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一處透光的人生舞台:2022逆風計劃《赤子之心》
九月
01
2022
赤子之心(差事劇團提供/攝影張育瑋)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81次瀏覽
楊美英

坐在大禮堂形式的空間中,讓人聯想起學生時代集會聽講的身體經驗。鏡框式舞台上已經陳設完成:白色大天幕投影了今日演出活動的標題,並於觀演時提供表演內容的文字訊息;舞台左右兩側各有兩個高矮不一的門框,是主要的裝置設計,也成為後續表演過程中的重要道具,並產生可能的視覺象徵意義。

這是一場限定觀賞對象的表演。觀眾席大致為三類參與者:2022逆風計劃戲劇工作坊學員們的家屬親友、勵志中學教師與法務部、教育部等相關長官、接獲邀請並事先登記的觀眾們。在走入演出所在的中正堂之前,我們必須先經過鐵門管制,交出個人的手機、包包等。觀眾所在的校園,最早原稱「臺灣省立彰化少年感化院」,六十餘年來歷經多次名稱與機關體制的變革,至2021年正式改制為矯正學校「勵志中學」【1】。即將登場的演出,乃是所謂本年度「逆風計劃」【2】經過為期半年的戲劇工作坊產出的成果【3】。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與傷

演出開始。從後方傳來沉緩柔美的歌聲「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一名少女自彈吉他自吟唱,行經觀眾席的中間通道,燈光一路隨她走上舞台,啟動整場的「序章」;工作坊的少女學員們穿梭、流動於舞台上,先後輪流、疊聲說著:「我是誰,我在哪裡,要去哪裡,我身在何時?我在尋找,我想追尋,我想追尋⋯⋯我以為⋯⋯相信我吧,我以為,我是值得被愛的」【4】

赤子之心(差事劇團提供/攝影張育瑋)

如是的提問,可說貫穿了整個作品,也可說是大多素人戲劇培力常見的起始點;是以筆者長期觀察的重點在於,每一次不同的社群成員通過藝術介入的計劃實施,如何於期末成果類型的舞台上完成「融入現實生活之素材」,簡言之,她們將會以什麼樣的身體表演美學發展,會選擇什麼樣的故事予以再現、重組、甚或拼貼、變形,進而從中展現劇場藝術行動為成員帶來了什麼改變或是蘊藏未來可能改變的動力

《赤子之心》的節目單列出五段表演文本:序我是誰?、第一章我的家庭真⋯⋯、第二章沒有靈魂的世界、第三章手中線…、第四章英雄的冒險旅程。整場以詩意的風格,表達了這群年輕孩子們內心的痛苦與期待、關於過往的創傷和困惑等,如安排一個女孩持續以陶笛吹出熟悉的旋律「我的家庭真可愛」,旁邊幾個女孩以肢體動作和少許語言對之進行挑釁或笑弄,形成讓人有感的反差。

除了運用簡易的童謠,藉以傳遞戲劇角色的心情,同時也運用大量表述內心世界吶喊的語言,如第二章,表演者邊移動著舞台上的木框邊大聲說著「如此渴望、害怕失去⋯⋯找不到一條回家的路、追尋/孤獨⋯⋯流浪⋯⋯」【5】,在全篇編劇不做(或者也是不宜)精確情節敘事的前提下,達到表演企圖傳達的訊息,以及舞台表演的渲染力。

筆者以為,這個呈現的表現形式應可歸類小劇場美學風格,簡易的舞台和道具,焦點在於工作坊學員的身心開發與共同完成;或許場上的表演語彙,如某些肢體動作、口白帶有幾分生澀,但整體的表演能量相當飽滿,適切的映射出此次戲劇培力計劃的階段性成果。一如序章的最後,由大家一起捧接一名少女猛然向後傾倒的身體,不僅給了當下她的心聲「我以為,我是值得被愛的」一個表演上的回應,更是一個有力的舞台調度,同時間筆者感覺到這也是劇場活動開發團體動力「信任遊戲」會有的畫面。

赤子之心(差事劇團提供/攝影張育瑋)

雙方同在的溝通與對話

在大約五十分鐘的觀演過程中,許多時候因著台上表演者的青春臉龐所訴說的話語、及其透露的某種生活遭遇的嘲諷、挫折、拋棄等暗黑經驗的輪廓,讓身為觀眾的我感到心痛、同悲,特別是第三章手中線⋯⋯。

「手中線⋯⋯」該場,除了原工作坊學員,還增加了從觀眾席走上舞台的四位表演者,分別以姊妹、母女、勵志中學輔導員、本次演出製作人鍾喬的立場,一邊推動舞台上的四道木框,一邊說出對應其身分背景的話語,殷殷切切的勸解和叮嚀、祝福;這四人顯現孩子們身處於家庭社會架構中重要的人際關係,同時隨之也可能存在的僵持、緊繃、誤解、期待、壓力⋯⋯在展演的此刻,雙方同在!而且,透過舞台上的互動,似乎也做到了原本真實生活中不容易出現的溝通、對話。

對於台上的年輕女孩們,在表演中,與現實生活中的重要人物進行了真實的情感交流;而對於台下觀眾席間的學員親友,或許也正在通過他人的表演而有自我凝視、反思的歷程。當時即使自己努力保持客觀理性,仍不免感動而眼眶濕潤,也看到了台上台下都淚光閃閃,一齊聽見這場收尾的話語:開門吧!孩子,加油!

赤子之心(差事劇團提供/攝影張育瑋)

在這個舞台上,來自現實世界的故事已被轉化為表演文本的基底素材,但舞台不可能等於現實,角色的真實或是情節的真相,亦非必要重點。那麼,筆者相信,對於這場戲劇培力計劃期末成果而言,完成了劇場藝術行動的這群年輕孩子們,在舞台上執行自我展演/扮演他人的時刻,或許開始感覺到對自我身心表達能力的成長與信心,要多過於作為一個演員的角色表演意識。接下來,筆者期待的是,在這段劇場排練、身心開發的限期計劃之後,能否一如最後一段所演,少女學員們可以結束被壓制在白布下的扭曲、掙扎,可以站起、慢慢摘下遮去臉龐的面具,伴著學員小溫的創作樂曲,帶著自主/主體改變的意念、決心,面對這個世界的觀看,自許「把壞的故事,留在回憶裡沉澱」【6】。

筆者認為,通過生命敘事與劇場身體書寫,李秀珣導演的《赤子之心》,其發展與實踐歷程,為這群少女們打造了一個可能會讓人生透光的舞台【7】。

註解:

  1. 參見勵志中學官方網頁「歷史沿革」https://www.chr.moj.gov.tw/15824/15826/15838/1035607/post。相關敘述如下:本校創設於中華民國45年9月16日,原稱「臺灣省立彰化少年感化院」,隸屬於臺灣省政府社會處,48年改稱為「臺灣省立彰化少年輔育院」。70年7月1日改隸法務部,並定名為「臺灣彰化少年輔育院」,民國100年1月1日因應法務部矯正署成立,機關改隸,全名更為「法務部矯正署彰化少年輔育院」,民國108年8月1日因應改制矯正學校成立之準備,設置「誠正中學彰化分校」,民國110年8月1日正式改制為矯正學校,全名更為「勵志中學」。
  2. 參見紀慧玲文章〈飛越第五面牆吧!《迷途羔羊》、《緊急出口》〉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31189。相關敘述如下:此系列活動,可追溯及2016年差事劇團首次進駐誠正中學青少年感化教育場所,帶著十一名校生進行五個月戲劇工作坊,自2017年開始,正式以此為名:「逆風計畫」,差事第三次協助誠正孩子演出《緊急出口》。2018年也同步擴展到彰化少年輔育院,在「逆風計畫」與差事團隊陪伴下,彰輔孩子(女孩)同樣同步演出第一部戲劇作品《迷途羔羊》。
  3. 為期半年的戲劇工作坊,差事劇團的工作團隊與校方輔導老師等,以及該校的16位學生共同討論發展表演文本,而且演出人員尚加入部份學生之家人及班級教導員,完全融入現實生活之素材。參見勵志中學官方網頁「最新消息」https://www.chr.moj.gov.tw/15824/15956/15958/1199779/post(發布日期: 111-08-23)相關敘述如下:本校與差事劇團曾於2018年《迷途羔羊》、2019年《囡》、2020年《那個她,那個我》合作演出,故今年再度邀請該劇團的團隊入校,進行為期半年的戲劇表演教育,課程包含身體訓練、自我探索、故事採集、劇本發想、排練等單元。《赤子之心》之編劇與演出方式,不同於一般戲劇,劇本由劇團與本校參加演出的16位學生共同討論決定。演出人員尚加入部份學生之家人及班級教導員,完全融入現實生活之素材。
  4. 此處所引表演內容使用的文字,來自個人觀演過程的隨手速記,僅供本文討論參考,並不等於演出團隊的劇本。
  5. 如上。
  6. 如上。並略補充在表演者困在白布下的掙扎一段之前,觀眾聽到了一段她們的心聲「如果重新來過,我想追尋,追尋那個……不畏懼世界,多少風雨……」
  7. 關於導演李秀珣對於「逆風計劃」的工作理念,可參閱 〈劇場-面對世界的身體部署與行動姿勢〉《人間思想》26期20210801頁229-258。

《赤子之心》

演出|勵志中學、差事劇團
時間|2022/08/19 14:00
地點|勵志中學中正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戲劇行動的介入,代表我們的同情,不應該僅止於情感的支持,而是從自我的改變、解放開始,拓展我們對個人生命、家庭、親職、教育、價值、未來的多元想像,是不是真能尋回「赤子之心」,我不確定,但,持續探索冒險,才是重要。(陳正熙)
九月
01
2022
做夢者與付出代價者是一樣的人嗎?做夢的人,是巨大而看不見臉面的國家機器,是在社區中漫步時擦肩的居民,還是面目模糊的諸眾?
十二月
06
2022
他是一位來自過去,同樣也來自未來的幽靈訪客。刻意又不經意,「祂」的出現(apparition)背對訪客,卻同樣是面對訪客的鏡像,質疑:你所為何來?
十二月
06
2022
此次《轉生》的演出中,並沒有發展「流動性」面向,似乎依舊在男人—女人之間打轉,每每將要跳脫時,又彷彿被一隻無形之手拉回舊有框架內,尤為可惜。
十二月
04
2022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
雖嘗試解放兒童劇長久以來被桎梏的稚氣可愛模樣,但我們要如何不矯柔造作的解放這個被成人僵固想像已久的模樣,純任天真自然去和兒童的想像接應,這是兒童劇創作者永遠要先面對審視的本質問題。
十二月
0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