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語言和文字如何談「文學」?以舞蹈再現小說的可能《帝國×3–葉石濤文學舞蹈劇場》
12月
06
2023
帝國×3–葉石濤文學舞蹈劇場〈西拉雅族的末裔〉(雞屎藤舞蹈劇場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33次瀏覽

文 何玟珒(自由文字工作者)

舞台陷落黑暗,童稚的嗓音於空間中響起朗誦觀戲規則。當中某些語句頗具威脅和規訓的意味,孩子的聲音襯出語句的荒謬,劇場中有人忍不住發笑,將諷刺和戲劇效果瞬間拉滿。黑暗中驀地有一束強光亮起,掃視著所有觀眾,那宛若國家權力的視線不由得讓人想起傅柯關於環形監獄和權力的論述。

由鷹架架起的兩層樓高台上傳出小喇叭聲,喇叭吹奏者旁邊有一名台南女中的儀隊成員,身穿儀隊制服操槍。轉場的設計處處是過去台灣戒嚴時期的象徵,透過此等設計揭示《帝國×3–葉石濤文學舞蹈劇場》的核心主題:權力與性別。

《帝國×3–葉石濤文學舞蹈劇場》的主要表演者為七位女舞者和一名男演員,男演員是舞作中唯一較常發聲、具有台詞的角色。在三齣舞作〈福佑宮燒香記〉、〈西拉雅族的末裔〉與〈紅鞋子〉當中,男/女的邊界模糊曖昧、男強女弱的既定印象一再被翻轉,藉舞蹈語彙叩問現實生活當中性別和權力的二元對立是否真的那麼「明確」?在〈福佑宮燒香記〉中,男演員的角色為清法戰爭時的「阿火旦」。阿火旦原名張李成,在戰爭中奮勇殺敵的男人在無戰事時是一名亂彈戲的女旦。舞作的表現中,編導團隊選擇了以「氣質較為陰柔的男性」作為阿火旦的角色呈現。表現美學沒有是非對錯(不如說,如果以「不選擇」或「呈現多種可能」作為一種選擇,那對觀眾來說才會更困擾),舞台下的我不禁思考「阿火旦」的呈現能否有更多可能性?例如他本是一個性別氣質陽剛的男性,但因為其年少而被選作女旦,為了強化、鞏固男性的自我認同才選擇上場殺敵?不過這一次雞屎藤舞蹈劇場選擇以即興、減少語言的方式以舞蹈和肢體來呈現小說文本,如若沒有透過角色獨白,似乎也無法向觀眾道盡張李成的內心轉折。

〈福佑宮燒香記〉一舞中,扮演千金小姐和婢女的舞者以蹺功模擬清時大家閨秀所穿的金蓮鞋,完成整齣舞作,相當不容易。主婢兩人身姿搖晃展現乘轎行路的顛簸,轎夫扛起虛構的轎子,身體重心下沉,以肉身演繹轎子的沉重,說服觀眾相信那無形牢籠的存在。配樂無明顯的節拍,舞者們以呼吸對拍,每一次吐息均展現舞者彼此間的默契,踏步、仰頭⋯⋯每回舞姿的轉換都像是一次小小的即興演出,觀察對方的動作並即時配合、給出回應,由女舞者展演的沉默之舞於焉而生。


帝國×3–葉石濤文學舞蹈劇場〈福祐宮燒香記〉(雞屎藤舞蹈劇場提供)

〈西拉雅族的末裔〉則藉舞者之姿展現陰性力量、母愛和女性自主的意識。〈紅鞋子〉一舞以女舞者「哭著笑、笑著哭」的抽泣與故作開朗的笑聲中拉開序幕,將觀眾帶回那個「悲喜不由自己」的白色恐怖時代。〈紅鞋子〉一舞折射出葉石濤的生命經驗和那時壓抑的時代氛圍,女舞者跳起華爾滋,整齊劃一的步伐中,扮演葉石濤的男演員是當中的異類,舞蹈永遠對不上拍子、動作老是跟不上別人。看似詼諧的肢體語彙潛藏深深的悲哀,讓人笑著笑著就哭了。女舞者在〈紅鞋子〉當中重回自己最熟悉的舞蹈環境,舞姿柔美,表情豐富,七人七色的笑靨聽說是排演時集體即興創作出來的成果。我個人非常喜歡〈紅鞋子〉當中女舞者們展現的笑容,明明都是笑臉,舞者們卻能按照自身對角色的理解將一個簡單的笑容各自做出不同的意義:既得利益者的笑、哭笑不得的笑、涉世未深的笑與強打起精神的笑⋯⋯某種層面上,那些微笑暗示了過去那個時代,庶民百姓的多樣性。歷史的衝突從來就不是二元對立,而是有著更加複雜的多重面向。

雞屎藤舞蹈劇場過去便曾以葉老的小說改編為舞作的經驗,《帝國×3–葉石濤文學舞蹈劇場》的呈現有別於以往團隊設計舞蹈和戲劇各半、較偏重敘事的編排方式,僅取小說文本的一小段改編成舞。若是未曾讀過小說原作的觀眾,或許會有點看不太懂舞蹈內容。但是那又何妨?專注欣賞舞蹈不失為美事一件,誰說改編作一定要為原作服務呢?

《帝國×3–葉石濤文學舞蹈劇場》

演出|雞屎藤舞蹈劇場
時間|2023/11/19 14:30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雖然,在觀看的過程,偶爾會不時閃現暗黑舞蹈(舞踏)的影子。同樣從黑暗醜陋而生,同樣在思考生命與死亡,孤獨與自我。然而兩者不同的是,舞踏以反叛西方美學傳統出發,抵抗當時日本社會情境,使「用異質性的活力顚覆一個宿命的日常規律」【1】為核心,從而透過身體轉化出對生與死,對肉體解放的思考。因此舞踏手近乎全裸,身抹白粉,以蟹足、匍匐、扭曲動作為主是為突破傳統美學。
2月
19
2024
用四年的時間琢磨一股創作念想,以「身體處方」命名舞團方向的莊博翔,將其《㒩怪》為名的創作提案,一路延展成如今四十分鐘的中長篇作品《㒩》。那是非人而夢魘般的身體視覺,牽引著觀者閱讀如《弗蘭肯斯坦》般的哥德式幻象,不僅在神聖性與暗黑中將肉身獻祭,同時藉由「鼠王」此一特殊現象來貫穿現代社會中的親密孤獨與人際間的病態依賴。
2月
01
2024
《㒩》動作風格與主要精神內涵,可說盡體現於「㒩」一字的拆解。人、豕、虫,依序可分別對應在:舞作詮釋不同的孤獨,區別其相似卻複雜之心理情狀;在三人共同體結構各自四肢開展時的代表性動作外形;裸身舞者戴上去五官去毛髮面具的去人化,執行一系列既緩而黏的動作質地,進而製造之蟲形意象。
1月
26
2024
奔放的情緒也帶領作品達到最高潮之片段,在積累著所有人的祝福與賦予觀者無限希望之下落幕,《治癒》的旅途是遙遙無期的,期許燦爛的金黃色泡泡能永遠相伴於悲傷左右。
1月
08
2024
當越來越多人能打破自身對於性別的既定想像/期待,不再被自己對特定性別的投射所綁架,當每個生命可以自在地生長成她/他們喜歡的樣子時,那才真的是理想來臨的那一天。
12月
29
2023
這裡的「對」,它有沒有可能是對答、是對合、是對入、或是對準?於是,在發動這一連串的追問之下,或能為那些被切分的脈絡找到再度整合的對話機會,以此回應我在感受「斷裂」時內心波動的疑問
12月
28
2023
然而,對身處其中的七腳川部落族人與青年來說,於此部落認同重新凝聚的階段,如何將歷史餘燼真正轉化成部落與族人的力量,跨越歷史,找到現當代社會中個人的位置與集體的部落遠景,或為此作嘗試帶出之最深的省思。
12月
28
2023
受到外來文化和資本主義的衝擊,阿美族部落的歲時祭儀出現了巨大的變遷、矛盾與衝突等各種現象。猶如舞台前沿一隻眼睛的影像,以及台上攝影紀錄的展演,彷彿是在控訴和批判這些來自於外部,甚至是內部獵奇的目光和行動
12月
25
2023
《∞-無限循環》為我們揭開了一個深沉的問題,那就是文化瀕臨崩解的原住民族如何可在價值迷亂的現時世界裡自信存在?特別是當前者的文化遭受汙名、傳統祭儀被觀光化的大眾娛樂所取代、所玷污的時候,我們又該基於何種理由,一再堅持和延續這樣一種文化傳統,並且在近乎虛脫的無限循環中尋求渴望的救贖與超越?
12月
25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