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本真修煉記《紅喙鬚的少女》
7月
27
2023
紅喙鬚的少女(挽仙桃劇團提供/攝影Ace艾思流影像)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911次瀏覽

文 蔡佩伶(專案評論人) 

挽仙桃劇團新作《紅喙鬚的少女》延續編劇蔡逸璇對非主流、女性心理和認同議題的關懷,剪貼京劇劇碼《辛安驛》主要人物與情節架構作為創發原點,未受限於《辛安驛》的劇情,而是更進一步解構再重建的新故事,從國、台語混用的語境、Bouffon表演類型和歌仔戲行當結合的作法,在在顯示探索歌仔戲可能樣貌的企圖。

話說辛安地界流傳著大俠紅喙鬚守護安良的傳說,遇難呼其名就能獲救。但沒人知道大俠紅喙鬚其實是少女周鳳英的副業,她白天開客棧,夜裡戴上髯口易容行俠濟世。曾是子弟戲票友的父親留下一副有魂識的紅髯口,師友父般伴她成長,是變身關鍵。而後遇上與仇家之子同名的俏文生趙景龍入住客棧,她陷入兩難——要復仇或戀愛?她先復仇後示好,決心追愛卻屢屢遭拒,直到趙景龍自承本名趙燕容,為尋兄而男扮女裝。最終少女們結伴踏上冒險旅程。

正因為歌仔戲的自由,戲曲的表演性和行當制成為《紅喙鬚的少女》從《辛安驛》新生的土壤。紅髯口鬚鬚在此劇是怪奇而搶眼的存在,採用強調諷喻的類型化表演Bouffon並搭配國語,對應鬚鬚的精怪屬性。Bouffon的表演有些丑角氣味,於是不同表演形式並置下,既衝突也存在某些交集。大俠紅喙鬚的設定是此劇另一亮點。觀眾可以看到大俠紅喙鬚跟鄉里惡徒打,是少女與自我價值的抗爭;少女周鳳英和鬚鬚來回爭論,是少女與社會認知的碰撞。並存的兩個交鋒空間凝聚周鳳英的個體意識,觀眾跟著體驗青春少女在社會面、心理面的自我構成與迷惘。

從性別角度思考,女性被期待成為兩性關係裡的被動守望者,男性則被期待成為面對危險時的積極捍衛者,社會預設的兩性角色期望如此單一;編劇透過勇武少女周鳳英和儒雅偽男趙景龍的存在拋出疑問。兼具女性及幼體的雙重身份的少女,如何擺脫層疊的厚重投射?易容改扮是兩人共享的策略。周鳳英戴上紅髯口變身大俠,趙燕容透過反串扮裝換取人身安全,為抵禦世界對少女的指教,兩人對立而呼應如同一體兩面。

此劇在古典的架空鏡框裡堆疊現代感意象,溫柔平視少女百態。對周鳳英宛如師父友三位一體,互動在姐妹淘情誼和空巢期反應之間跳轉。鬚鬚因落髮感受衰老,獨白台詞貼近長者面對老化的幽微感受和死亡恐懼。周鳳英面對手握刺繡小衣的趙景龍,驚訝道:「你這是心中ê感覺?還是身軀ê零件?」令人莞爾的台詞,卻反映性別刻板印象無所不在,在二元對立架構下,非此即彼的認知消去了自由。 

戲之所以好看,音樂設計功不可沒;歌仔戲常用曲調為底,疊加廣播劇、電視布袋戲和校園民歌元素,風格多樣的音樂串接經典編腔彼此和諧,有時音樂還能扮上角色。開場前無限迴圈的主題曲,帶出粉嫩的少女感。此外,兩位青年演員鄭紫雲和黃偲璇在唱作及角色詮釋成長許多,嗓音清甜,整體表現沉穩。 

當戲曲走進當代,保存或新編的論證不停歇,《紅喙鬚的少女》嘗試媒合歌仔戲的坤生文化和京劇文本《辛安驛》的人物與部分框架,藉著歌仔戲的表演形式深究少女心事。不過,這一次少女不再攀附郎君,她認真忠於自己,結伴冒險去,或許也映射出歌仔戲的未來仍寬闊光彩。 

《紅喙鬚的少女》

演出|挽仙桃劇團
時間|2023/07/15 14: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 多功能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才是真正地從戲曲程式回歸到現實生活的日常。或許,《紅喙鬚的少女》正是從現代看似自由的環境中,看出無論是性別、或是政治中仍然受到壓抑的那一面,並且鼓勵看見自己的真實樣貌,並走出來。唯獨現實中,又有哪個人有像鬚鬚一樣的陪伴者,能夠尖銳真實、且又溫暖地指出真相?
8月
28
2023
從開場的布袋戲風格口白、劇中鑲嵌「子弟戲」名詞解釋、出入不同劇種之間的挪移轉化、以及在現代劇場中對戲曲傳統的處理手法充滿溫柔,都讓人感受到創作團隊對戲曲的尊重與愛戀。
8月
01
2023
從誤會到同病相憐,從關係幻滅到重建──同樣的公式設定,卻走向不同結局。這才是《紅喙鬚的少女》欲透過通俗文本輕巧翻轉的性別形象。
7月
31
2023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