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音樂會」與「音樂劇場」(的中間)──從《越嶺~聆聽布農的音樂故事》開始的追問
9月
14
2020
越嶺~聆聽布農的音樂故事(臺灣國樂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74次瀏覽

蔡孟凱(專案評論人)


越嶺~聆聽布農的音樂故事(臺灣國樂團提供)

約莫月餘前,我於臺中國家歌劇院欣賞了由臺灣國樂團和南投縣信義鄉布農文化協會聯合製作、演出的《越嶺~聆聽布農的音樂故事》(後稱《越嶺》)。這部作品由專擅音樂劇的導演張得恩執導、音樂家吳睿然作曲,以跨界形式演繹布農族原住民的遷徙歷史與生命故事。吳睿然的音樂設計確實十分出色,在融合國樂和布農族音樂的過程中,將兩種特色鮮明的音樂風格匯通的穠纖合度。曲目之間的轉換與鋪陳抑是穩紮穩打,最後一曲轉進《Pasibutbut祈禱小米豐收歌》的時候,由華麗賦歸到質樸的回鋒一筆,更是令觀者屏息而感動。

無論是形式的繁複抑或是內涵的厚實,《越嶺》都無疑是個優秀的音樂跨域展演,但我走出劇場第一個問自己的問題是:《越嶺》算是音樂劇場嗎?

寶島辦桌(臺灣國樂團提供/攝影陳宥中)

如果把同為臺灣國樂團製作的《寶島辦桌》【1】當作對照組,《越嶺》設計了垂墜的舞台裝置、在樂團前後的兩片不同方向(正投、背投)的投影、輔以來自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群眾演員們的表演,《越嶺》的劇場手法可能更為複雜。然而,《越嶺》缺乏樂曲與劇場元素的對話,對我而言,《越嶺》中的音樂還是音樂、劇場還是劇場,而不見《寶島辦桌》之中,不同演出形式之間的交融與匯合。當然,《越嶺》和《寶島辦桌》都值得一看,皆是以國樂為主體的音樂跨域展演,只是兩者之間的確有著十分微妙的形式差異。

燈・影(臺北市立交響樂團&丞舞製作團隊提供/攝影何肇昇)

日前表演評論台先後刊出兩篇評論北市交與丞舞製作《燈‧影》的文章,兩者皆針對「音樂劇場」──這個不算新興、許多音樂團隊戮力耕耘、卻始終難以釐清或辨明的演出形式──多有析論。其中我十分同意顏采騰的觀點,【2】音樂劇場最終還是應該要為音樂服務。但我同時要強調,音樂劇場不應該脫離劇場的脈絡來討論。無論是從創作者或觀眾的角度出發,一個以音樂劇場定義自身的作品或是製作,都應該要把「音樂」和「劇場」納入觀照的整體。對我而言,讓音樂劇場之所以是音樂劇場的關鍵,並不是在於那些導演手法或劇場元素(燈光、舞台、裝置、多媒體……等等);也不在於台上的音樂家到底是站著彈、坐著彈、或是一邊跳舞一邊彈。而是一部「音樂劇場」的音樂部分無論是樂曲、音響、表演型態,都應當無法在脫離劇場手法或架構下成立,否則這部作品/製作【3】就不完全算是音樂劇場。這同時便是我何以認為《寶島辦桌》是音樂劇場,但《越嶺》卻不是的主要原因。

順帶一提,我其實對於「音樂劇場應以音樂為主體」這句話一直有點感冒(請注意我這裡用的是「這句話」而非「這個論點」),並不是我認為這句話有錯,而是這句話背後通常有個沒被說出來的潛台詞──是「音樂以外的東西,都可以不被認真以待」,總之「先求有」再說;然後把舞台、燈光、服裝、影像一股勁地往音樂上疊,眼看它樓塌之際,再把「音樂為主體」這句話端出來,把一部劇場製作應有的結構或統整,冠冕堂皇地規避掉。

很有趣的是,早些時候的音樂劇場,若把節目單翻過來看,很多時候是沒有「導演」這個職位的(抑或是掛「導演」這個職銜的藝術家,其實是樂團指揮或音樂總監)。近一點的音樂劇場製作,才逐漸出現由劇場或音樂劇專業的藝術家擔任導演之職,不能不說是音樂劇場發展的一大進步(至少對我而言)。【4】

在關注音樂劇場的這一年間,我愈來愈深信,在「音樂會」與「音樂劇場」之間,應當還有一樣東西叫做「劇場化的音樂會」,存在於前述兩者劃分的形式光譜的中間。【5】它可能是一部納入劇場手法,複合形式的音樂會製作,但相較於音樂劇場,卻更為聚焦在樂曲的演奏和呈現。無論需不需要一個名稱或概念去定義,重要的是創作者和觀者都應該為自己準備好一個明確的脈絡或定位,再去進入一個跨領域作品。這總好過於用「音樂劇場」這四字,去籠統概括前述所有難以定義的、介於音樂會與劇場之間的各種展演形式。

最後要重申的,音樂劇場之於音樂會,並不代表前者比後者更先進、更精深、更高大上,或者不莊重地說──更屌。作為無數跨領域展演的其中一種形式,音樂劇場從來不是為了「取代」或「超越」既有的音樂會而存在的。更何況,從一場音樂會到一個劇場製作,其背後的時間、物力成本,可能有百千里計的差距。親愛的藝術家們,在進入一個音樂劇場之前,(除了惦惦自己的口袋和時間之外)還是先想清楚把音樂放上劇場舞台的初衷是什麼吧?

註釋

1、蔡孟凱:〈不只是辦桌《寶島辦桌》〉,表演藝術評論台,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36845

2、原文為「所有外於音樂的事件與媒介都應在精神或意念上和音樂統合為一,並且最終都應當服膺於音樂。」摘自顏采騰:〈完整的樂,曖昧的舞:《燈‧影》與音樂劇場的距離〉,表演藝術評論台,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60737。關於此作的另一篇評論為沈雕龍:〈那個「嚇一跳」的允諾《燈‧影》〉,表演藝術評論台,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60710

3、這裡特別使用「製作」這個詞,是考慮到有些音樂劇場的創作,實際上是使用已完成並獨立演出多次的樂曲,例如妮夏‧瓊斯(Netia Jones)所導演,2016曾來台演出的的《孤絕的詠歌—冬之旅》(The Dark Mirror: Zender’s Winterreise)。

4、另一個蠻值得討論的議題是,有沒有可能讓「戲劇構作」這樣的角色也進入一部音樂劇場的創作?或許相較於「導演」能更讓作曲家、音樂家維持自身的主導性?

5、又或許可借用顏采騰在〈月是故鄉明,土是故鄉調——朱宗慶2019擊樂劇場《泥巴》〉中的用語是「含有劇場潛力的複合性音樂作品」,文章刊載於表演藝術評論台,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55814

《越嶺~聆聽布農的音樂故事》

演出|臺灣國樂團
時間|2020/08/08 14: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在特里福諾夫回溯「建築」的過程與材料中,筆者亦深感其演奏缺乏(我更願意理解為不願透露)具備一定個人私密性的情感層面。特里福諾夫固然具備宏觀的詮釋視野、細緻精確的觸鍵,仿若欣賞唱片那樣的無瑕,但我更願意相信那些引人共感的幽微情緒,儘管那未必完美,總能勾人心弦。
5月
15
2024
應該說,臺灣作為沒有古樂學院或科系的非西方國度,也作為吸收外來西方音樂文化的它方,我們的角色本就是、也應是廣納不同風格及特色的演奏家,進而彰顯展現其中的多元性。並且,這個多元性本身,正是古樂在臺灣的絕佳利器。至於在每個演奏會的當下,這種多重學脈的複合、專業與學習中的並置,藝術性和古樂發展的價值要如何取捨,則是演出方自己要衡量的責任。
5月
15
2024
在打開耳朵聆聽、試探的過程中,激發出能與夥伴相融的音色,便是邁向合作的一步。舒曼《詩人之戀,作品48》藉由男中音趙方豪清晰的咬字及語氣,巧妙地運用情感,將音樂帶入高漲的情緒,為這個角色賦予了靈魂。他與程伊萱兩人對音樂的理解是相同的,鋼琴家通過樂器所產生的不同聲響和觸鍵力度,呈現了主角在十六首小曲中面對真愛、從狂喜到冷漠甚至失去愛的過程。
5月
14
2024
作品應具備明確的聲音發展元素,亦即讓音樂設計脈絡是具一致性,而本場演出是由多組短篇樂段串連而成,許多段落未能適當的設計「聽覺終止」,樂段收在漸弱的電子聲響,接著幾秒鐘的空白後,再由器樂開啟另一種「樂句文法」,敘事邏輯相當凌亂、既突兀也不連貫
5月
09
2024
魏靖儀以俐落而精準的換弓技巧,果敢地模仿鋼琴觸鍵,將自己融入了鋼琴的音色之中。儘管在旋律進行中製造出了極其微妙的音色變化,但在拉奏長音時,由於鋼琴底下的和聲早已轉變,即便是同一顆音符,配上了不同的和弦堆疊,排列出不同組合的泛音列,也會展現出不同的色彩,就像海浪拍打岸邊時,每次產生的泡沫和光線都不盡相同。因此,當鋼琴和聲在流動時,若小提琴的長音也能跟上這波流動的水面,必然能夠呈現出更加豐富的音樂景象。
5月
06
2024
《這不是 音樂 會》利用聲響與視覺的交錯,加深了觀眾對於音樂的想像,也藉由超現實的畫作與動態影像結合,捕捉藝術家內心真實的想法。或許,這真的不是一場音樂會,而是戲謔地、哲學地提點我們在座的各位:莫忘初衷?
5月
03
2024
究竟一場音樂演出需要何種劇場介入?這到底是趨勢還是必要?今年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不約而同在四月的第二個周末,同時推出了兩檔音樂、聲音結合劇場的作品,分別是ㄧ公聲藝術《共振計畫:拍頻》與春麵樂隊《後現代登高指南》——沒有明確的戲劇情節、舞台元素與劇場語彙,卻讓人看見音樂與聲音如何「提問」與「建立關係」,而這恰好也是當今戲劇構作(dramaturgy)的核心實踐。
5月
02
2024
單就《空城故事(第一篇)》與《亞穩態》、《晶影(二)》的創作手法,使筆者感受作曲家盧長劍的特別之處——如果多數作曲家的創作如同畫家一般,以音符做為顏料,將繆思在畫布上從無到有地呈現、發展,最後產出的畫面讓觀眾感知,以進入創作者想表達的世界;那盧長劍則更像是一位攝影藝術家,以音符代替相紙與藥水,選用一個特定的視角取景,呈現一個實際的場景或是已存在的現象。
4月
22
2024
所以,我們該如何評價他現今的演奏詮釋?筆者私以為,歷時性地看,從他十餘年前以大賽出道至今,他其實恰好形成了漸進式的變化:從一個圓融和諧、路徑一致的俄國學派鋼琴家,成為面向廣大聽眾、挖掘自身吸引力的「明星獨奏家」。
4月
2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