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家戲的演出與傳承意義《三進士》
十月
25
2019
三進士(薪傳歌仔戲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104次瀏覽
謝孟吟(社會人士)

《三進士》整編廖瓊枝老師於新琴聲歌劇團時期常演出的劇目,為了讓傳統骨子老戲保持劇種的原汁,又能品嚐出不同以往的風味;在加入現代思維以及劇場元素的同時,不但要繼承傳統,更得凸顯新舊思維的結合新風貌。傳統戲曲的舞台上常搬演忠孝節義的故事,而《三進士》的故事更於各劇種皆有傳唱後世的版本,本次演出劇本由劉秀庭編修,試圖在傳統八股的劇情中,找尋更符合現代調性,讓觀眾能更有共鳴。

就筆者觀後最大的感觸便是「人性自私」。劇中主角張文達一心只想進京考試,窮到需由妻子孫瑞娘四處借錢依舊不改其志,第一年考不上不回家鄉,只想繼續求取功名,卻不知家鄉的妻兒苦哀哀,也因此種下孫瑞娘與兩兒分離之苦、受虐之痛。另亦描寫「惻隱之情」,絕大多數人看到孩子絕對會想愛護,劇中編排孫瑞娘帶著孩子借錢,任誰見到幼兒都會不捨。筆者認為編劇劉秀庭在人性的描寫相當細膩,非常有認同感。

導演為劉冠良,薪傳歌仔戲劇團接連幾齣戲皆與他合作,他曾於講座中提到,早期的戲齣皆是「男性為天,女性為地,男性可以擁有一切,女性必須接受一切。」在這些舊思維下,必須找出合理化的點,讓老戲做到精髓傳承。因此與編劇討論後,決定著墨於人性合理化,依現代觀去處理老戲問題。導演將常天保(林祉淩飾)與母親孫瑞娘的關係「冷處理」──從小就被告誡需要照顧弟弟且不能讓母親擔心,在這樣的性格養成下,當母親外出找尋食物,他不會認為母親是因為路途遙遠而不帶孩子同行,加上外在因素(被領養後無時無刻被刻意隱瞞非親生的事實),導致心中怨恨深埋,才有後續不認母親與弟弟對簿公堂之果。

另外,導演在整體過程編排不是一味苦/哭到不行,而是穿插笑點。讓觀眾跟著戲走、隨著心酸與大笑。「哭,愛對心內哭出來;笑,嘛愛對心內笑出來。」傳統戲「無刣奸臣呼人看,觀眾不願散」的精神也在導演笑點編排下,淡化紓解。

在演員方面,本劇主要聚焦三生三旦(張孟逸、古翊汎、王台玲、江亭瑩、廖玉琪、林祉淩),而本篇僅以張孟逸及廖玉琪兩位演員為主要書寫方向。歌仔戲首重於身段、唱腔,劇中大量唱念及身段在在考驗演員功力,「一聲蔭九才,無聲甭免來。」張孟逸(飾孫瑞娘)在多年演出經驗累積的底蘊下,其唱腔更加渾厚飽滿,聲韻情感轉換自如。原行當為正旦的她,在近兩年的「看家戲再現」演出中皆跨行當演繹老旦。她將母親一角詮釋得絲絲入扣,筆者印象最深刻之處為孫瑞娘摘採野菜回歸發現孩子不見後的演繹,從母愛散發呼喚孩子、發現孩子不見的慌再至歇斯底里的狂亂,都可見自身經驗與藝術的結合,細膩程度皆見演員對角色所下的功夫及心力。廖玉琪(飾崔芙蓉),本次演繹全劇最壞的角色,「嘴唸阿彌陀佛,手拿殺豬刀。」演員在其眼神、語調及肢體表演上都十足牽動台下觀眾情緒,其唱腔清亮高亢,近年在演出中不受限挑戰各種角色,值得鼓勵。

薪傳歌仔戲劇團多年來在廖瓊枝老師領導下,相當致力於演員傳承。本次演出除了中生代演員外,廖瓊枝歌仔戲傳習計畫的藝生及108年傳統戲曲人才駐團演訓計畫的藝生亦一同演繹,「以演代訓」,延續技藝傳承,成就一齣好戲。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辦理「開枝散葉系列─輔導民間劇團看家戲製作專案計畫」自民國103年舉辦來到第六屆,筆者認為已越上軌道,成為每年戲迷期待的盛事之一。利用劇團向資深藝師請教戲齣後去蕪存菁,再次呈現傳統戲之美。薪傳歌仔戲劇團在看家戲系列演出中陸續推出《白兔記》、《斬經堂》與《三進士》,皆保留傳統作功、唱念,再改編劇本,嘗試更圓融處理其中不合理之處。今年適逢薪傳歌仔戲劇團三十周年及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二十周年,接連推出大戲展現誠意。期望在而立之年後能更加茁壯,傳承之路更加踏實。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我們可以大膽而粗略的畫出這樣的先後邏輯:臺北先仿效歐陸城市舉辦藝穗節,國內的地方政府又意圖複製臺北的經驗而打造自身的版本。
十一月
10
2022
歷史已一再告訴我們,科技並非全然中性,終究,技術的發展也會顯明它將帶領人類社會往哪個方向去。而正因如此,線上展演的未來令人期待。因為它尚未被清楚定義,所以我們仍處於混沌之中。(林真宇)
六月
30
2022
若疫情真的給了我們什麼,願是留下了創新的形式、嶄新的作品,刺激我們碎片化的感官,並產生新的悸動和理解。它們,或許會陪同著劫後餘生的人們,在改變了的世界裡,持續緩緩向前。(林真宇)
六月
29
2022
或許這場百年大疫裡產生的創意、科技與應變方式,能帶領我們持續思考演出的包容性 (Inclusivity)、多元性、以及文化近用等問題。可以的話,從中領悟些什麼,且讓科技與人文思考引領我們向前走。(林真宇)
六月
08
2022
瓦旦試圖奠基在真實且當下的觀察之上,持續創生屬於自己的當代語彙。於是乎在瓦旦的作品中,我們似乎無須擔憂文化標籤的問題,剩下的問題只餘創作者的路將走得多遠,並且能走到何方而已。(簡麟懿)
四月
21
2022
有目的性地注入特定傷痕歷史與人權議題的語境,以描寫威權體制的痛省為經;以涉及多種性向,甚至是泛性戀(Pansexuality)之流動的愛為緯。(簡韋樵)
三月
28
2022
除了少量的骨子老戲之外,更多的今人之作是一種現代議題的戲曲化表達,其內在的主題已經與老戲截然不同⋯⋯我並不認為「忠孝節義」的主題在今天已經退出歷史舞台,只是我們需要找到價值本身與今日現實的媒合之處。(王逸如)
三月
07
2022
此間戴開成眼神丕變,由坐姿轉為似要起身的跪姿,聳起肩膀,神色凝重,一邊擔起那變沉的無形蓑衣/虎毛,又扮演對虎屋主人說三道四的路人甲乙丙,絕妙程度令人幾乎能感受到市井人聲和深山的風動。(張又升)
三月
04
2022
Guesthouse 演出過的某個場次、每種形式,也如同一間間客房,為未來實體與線上整合的可能性,預留了再訪的空間。(林真宇)
三月
0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