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何處來?京劇又該往何處去?《武動三國—她的凝視》
1月
27
2022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004次瀏覽

吳依屏(專案評論人)


國光劇團推出的年末大戲《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帶給觀眾十分豐富飽滿的內容,但同時又迫使觀眾無可迴避地意識到,京劇格式及內容所面臨的障礙與挑戰。這種在既有內容盡力呈現,卻又在框架突破方面遭受打擊的衝突感,構成了觀眾在欣賞本劇時的快樂與折磨。

精湛的武戲

首先,在內容方面,國光編劇小組利用三國故事中,僅佔少許篇幅的女性角色作為引線,串起可以展現傳統精彩的武打戲的內容,來點出「武動三國」的題旨。因此,觀眾得以充分享受京劇演員們扎實的唱念做打,一連串的折子戲,包含:趙雲《長坂坡》、馬超《戰冀州》、張飛《蘆花蕩》、關公《活捉潘璋》等,可說是讓觀眾看得眼花撩亂、目不暇給。如果是喜愛京劇武打戲的觀眾,一定會喜歡堪稱三國武將點將錄般刺激的《武動三國》。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藉由傳統武打劇目的完美呈現,較為年輕,或者對京劇較不熟稔的觀眾,能透過劇中的翻滾跳躍、身段姿態,看見發京劇的魅力所在。可以說,本劇開拓了在新編京劇以外,傳統京劇另外一條,有機會吸引到現代觀眾的可能路線。然而,當沉醉於三國武將們矯捷身手的同時,我們不能忘記這齣戲的子題——「她的凝視」。此一子題,點出了三國歷史中少得可憐的女性存在。節目單中同樣指出「三國裡的女子,幾乎忘了自己是誰,⋯⋯ 存在只是為了突顯舞台上的英雄⋯⋯  一將功成萬骨枯,有誰留意過『她們』的身影? 」

空乏的女性角色

由於劇名,觀眾容易懷抱著對於,這齣戲將會針對三國女子,進行較為仔細多元之討論的期待而買票看戲。然而實際上,此劇並未有特別突破性,或者大篇幅針對三國女性角色的展演呈現。我們看到的僅僅是三國女性名人,如糜夫人、甘夫人、孫權之妹、小喬等人的短暫現身,她們在劇中所佔時長不長,戲份不多,她們在舞台上作為裝飾點題的功用,諷刺地重複了她們在真實歷史上的縹緲虛無。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糜夫人一樣投井救阿斗。小喬同樣嫁公瑾,我們看到的只是這些女性短暫一生中,某個被選取出的所謂高光時刻,而她們的完整生命敘事,觀眾一樣無從得知。所以儘管此劇在題目上試圖做出為女性發聲的努力,然而在實質內容呈現上,還有一大段可以努力的空間。

除了女性議題討論的貧乏之外,此劇點出另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是:京劇該如何與現代年輕的媒介載體融合,以延續藝術生命?這個問題在國光最近的作品中一直無法被妥善處理,導致劇場呈現的藝術性及戲劇性遭到壓抑,本劇這樣的問題又再度浮現。

現代與傳統的斷裂

行銷視覺宣傳以及開場中,觀眾看到一個角色的電玩化呈現,然而角色的電玩化真的僅僅作為視覺效果呈現而已,並無其他藝術的實際運用。而此劇唯一被年輕化/電玩化處理的人物是孫尚香。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國光劇團提供/攝影賴慧君)

我們從她的衣著、表演都可以看出這個角色不同於此劇中其他角色的痕跡。然而這樣將現代風味濃厚的角色,放置於京劇舞台上的嘗試,帶來了尷尬、生硬、格格不入的效果。她的服裝弔詭的符合傳統電玩遊戲中的女性形象:若隱若現地露胸露腿,與其他穿著傳統京劇行當的角色一起登場時更顯尷尬。而孫尚香的一場勁歌熱舞,雖然配合著傳統舞槍的內容表現,然而唱法及歌詞上的現代化(例如演場:我就是三國絕世小妖姬,等等),反而強化了這種形式與內容的衝突感,使得這場表演的氛圍明顯斷裂。

由於文本及媒介的處理選擇,《武動三國—她的凝視》顯現的問題實屬不少,然而這樣的挑戰仍是值得嘉許的。在國光劇團試圖延續,甚至再創京劇新生命的努力之下,觀眾有幸能以自己的角度欣賞一齣武打佳作,並且共同思所一個時代下的宏觀問題:接下來,京劇該往何處走?

《武動三國—她的凝視》

演出|國光劇團
時間|2022/01/21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或許是在現代與劇中角色相互對應之故,讓人不知道究竟是哪個「她」的凝視?是出自於現代京劇女演員的?還是沉在井中獨自望著歷史軌跡的糜夫人?
2月
24
2022
《武動三國》為「女性」及「小人物」發聲,顯示國光試圖以淺白的手法闡述其對歷史編纂法的深刻反思及展現文學批評的內涵,是將中國文學研究「深入淺出」的一次嘗試。
2月
17
2022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