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的共感與同在《七》
4月
25
2016
七(陳藝堂 攝,小事製作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74次瀏覽
吳孟軒(專案評論人)

在演出旺季時看到《七》,出乎預料之外,很令人放鬆。其中,最令我意外的,是劇場導演王嘉明在抽象的空間調度裡,完整突顯了舞蹈表演特殊的特質—身體的共感與同在。

在一般的舞蹈演出中,常見的是對舞蹈動作的揀選組合,或嘗試逼近某種身體狀態,以呈現某個敘事、畫面、主題,或是與身體相關的議題和哲思。然而,王嘉明以解構貝多芬樂曲聲部而來的《七》,並不走現下常見的探索舞者身體音樂性的路數,也未讓舞者在故事結構裡擔任具體的角色,反而,是讓舞者們在光影、鏡子、空間與半結構半即興的動作裡,呈現人如何經由「動」,來回應自身的狀態,以及在「動」的當下,如何透過舞者彼此對「動」的共同感知,時時察覺並經驗到自身和環境的連結,同時,在「動」的變化過程裡,體驗到自己與在場的他人,如何共同存在於同一個時空。

《七》是從泡咖啡開始的:由日常生活的符號揭開序幕,六位舞者與一位鋼琴家依序出現在舞台上,他們或坐、或躺、或臥,或對著鏡子愛跳不跳一番,或自顧自地微微比劃。鋼琴家開始彈奏著貝多芬晚期的鋼琴奏鳴曲,六位舞者如同六個聲部,循著自己的路線或進或退,有些大大的跳舞,有些小小的跳舞,舞台後方如同裝置般擺設的日光燈管不時地閃爍,光影之間,交疊的是這些貌似生活在平行時空的人們,自身獨特的生存樣態。他們獨自在動,卻又不只是在動,他們的動不僅建立在對各自結構的掌握,也有著對集體空間和聲音的覺察,即便沒有一致性或相對應的動作,我仍能透過舞者們動的狀態,知道他們是同在的。

貝多芬的樂曲與爵士樂、流行樂更替著,舞者們逐漸產生交集成三對雙人舞:不同於常見的雙人舞般地設計精良,《七》的雙人舞更注重舞者之間如何感覺到彼此、如何開始動作,以及動作如何流動。於是,林素蓮與劉彥成從手部開始的細膩互動,逐漸發展到了雙臂、軀幹與地板,他們之間似乎有股流暢的氣流,牽動著身體的纏轉與移動;黃懷德冷靜凝視著楊乃璇自溺般的抽蓄,兩人狀態在極端對應之下,接納與陪伴之感順勢而生,倒也浪漫溫柔;熱烈癲狂蘇品文不停向冷漠疏離的張堅豪飛奔而去,滿場跑的兩人時而停止對峙、時而碰撞拉扯,激烈的慾望對上了防備的距離,彼此之間的張力既引人注目也令人莞爾。

不過,《七》的兩段群舞,也映照出同在狀態與動作組合的相互消長:第一段群舞中,六個舞者佢僂著身軀,碎步趨前,雙手似抓非抓地往上方揮舞,他們嘴角歪斜地誇張,拉扯著臉部的肌肉,帶動頸部與脊椎的扭轉。變形的身體、痙攣的顫抖、卑屈的姿態,突顯著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失衡與扭曲。然而,那份全體舞者原有的同在狀態,卻也在此刻意表現某種生命「真實」狀態的片段中,微妙地轉瞬消逝了:動作的展演幾乎取代了同在狀態的維繫,雖然清晰的群舞結構浮現,但舞者們似乎也只剩下具有一致性的外在動作了。

對照著第一段群舞,第二段芭蕾群舞對「假」的戲耍,倒是頗有意思:由黃懷德帶領,舞者們一邊跳著優雅的芭蕾,一邊對彼此的裝模作樣啞然失笑,一邊嘲笑黃懷德如芭蕾王子般的自得其樂,一邊自己也樂得故作姿態。明知自己在做十足表現性的、就是跳要給別人看的「表演」,卻也在扮演當中獲得許多趣味;舞者彼此共在的狀態,便在此對「假」的共識與相互成就中,顯得既緊密又流動,而觀察每個人如何為「表演」而表演、為「假」而假,則是觀看時的一大樂趣所在。

不知不覺地,我也透過觀看,與舞者們同在了。從觀看的角度來說,當全體舞者皆對周遭環境與自身如此敏銳時,同樣也能開啟觀者對感官的覺察;觀看不再只是為了攫取特定的意義,而是透過身體與舞者的共感,讓觀看本身,同時也進入「動」的狀態。換言之,《七》讓觀看成為了一種「體」驗:雖然我還是坐在觀眾席、未起身加入舞者之中,但我並非只是坐在那裡,被動地看著舞者演出,再將眼前的事物拼湊成一個可被腦袋理解的意義,而是能夠透過舞者流動的覺察狀態,開啟我的身體對「動」的感知,並因此經驗到場上物質性的發生與變化,如日光燈的光影、貝多芬的樂章,以及舞者身體動能。

於是,即便《七》沒有華麗的舞台、服裝、特效,只有簡單但不簡單的六位舞者與鋼琴家,但光是看著,就很舒心。這是種無需抓取意義、拼湊意義的舒坦,此種舒坦,對在演出旺季需一個禮拜看數個表演的評論人而言,無疑是個貼心的禮物:不再需要在舞作的重重迷障中解謎,也無需為演出簡介與演出內容的圖文不符而困擾,只需透過對「動」的共感,感知演出空間所發生的許多時刻,並能因此經驗,自己與他人透過身體而同在的過程。

《七》

演出|小事製作
時間|2016/04/06 19:3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在開放式的空間裡,王嘉明所要表達的「對位法」更為清晰,觀者因為感官隨著場地同時放大,更能夠在演出同時察覺每個舞者的行為對照。(謝瑋秦)
11月
21
2016
物理學或解剖學只不過是眾多真實判準其中之一,在藝術中想要操縱任何讓身體服膺的想像皆為可能,然而問題也許是,從實存到想像,從劇場回到生活,我們到底在尋找什麼樣的真實? (陳代樾)
5月
09
2016
停頓的異常是舞台上刻意展示的日常,貝多芬的悠揚綿延的琴鍵聲代替了時間成為一天的生活節奏,王嘉明的編舞則成了一生活的框,其餘的,則是留給舞者們各自發揮的即興空間。(羅倩)
4月
28
2016
王嘉明發明了一個用樂理工作舞蹈的方法,這方法想要導引的是甚麼,是表演者主體與音樂嗎?《七》的上下半場似乎帶出了可長遠思考的是,對幾位富個人特色的表演者們來說「自己」究竟意味著什麼?或者,還能是什麼?(樊香君)
4月
18
2016
若將舞者每人視做一個聲部而非整體六人是一個聲部,六名舞者和鋼琴家(貝多芬),分別行走在自己的軌道上,在平行空間裡他們時而交錯、分離,因此每個個體都有其獨立的結構。(林采韻)
4月
13
2016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