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之間,歷史流轉《掌中家書‧朱一貴》
3月
02
2021
掌中家書‧朱一貴(長義閣掌中劇團提供/攝影張瑞宗)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23次瀏覽
許仁豪(2021年度駐站評論人)

這是一齣結合舞台劇與布袋戲的演出,情節線兩條,一條是長義閣掌中劇團的團史/家族史,另一條是編劇陳崇民新寫的「鴨母王朱一貴反清起義」偶戲,兩條情節線交織發展,相互映照,如同節目冊所說,試圖讓「偶戲滲入人戲,人戲成就偶戲,人偶逐漸交融瓦解」。以偶戲人物的多舛命運,比喻做戲之人的世道浮沉,並非創舉,電影大師侯孝賢的《戲夢人生》就是一個經典案例,以國寶李天祿的藝界人生輻射台灣歷史的幽微曲折,在侯孝賢標誌性的長鏡頭與慢節奏裡,乘載庶民文化記憶的台灣布袋戲,在人偶命運的輝映下,永恆成了見證時代印記的不朽藝術。只是《戲夢人生》追求的是影像藝術對時間的哲學性沉思,不以曲折跌宕的情節為本;《掌中家書‧朱一貴》終究以戲劇說書為主軸,在新編的朱一貴本事,寄寓主創的史觀──在歷史流轉下,庶民素樸的生存之願。

編劇選擇以朱一貴的故事來映照劇團的家族史,實是因為長義閣曾經以《南臺灣風雲(鴨母王朱一貴)》一劇獲得台灣省南區戲劇比賽的特優獎。換言之,此劇標誌著劇團的藝術成就,宛若定目劇一樣代表劇團的創作精神。編劇開挖朱一貴歷史的深廣度,從中找出接合劇團歷史的可能面向,以「其實阿公和朱一貴一樣,都是同一種人!」一句台詞,點出了人戲與偶戲之間銜接的理由。這是劇團第二代傳人黃俊信對第三代黃錦章訴說之語,在情節脈絡裡,算是家族史敘事危機爆發的高潮之處。全劇以黃錦章的旁白開展,娓娓道來家族戲班如何開始、演變、傳承,到了他的青年時代,台灣錢淹腳目,流行文化開始占領一切空間(以KTV唱〈追夢人〉的場景呈現),時代價值觀的劇變讓他傳承偶戲的意志動搖,父親的一席話改變了想法,而此劇即時的推出,更挽救了長義閣當時岌岌可危的命脈,使得戲班浴火重生,再翻新章,見此戲文對長義閣的價值與意義,不言自明。

因此,編劇重新演繹《南臺灣風雲(鴨母王朱一貴)》,透過此歷史人物的新詮,來註腳戲班的藝術精神,自然可期。編劇陳崇民向來擅長透過多方史料的對比閱讀,重新闡釋史觀,然後以戲說史,將歷史人物的多元面貌,以新編的戲劇張力重新展現。戲中戲〈朱一貴〉也是如此,在編劇的重新演繹下,朱一貴成了一個庶民英雄,他抵抗清朝官府的腐敗,帶兵起義,以反清復明為旗幟,訴諸古老的忠孝節義倫理價值,燃起了眾人追尋烏托邦的集體意志。但是編劇並不只滿足於改寫官方歷史,翻轉民變草莽成為革命英雄,將戲寫成了立碑做傳之作。他進一步虛構了花姐、阿春……等環繞朱一貴的草根人物,強化了朱一貴與杜君英的爭霸矛盾,把亂世英雄的水滸故事,寫成了浮世求生的眾生百態,權力空隙裡的王朝,成了庶民的兒戲,群眾貪生怕死,其小奸小惡俗世面貌,自然呈現在許多插科打諢的巧妙橋段,比如花姐玩賞戲服、扮演權貴,又比如婦人乘轎逃難、亂搶黃金,這些亂世浮生的甘草人物,在政權遞嬗的夾縫裡生存,個性投機而顯得猥瑣低下,卻又懷著素樸的太平願望,顯得可愛而令人憐憫。如同清兵入城後,因穿錯朝代服飾而被殺頭的投機小民,在面臨死亡前,慨然問天:「原來想活下去也是一種罪!」

編劇重新詮釋歷史,注入了一個庶民的史觀,在歷史更迭的暴力裡,他透過亂世浮生的人性百態,寄予了一個草根人物只求生活太平的素樸願望,於是在朱一貴本事的最後,讓阿春帶著他的遺腹子,望向遠方太陽白雲,展望一個海清河晏的太平盛世與自由人生。

或許因為這樣的史觀訴求過於強大,意念先行,把長義閣家族史的敘事都剪裁到了布袋戲歷史演義的敘事結構裡。在目前的結構裡,朱一貴的歷史演義有點壓倒長義閣的家族敘事。家族史的敘事以〈林沖夜奔〉開場,闡明水滸的義民精神如何吸引第一代傳人黃坤木到傳奇的戲先生許精忠門下,讓民間精神定礎了長義閣的開端。此後,每一個家族史的轉折都扣緊台灣近代史以來的政權更迭節點,皇民化時期因禁戲而奔波逃難,緊接著是國民政府遷台後的二二八與白色恐怖,高壓肅殺的政治介入,讓第二代傳人放棄第一代的說書傳統,進而衍生出去歷史、去政治的金光戲,這些因政治事件而編寫的家族場景,一再用來凸顯戲班做為一個掌中戲團,庶民求生性格的韌性與毅力。

掌中家書‧朱一貴(長義閣掌中劇團提供/攝影張瑞宗)

做為一齣承載大歷史痕跡的戲史,《掌中家書‧朱一貴》其實是十分稱職的。除了上述因為政權打壓,進而讓布袋戲產生流變的文化記憶之外,一九八○年代台灣經濟高速發展後,大眾流行文化如何全面改造庶民生活的樣貌與意義,甚至影響長義閣戲路的過程也被寫進了劇情,讓我們看見劇團如何在政治與經濟力量的持續變動之中,依舊存活下來,最後可以現世安穩地吃上一桌團圓戲飯,證成朱一貴歷史演義所寄託的史觀願望──活成一個創造歷史的人,而不是一個被歷史左右命運的人。

劇團的小歷史篇幅與朱一貴大歷史在目前的結構裡,有點不成比例,人戲的部分變成了一個妝點偶戲的框架,尚未達到節目冊所說,人戲與偶戲交融,相互滲透的理想。家族史的敘事太貼近歷史(尤其是爭政權遞嬗史)的軌跡脈絡,讓劇團命脈的存活變成了歷史倖存者的證言(清兵破城後連砍人頭的場面調度疊加尤其強化這樣的感受),如果可以開挖一些劇團家族史裡,看起來沒有勾連歷史大是大非,但卻牽動常民吃穿用度的酸甜軼事,以此映照新編演義裡甘草人物的眾生百態,整齣戲的結構才會更平衡,在歷史的公與私之間,非常暴力與尋常苟活之間,如何找到適當的分配比例,家族演義才不會變成歷史演義的註腳。

《掌中家書‧朱一貴》

演出|長義閣掌中劇團
時間|2021/02/21 14:30
地點|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長義閣掌中劇團不斷地打開自己的界限,甚至連自己私密的家族史,也成為創作的題材方向,著實令筆者佩服於他們的創作企圖。坐在劇場空間的筆者,見著他們突破自己的演出底線,在台上展現青澀演出技巧,其目的單純是為了吸引更多人理解布袋戲可以呈現的趣味。筆者不禁思考,究竟是劇場的各項技術,打開布袋戲從業人員對布袋戲的想像?還是身為觀眾的我們,已經喪失藉由操偶師展現戲偶的靈巧動作,讓觀眾產生觀戲的恣意想像能力?(劉祐誠)
2月
25
2021
兩個家庭,五種意識,一場抗爭,一座村莊,一位說書人成就了《冒壁鬼》的故事,試圖以故事面對白色恐怖的創傷。《冒壁鬼》披上民間文學的外衣,平和重述曾經不能說的灰色記憶,不過度渲染事件張力展現出奇妙的彈性。歷史重量因此被轉化成非教條形式,釋放歌仔戲的通俗魅力。
4月
18
2024
飾演本劇小生「許生」的黃偲璇,扮相極為清俊(甚至有些過瘦),但從他一出臺即可發現,腳步手路的力度相當妥適,既非力有未逮的陰柔、也無用力過度的矯作,使人眼睛為之一亮。黃偲璇不僅身段穩當、唱腔流暢、口白咬字與情緒都俐落清晰,在某些應該是導演特別設計的、搭配音樂做特殊身段並且要對鑼鼓點的段落,竟也都能準確達成且表現得很自然,相當不容易。
4月
18
2024
許生在劇中是引發荒謬的關鍵。角色被設定成因形色出眾備受喜愛的文弱士子。在許生的選角設定上,相較於貌美的乾生/男性生行演員,由坤生/女性生行演員進行跨性別扮演更形貼切。坤生/女性生行演員擁有介於兩性光譜間的溫朗氣質,相對容易展現出唯美質感;也因生理女性的先天優勢,與歌仔戲主要受眾女性群體有著更深刻的連結。
4月
18
2024
青春版《牡丹亭》刪修版的三本27齣,在20年來的不斷演繹之下,儼然成為當代崑曲作品的經典代表。一方面它有別於原著的質樸鋪陳,其加入現代美學的藝術概念,包含舞台設計展現輕巧變化,投影背景增加環境轉化,華美服飾提升視覺美感,舞隊互動帶來畫面豐富⋯⋯
4月
12
2024
以演員而言,現今二十週年的巡演仍舊為沈豐英和俞玖林,或許與當年所追求青春氣息的意義已然不同,但藝術的沈澱與累積,也讓崑曲藝術能真正落實。上本戲對沈豐英而言相當吃重,幾乎為杜麗娘的情感戲,前幾折的唱念時⋯⋯
4月
12
2024
然而,該劇在故事的拼接敘事呈現得有些破碎、角色的情緒刻畫有些扁平,沒有足夠的時間,展現整體故事表現的豐富程度。《1624》試圖再現歷史故事,並用不同族群進行故事發展,值得肯定,但本文希望針對歷史時間與觀點拼接、表演形式的拼接、與巨大美感的運用方面,進一步的提出以下的思考。
4月
08
2024
兩人初見在彩傘人群迎城隍,而江海的反擊/重生在假扮鬼魅還魂向白少威討報;戲裡以民俗儀式意象接地,戲外特邀霞海城隍廟主神城隍老爺及城隍夫人賞戲,戲裡戲外兩者巧妙呼應下,與大稻埕形成更強烈的地景連結。
4月
04
2024
反觀《借名》,抒情由內心情境的顯影表現,確實凸顯劇中人物行動的心理狀態,但密集情節讓這些設計難以察覺,更偏向填補場景過渡的接合劑。在唸白方面,使用大量四句聯提示角色身分背景資訊,末字押韻加強文字的聲調起伏自成音樂感。
4月
0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