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動的木乃伊---賴翠霜舞創劇場《Dream Me:清醒夢》
7月
17
2022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71次瀏覽

郭錦秀(社會人士)


被逼不死的,必能更豐盛地活著!

《清醒夢》是賴翠霜舞創劇場⟪Dream Me⟫三部曲中的第二篇章,也是意象色彩最為濃厚的篇章。

主角於鏡台前洗臉,無縫接軌前一篇章《壓力夢》收尾於鏡框內。

鏡中驚現父權幻影,說教的臉孔疊影於自己的鏡像上,逼得主角遁逃至床。當軟床幻化為水之際,儼然是主角洄游子宮、尋求庇護的起始。

一連串水中晦澀的意象包容了觀者各自的解讀。如:水中顛倒對坐的兩個無臉人,進行著沒有獎懲的猜拳;究竟是自我的內心掙扎,抑或是洄游路上掛念著無意義的輸贏,或者只是回首兒時純粹的樂趣。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妙的水晶球,如實鏡射了觀眾的內心。

洄游過程的掙扎、奮鬥, 連同水底的一切波瀾,終於在竄出水面深吸的一口氣中,畫下句點。回歸子宮,阻絕了紛擾,像個閉眼安住的胎兒。

鏡頭緩緩移入清醒的自己,靜坐巴士中,睜眼目睹窗外這一切。回過神來,窗外羊水已成等身荒草。

巴士,一種沒有自我路徑、必須集體前行的密閉載具,成為《清醒夢》最主要的場景,在精神與實物上完美複製辦公室意象。

座位區冒出一雙雙「打字手」, 往身上、臉上爬行,使全身不得鬆懈。每當主角肢體斜傾鬆軟 ,立即被一動力彈起,在輕快俏皮的音樂聲中,建構了熟悉的辦公室風景;臥、立來回間既美又淒,也逗出了觀眾的苦笑。

接下來是最能呈現舞作精神意涵的一幕:舞者不帶表情正立於鏡頭前,以雙手包覆身軀。緊接著一個又一個無臉的自己從背後繼續包覆。被多個自己綁架的身軀和臉龐在狹隘閉鎖的空間中,宛如墓穴裡的木乃伊,但卻是有著靈動雙眼的木乃伊。

只要靈魂之窗還有縫隙,靈魂就不會放棄。奮力撐開束縛,背後出現三尊遙散的無臉頭身。雖是自我的形象,卻也如希臘神話中的地獄三頭犬,看守著伺機竄逃的魂魄。

諸相由心,看守與桎梏自己的,從來都是自己;而能解放自己的,也只能同此一人。

斗室內,生命努力拼搏著:儘管騰空走路,走不出進度;如彌猴般攀爬、飛躍,飛不出人工叢林。然而,安然回坐後,攀沿上肩的打字魔手,此時已可輕鬆撥去。瀟灑拍拍肩上的塵污,此刻的自己已然不同。

一個漂亮的後仰翻轉,主角回到洗臉台前,抬起浸濕的臉龐:清醒了,也明白了。 順著臉龐滑落的水珠 ,想必包含了夢中奮戰的點滴汗水。

《清醒夢》之所以特別令人激賞,除了調性輕快幽默,意象豐富、深具內涵與啟發之外,若將每一畫面拆解重疊,其視覺效果將特別像一幅磅礡、震撼的立體畫作:橫豎排列且斷點清楚的肢體線條,搭配節奏、色調暢快鮮明的攀爬與翻轉曲線;輔以幾處前後錯落、色澤淡黃、微亮的點狀打字手,以及暗棕色散落座位間的三個無臉頭顱;最後,在漫天失焦的荒草與羊水穿流中,被層疊綁架的木乃伊出現在畫中最醒目之處。

如此豐富與經典,值得凝視與品味。

凝望木乃伊的束縛,不禁懷想:束縛是為了重生;重生後的法老若有機會與自己的乾屍相遇,必然感謝當初麻布的緊裹,以及靈動而不放棄的靈魂!

《Dream Me》

演出|賴翠霜舞創劇場
時間|2022/06/03 20:00
地點|ACCUPASS Live線上錄播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如果說,典型舞蹈演出在現場據點釋放出感染力,舞蹈影像於此所展示的視覺情景,交融現實和夢境,使各種繁雜的思緒、逝去的記憶,皆化入身體,突顯內在難解的感覺和經歷。(謝淳清)
6月
23
2022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解構,不結構」,是編舞者為當代原住民舞蹈立下的休止符。編舞者細心梳理原住民的舞蹈身體在當代社會下的種種際遇,將其視為「符碼的」、「觀光的」、「想像的」、「可被消費的」,更是屬於那位「長官的」。走光的身體相對於被衣服縝密包裹的觀眾,就像一面鏡子,揭示所有的對號入座都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陷阱,所謂的原住民「本色」演出難道不是自身「有色」眼睛造就而成的嗎?
5月
09
2024
可是當舞者們在沒有音樂的時刻持續跳大會舞,彷彿永無止盡,究竟是什麼使這一切沒有止息?從批判日本殖民到國民政府,已為原民劇場建構的典型敘事,但若平行於非原民的劇場與文藝相關書寫,「冷戰」之有無便隔出了兩者的間距。實質上,包括歌舞改良、文化村,乃至林班歌等,皆存在冷戰的魅影。
4月
30
2024
另外,文化的慣習會在身體裡顯現,而身體內銘刻的姿態記憶亦是一種文化的呈顯。因而,透過詳實地田調與踏查的部落祭儀資料,經由現代舞訓練下的專業舞者的身體實踐,反而流露出某種曖昧、模糊的狀態。
4月
29
2024
存在,是《毛月亮》探索的核心,透過身體和科技的交錯呈現,向觀眾展現了存在的多重層面。從人類起源到未來的走向,從個體的存在到整個人類文明的命運,每一個畫面都映射著我們對生命意義的思考。
4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