John那就醬樂團、台玖線樂團、阿布絲(Abus Tanapima)、Mafana樂團、Ponay的原式cover、呂薔Amuyi、葛西瓦(Kasiwa)、舒米恩(Suming Rupi)
時間|2023/07/30 15:00-20:00
地點|新北市立十三行博物館 陽光廣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
前三樂章樂團在小心翼翼之下,略少一分現今流行詮釋莫札特往往帶有的乾脆,而第四樂章,琉森室內弦樂團的演奏在以往的方正中多了一絲狂野,音樂更為緊湊,在弦樂的快速演奏與木管的長音舒緩之間,有相當理想的平衡與對話。
3月
27
2024
下半場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的《夜曲與塔朗泰拉舞曲》是相當成功的開場演出,Bomsori也明顯給予得比上半場更滿,與鋼琴的合作也是水乳交融。這首曲子以安靜開場轉至瘋狂,再從多消長沉澱,處處都是難題,也需要好的音樂設計,但也因為音樂家沒有打安全牌,每一個撥弦或是泛音、雙音都讓演出精彩奪目
3月
22
2024
古典音樂的結構雖然嚴謹,但演奏時卻充滿了靈活性。室內樂除了展現個人特質與炫技感的同時,又可與夥伴享受直達內心深處的親密感,在舞台上發揮一加一遠超過二的力量。與慕特演奏完三首安可曲,面對聽眾飢渴的呼喊,歐爾吉斯便邁開雙腿──伸手將琴蓋給關了。
3月
20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