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樣貌,鏡射如此《徽因》
十二月
08
2021
廣藝劇場No.5 徽因(廣藝基金會提供/攝影林育全)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60次瀏覽
孫玉軒(自由工作者)

臺韓共製音樂劇《徽因》是以林徽因為核心,從不同的切面去談自由的意義,以時間的眼睛審視價值觀的重量。將林徽因的逝世做為開場,此劇帶領觀眾穿越時間回到民初,從林徽音與徐志摩的相遇說起,順著時間推進,訴說林徽因與她生命中的男人、女人們相互交織的人生。

故事主體終究離不開人們津津樂道的茶餘飯後,劇中用了大量的篇幅著墨林徽因與三個男人之間的糾葛。在這些流動的情感中,梁思成、金岳霖、徐志摩三者分別鏡射出林徽因對自由的渴求。如果只是平鋪直敘的陳述,觀眾無法感受自由對林徽音之價值有多麼重要,此劇文本藉由不同的「失去」事件當作石子,在生命中打出陣陣漣漪——失去了會感覺到痛,痛了才知道在意,在意,才能理解擁有的珍貴。因為不想落人口舌,林徽因躲在奉父母之命的婚姻裡,藉此以為自己可以無視對愛情的渴望,直到聽見徐志摩(鍾政均飾)因墜機意外逝去的消息,甚至是直到面對梁思成(蕭景鴻飾)的質問,才知道心裡的愛戀有多麼炙熱,只是徐志摩已化成一片雲彩,帶不走地面的林徽因(陳品伶飾)。

林徽因與金岳霖(周定緯飾)在雨中對談的這一幕,一人在門內、一人在門外,一道門,將他們之間的情感分隔成兩個世界——那木框,是門,也是道德禮教的界線。面對林徽因可憐無助的樣子,即使金岳霖再怎麼傾慕她,依然克制不逾矩,並表尊重;同時,是在金岳霖的提醒下,林徽因才意識到,原來,丈夫梁思成的理解與支持,就是他能所給予她的自由:若不是理解林徽因對文學的熱愛與追求,客廳或是四川李莊的文化沙龍都不會發生,有丈夫的陪伴,林徽因這個名字得以成為古建築領域之中美麗的一撇,而,林徽音的熱情與執著,也同步刺激著梁思成對建築的探究。信任、依戀、尊重、支持,都是人類在生命中尋求的連結,自己與他者的連結。

廣藝劇場No.5 徽因(廣藝基金會提供/攝影林育全)

廣藝劇場No.5 徽因(廣藝基金會提供/攝影林育全)

船夫四人的舞蹈動作是非常恰到好處的設計,以身體,表現藏在台詞底下的心思:重心前後擺盪,象徵湖水的波動,四人輪流原地躍起,具象了羞赧而加速的心跳。船隻緊跟著語氣加速、急轉彎。原本在船槳外面的四人,最後轉身到內側,暗喻兩人的關係也相互靠近了一步。簡單、乾淨,動作層次及走位都很貼合劇情與角色心境,沒有音樂烘托,舞蹈亦不算華麗的設計,但卻以合理的動機存在於舞台上,不張揚而能體現著情感的變化。

在情緒沉重的篇幅中,張幼儀(謝雅兒飾)的表演令人眼睛一亮。咬字清晰,透過一句一句的台詞逐步堆疊情緒的張力,怒搧巴掌的瞬間,所有的能量爆發出來,使兩人對視的幾秒,靜默地使人感到可怕。演員謝雅兒對歌曲的掌握,是有一定功力,尤其是她演唱了前面所出現過的曲子,觀眾心裡已有個標準,很容易直接拿來作比較,但不管是歌唱技巧,或是情感,她都表現十足,唱出了張幼儀當下的心境。

飾演丈夫梁思成的演員蕭景鴻,使用了許多身體細節去表達情感,例如爭吵時右手拿著眼鏡的高度、聽見林徽因小說出版時肩膀的起伏,或者爭吵過後在雨中看見林徽因,蕭景鴻將激動澎湃卻又小心翼翼的情緒,表現在搓手指的小動作裡。還有,逃亡時拖著受傷的腿,他衝到槍口面前,一手緊緊護著林徽因、一手示意阻擋,所有的愛護,表露無遺。

想起電影《靈魂急轉彎》,裏頭提到「每個靈魂都有屬於自己的火花」——林徽因的火花,是建築、是文學,同時她也將自己的一生活得燦爛如火花,與其說林徽音的魅力與實力讓人深深著迷,更貼切地說,林徽因活出了一種人們所嚮往的模樣:才華洋溢、勇敢、率性。即使旁人的指指點點仍曾令她動搖,卻也無法阻擋她追求自我,即便是現在,能夠擁有這樣自由的人,又何嘗不令人羨慕。

全劇以激昂澎湃的合唱,作爲快樂大結局,也許隱喻著「只要堅信自己所追求的信仰,最終都能得到圓滿的結果」?但我思索,還是應該說,因為我們催眠自己明天會比今天更好,安慰自己未來也許會比現在更好,我們才得以滿懷希望的過好每一個今天?

《徽因》

演出|財團法人桃園市廣藝基金會主辦
時間|2021/11/14 14: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
雖嘗試解放兒童劇長久以來被桎梏的稚氣可愛模樣,但我們要如何不矯柔造作的解放這個被成人僵固想像已久的模樣,純任天真自然去和兒童的想像接應,這是兒童劇創作者永遠要先面對審視的本質問題。
十二月
0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