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你有沒有想過我《江/雲.之/間》
四月
12
2021
江/雲.之/間(表演工作坊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685次瀏覽
陳麗君(臺灣藝術大學戲劇所)

《暗戀桃花源》中的戲中戲〈暗戀〉述說著1949年從中國流離到台灣的一代人的故事,劇中江濱柳與雲之凡從上海相聚、相戀,爾後顛沛流離的失散,於白髮時再重逢。如果說《暗戀桃花源》裡江濱柳與雲之凡是透過書信在牽繫彼此,《江/雲.之/間》則是書信的百寶盒,承載情感與記憶,更為歷史刻上一個時代的痕。

編導賴聲川在《暗戀桃花源》首演三十五年後,於2021年完成最新劇作《江/雲.之/間》,補齊了江濱柳與雲之凡在失散後重逢中間的留白。此劇的一開始,舞台中間擺置一大郵筒,兩個身穿綠衣的郵差,一男一女向天空拋出眾多信件,灑落一地。背景投影1949字樣,舉著上頭寫著「可靠的朋友」的白旗的人兒快速奔過。舞台前方,江濱柳與雲之凡各據左右兩側,唸著書信,並押上日期:「38年3月5日,之凡。」一個秩序與混亂的年代、理智與瘋狂的年代。

「命運是客觀的,幸福是主觀的。」雲之凡九十年餘將畢生經驗濃縮成一句給予曾孫女,從上海、曼谷、河內、香港到台灣,雖始終都是一個外人,然在每一片土地總身不由己地深刻活著。《江/雲.之/間》中的江濱柳與雲之凡、雲之凡與陳醫師、江濱柳與美如,以及雲之凡妹妹之真與裴大哥、老韓與小姑,都是大時代下的小人物的愛情故事,缺失裹著糖衣的愛,徒留辛酸與無奈,「陳醫師人很好,真的很好。」當陳問雲愛不愛他,雲不假思索地回應了:愛。同時,觀者的耳際彷彿響起了輓歌「這些年,你有沒有想過我」櫻花落下的場景,雲之凡與陳醫師走過、江濱柳亦走過。

此劇可以看到諸多《暗戀桃花源》的痕跡,如戲末〈暗戀〉導演出現看排,以及舞台上貫穿歌手胡德夫彈琴歌唱的畫面,並偶時出現舞監的聲音,讓觀者有種置身戲中戲之感,而這正是《暗戀桃花源》裡的複式結構。歌手胡德夫有時會講述自身經驗,舉凡當年在艾迪亞餐廳台下的聽眾是羅大佑、蔡琴,待在明星咖啡館數十年如一日的周夢蝶,當時年輕的詩人羅青、楊牧,更加描摹江濱柳與雲之凡的時代。劇中不停地在背景打上年份,一方面讓觀者有一個循序漸進的時間感,一方面又象徵著江濱柳與雲之凡逐漸老邁,「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雲之凡的大哥對她說,同時也是她對自己說。舞台上散落著的信,從一開始郵差灑落到小姑罵江濱柳整天胡思亂想而把信扔出去,愈積愈多,而江濱柳與雲之凡仍然一直寫,「感覺你收不到,我便不寄了。」雲之凡把給江的信當日記,寫著寫著也老了。此劇舞台前景始終如一是江濱柳與雲之凡伏案寫信的畫面,有意的並置,更疊加了這對因時代動盪而錯置的戀人,相遇/擦身的必然與偶然。

整齣戲的基調帶著淡淡哀愁,美如永遠不懂江濱柳手上那本泰戈爾詩集、江濱柳總覺美如煮不出道地上海味、陳醫師一家不承認外省媳婦雲之凡、之真嫁給裴大哥一夕之間被迫長大等,如同胡德夫〈太平洋的風〉: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失根的人哪裡才是家鄉、誰才是我真正的依歸。陽明山櫻花林的錯過、重慶南路書店的錯過、大雨中的總統府信義路公車的錯過,「這麼大的上海都讓我們相遇了,可卻被這小小的台北給難倒了」四十年來,江濱柳哽咽地說。

《江/雲.之/間》拼湊江濱柳與雲之凡在《暗戀桃花源》裡的書信留白,一封封書信象徵著大時代下小人物的愛情故事,同時亦刻劃了一段難以抹滅的時代,昔時的台北,那一代無法消除的共同記憶。

註釋

1、本篇標題「這些年,你有沒有想過我」引用自《暗戀桃花源》

《江/雲.之/間》

演出|表演工作坊
時間|2021/04/04 14:30
地點|臺北 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江/雲.之/間》是自〈暗戀〉後對臺灣戰後歷史的補遺與溢出,在當代臺灣絲毫不減殘酷的政治現實下,賴聲川沒有選擇將所有情感投注於補遺,卻仍保留了溢出作為重寫時間、記憶、臺灣的溫柔;2021年國家兩廳院同樣展露了臺灣人文藝術的制高點,《江/雲.之/間》》製作了過去十年以及回望三十五年臺灣當代戲劇的一段補遺與溢出。補遺幫助我們重新整理歷史,而溢出則提供了臺灣想像一個更多元而共融的未來。(汪俊彥)
四月
06
2021
對我而言,這些問題才是《江/雲.之/間》真正的創作動機,但也正因為這些問題,暴露了《江/雲.之/間》真正的問題,無關選角(電影與舞台表演真的沒有差別嗎?)、無關表演(政治受難者的家屬為什麼都要摔在地上?)、無關舞台視覺(火柴盒?)、無關空間(雲之凡要走上平台、穿過半個舞台才終於離開病房?)、無關結構(最後那一段《暗戀》和「白色山茶花」是怎麼回事?),甚至無關胡德夫之「無關」(穿過台灣海峽,如何能吹得到「太平洋的風」?《橄欖樹》是鄉愁還是自由?),而是那放不下的認同焦慮,那被遺忘、被刪除的恐懼,那不被接納的空虛之感。(陳正熙)
四月
06
2021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