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轉身的你與立地觀看的我《再一次華麗,轉身》
7月
20
2020
再一次華麗,轉身(南風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494次瀏覽

梁家綺(專案評論人)


遠遠地,都會公園一隅傳來鼓聲與音樂醞釀,走近一看,精心裝扮的表演者正慎重地做最後確認與暖身,一尊胭脂粉妝的妖嬌大型傀儡偶面對捷運站出口展開雙臂眨著眼睛,彷彿在迎賓宣告:快來快來!這裡將有一場狂歡慶典!

《再一次華麗,轉身》是由南風劇團帶領參加共融藝術計畫【1】的樂齡參與者們所進行的最終成果展演,演出結構為三站定點演出、中間串接以遊行,並融合歌舞與戲劇。點與點間的起始與移動以固定的舞曲作為標誌,傀儡偶接著跟隨表演者移步換位,遊行並非僅是一群人浩浩蕩蕩游移行走,「超級媽媽」行動劇表演者身插色彩繽紛的布幔旗幟,浸潤於音樂、鼓樂、聲音效果,率眾人與大偶過中正一路,再過建軍路十字路口,每一個踏步都近乎可能的隨音樂質地舞動身體,毫不馬虎,非語言的肢體行進與大偶的「押隊」守護,使得儀式感十足。

再一次華麗,轉身(南風劇團提供)

三個定點演出則內涵各異,令人印象深刻的共通性則是表演者面對群眾的自信、高度投入、自在的身體,以及演出者彼此合作的默契。突破過去樂齡長者的演出總是以自身故事出發,這次更多的是這群演出者學習的成果展現。第一站「我的美麗哀愁/我的歌」從校園民歌唱到流行國台語歌曲,人生的經冬歷秋都在歌唱裡重新梳理了,比起卡拉OK金曲串燒,更像是從閃亮燈光舞台轉為公園自然場景的樸實無華版歌廳秀,參與者是彼此的歌隊、舞群與合音天使。「幸福玻璃球」結合廣播與戲劇,探討幸福是什麼?辯證被社會規約下產製的「結婚生子買房買車」是幸福人生藍圖的論述可以如何被再描繪,演員們透過回顧、演繹自身故事重新得到關於幸福的定義;「瘋狂拍賣六人行」則以動物化的角色展開戲劇情節,以超ㄎㄧㄤ拍賣與現場觀眾喊價互動,最後以合唱自創主題曲作結。

無庸置疑,這是一場屬於他們的派對,而相當有趣的是,南風劇團在演出前「徵求五十位後援團,全程看完九十分鐘,跟著我們支持也為她們加油。」在後援團報名表【2】中說明一起從頭到尾參與的觀眾可以蒐集貼紙兌換小禮,並鼓勵後援團攜帶一支素色傘作為信物加入遊行。徵求觀眾作為見證演出者階段性生命歷程展演、陪伴支持與應援的意味更勝於宣傳來看一場精彩的演出。於是書寫此篇文章的同時我思考表演藝術評論在面對共融藝術計畫(或其他偏向於應用類型的戲劇展演【3】)所產出的最終表演究竟應該如何看待?誰是主體?觀眾的角色該是成就表演者嗎?帶領參與者的專業劇場/藝術/音樂/職能工作者與演出、演出者的關係是什麼?在通常以結果論英雄的表演藝術評論裡,過程與結果該以什麼比例被敘述說明?

觀眾與書寫者如我確實在定點定時的演出觀賞經驗體認到理解的有限性。在演出結束後我到建軍跨域基地二樓觀賞此次計畫成果之一的「生命之河」策展【4】,以生命中重要的物件為創作主軸,有個人獨立創作,也有彼此以文字繪畫涓滴連綴而成的蔚然大流,自身的家族史與個人史得以浮現,曾有的疾病苦痛、相聚歡愉、人生挫敗在藝術創作中轉化,於是我才終於對演出者在展演過程中展現出的巨大「華麗感」(服化之精緻用心與慎重、演出者的自信與快樂展現)有所理解,這並非僅僅是一個身體技術、音樂或美術素養的培訓,更重要的是引入職能工作者專業的引導,對生命進行回顧、錨定、重新整理,展開對自我和他人的理解與和解,在知道我是誰、我可以是誰後,每個樂齡參與者才得以立基與此之上重新誕生、轉身與轉生。於是如何慶典、為何狂歡,便在可追蹤的線索裡逐步構出形貌,而觀察的面向與書寫的範疇,自然該因應不同質性的展演而擴充可能的認識途徑。

立地觀看的諸眾或各有到來的理由,有親友應援團,也有受到吸引而駐足的民眾,從捷運站帶著兩個小孩的爸爸,偶然的觀看也就一路跟著走到建軍基地的最後,孩子們專注地坐在滑板車上看著舞台上的刺蝟與小豬你來我往。我認為觀眾並非僅為成就演出者與「加油!」而來(當然見證與鼓勵也是很棒的理由),觀演關係在此應從二元擴展成觀眾、演出者與帶領者之間的多元關係,尋找其中互為主體的可能(或說在其中的流動)。觀眾不全然為了成就他人在街頭奔走,而是演出的可看性留下他們的腳步,是演出者在水準之上的展現同時娛樂也引起觀者的反思;在最終展演中,也可觀察專業的劇場工作者如何幫助整體展演黏著緊密與完整、合理且流暢,是否使戲劇主題更加明確而不致發散無法聚焦、是否在公共空間規劃適當的場面調度而使演出效果最佳化。又,當涉及回溯、重演自我經歷的戲劇,是否確保參與者與自身經驗持有安全距離,如在「幸福玻璃球」有演員扮演自身的失婚經歷,也有演員是在他人的協助演繹下完成對伴侶離世的痛心敘事,在可直視與不可直視之間,可以看見專業工作者帶領操作時所帶有的倫理警覺。

國藝會共融藝術專案從2018年開始設立,南風劇團從第一屆的《美滿無「缺」》到此次的《再一次華麗,轉身》,【5】可看見其與長者工作模式的發展,也突破展演的形式與內涵。回到共融藝術(Inclusive Arts)的精神:以藝術形式關照不同群體及社會議題,共同透過藝術途徑促進多元共融的社會環境,透過友善協助方式,提升無障礙藝文參與的友善環境。【6】樂齡族群作為共融藝術的其中一個範疇,方興未艾,願在深耕後能將資源逐步擴及其他群體,使華麗轉身成為每一個生命的基本可能。

註釋

1、「再一次華麗,轉身」計畫為南風劇團受國藝會支持補助之共融藝術計畫,邀請二十五名年滿五十歲以上的參與者,從2020年四月到六月展開為期三個月,每周兩次的跨領域課程,有戲劇肢體、職能治療、藝術手作、音樂演唱與場景創作等主題,七月四日的演出則為成果呈現。

2、詳參南風劇團臉書宣傳頁面提供的「再一次華麗轉身_後援團報名表」連結,內有對共融計畫與演出的說明:https://forms.gle/saDKa4Ka4EUwJyzE6(檢閱日期:2020年7月10日)。

3、應用戲劇(Applied Theatre)指以戲劇與劇場為媒介,透過專業戲劇工作者與不同群體相互工作,以對話性方式創作,達到社會參與/改革、議題討論的目的,打破藝術創作權力與美學價值標準。詳參許瑞芳、王婉容等著:《劇場事6:應用劇場專題》,台南:台南人劇團出版,2008年。

4、除了成果呈現,另有「紀實影像展」與「生命之河」策展,前者為計畫過程的影片、相片紀錄與花絮、散文書寫記錄等,後者則為參與者的繪畫、裝置藝術創作作品展覽。

5、國藝會2018年第一屆共融藝術計畫的成果與書寫記錄可參閱國藝會專案補助成果:https://archive.ncafroc.org.tw/result/project/list#!。2019年第二屆獲補助之計畫則可見:https://www.ncafroc.org.tw/news_detail.html?id=53343

6、詳參游富凱:〈表演藝術回顧現象2:文化部推動兩廳院領頭,劇場共融熱鬧展開──改變軟硬體思維,打破身與心的高牆〉,《PAR表演藝術》第324期(2019年12月),頁76-77。

《再一次華麗,轉身》

演出|南風劇團
時間|2020/07/04 16:30
地點|高雄衛武營捷運站3-5號出口一帶至建軍跨域藝術基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若實體劇場或展演的特性是一種「當下的交集」,一群人一同經歷這段故事,這段共同的經驗能將個人的故事轉化爲集體的記憶,尤其是本劇中舞台上的演出並不是希望去「留住」事件,而是成為「喚起」記憶的角色,因此,觀眾在當下能不能產生「共鳴」就相當重要。
6月
25
2024
若《強迫意念》有什麼深意,甚至是近乎奧義的,那應是與神同行的性戲耍,而不是性論(sexuality)或性意識的流動與多元性,因為那種設定過於簡單,也是當代社會日趨常規的議程,就像酷兒與性多元的社會議題是日益被接納,即使有淪為主流社會的窺奇之虞,也無礙於它被肯認的生命價值。
6月
20
2024
感受是濃烈的、先行的、帶有詭譎恐怖氛圍的,沈浸式的形式是成立的,而且因為劇院的大空間與神秘感,較真正的沈浸式演出距離上更為舒適,如果說劇名所呈現的概念是此次創作的核心,那這齣戲可以說是面面俱到的貼合主軸,唯有結尾若沒有一個真正的結束或謝幕,我方能更加舒暢的說出我剛剛在劇院中經歷了《幹!卡在中間》。
6月
20
2024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
在實際經歷過70分鐘演出後,我再次確認了,就算沒有利用數位技術輔助敘事,這個不斷強調其「沈浸性」的劇場,正如Wynants所指出的預設著觀眾需要被某種「集體的經驗」納入。而在本作裡,這些以大量「奇觀」來催化的集體經驗,正是對應導演所說的既非輕度、也非重度的,無以名狀的集體中度憂鬱(或我的「鬱悶」)。
5月
27
2024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