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肌理到知覺探索《悲・慾》
4月
21
2017
悲・慾(高雄市文化局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62次瀏覽
陳祈知(風靈雩舞踏團藝術總監)

觀賞了一支觀眾入場前必須簽「切結書」的舞蹈表演,切結書的內容為:「立同意書人參加2017年高雄春天藝術節所舉辦之《悲‧慾》演出觀賞,已知本場演出內容除謝幕外皆為裸露,並有強炫光、極大音量等特殊效果,僅開放給滿18歲以上且購票之人士觀賞,並對即將觀看的內容有充分認知。若發生心理或生理上的任何不適,願自行負責,特此切結。 此致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簽署人: 座位: 樓 排 號 2017年4月16日」

這分明是一份將“the nude”(裸體)視為“the naked”(未著衣物)的切結書。

在歐洲,劇場裡的裸體對觀眾而言,早已司空見慣;然而,在民風保守的島國台灣,劇場裡的裸體依然是禁忌。

北方芭蕾舞團(Ballet du Nord)以及該團藝術總監──法國編舞家奧利佛‧杜柏(Olivier Dubois),在今年春天,為台灣觀眾帶來由十七位體型、膚色、性別、髮色互異的舞者全程全裸的舞作《悲‧慾》(Tragedy)。

空曠的舞台上,僅有幾嶄簡單的燈。首先,一位女舞者自舞台後方穿越黑色布條出場,隨著規律的鼓聲,在舞台上一步一步地前進,轉身,返回,一趟一趟來來回回地行走。接著,另外一位女舞者出現,以同樣的步調在舞台上往返行走,直至十七位男女舞者陸陸續續登場。在極限主義式的舞蹈中,偶有舞者加上個別動作,如轉身、伏倒再起立、伸手、停格等動作,每個動作之間,十七位舞者皆未曾碰觸到其他舞者的身體,這需要經歷細緻的數學邏輯運算與無數的排練,才能夠讓舞者做出這麼精準的表現。當電音舞曲逐漸堆疊,愈來愈劇烈,在舞作接近尾聲時,舞者才產生身體的接觸。而一段炫亮閃光,音樂震耳欲聾的群舞,將舞作帶到高潮,一場歡愉的極樂之舞,在舞台上發生。我私心以為,除了全裸之外,沒有任何更好的身體模式足以傳達這支舞作的真義。

法國哲學家梅洛龐蒂在其著作《知覺現象學》的〈身體作為表達與言說〉這一篇章中指出:「身體作為『採取態度』的恆常中介,建構出擬似當下,因而是我們與時間與空間建立聯繫的中介。」(註:引自龔卓軍著《身體部署》)奧利佛‧杜柏非常巧妙地採取了解放身體、跨越性別、超克種族、不分體型的態度,建構了每位舞者與他者之間的關係,包括:舞者與舞者之間的關係,以及舞者與觀眾之間的關係。身體,早已是論述的場域。在《悲‧慾》中,舞者的裸體展露的不只是身體的肌理,更是知覺的探索,在每一次與其他舞者的互動與共振中,確認自身的存在,摒除雜念,以最精準的舞步,最坦率的態勢,為觀眾帶來一場豐厚的心靈饗宴。

衷心企盼,將來再有表演者在舞台上裸體演出時,台灣的觀眾,不需要在入場觀賞演出之前,簽寫切結書。

《悲・慾》

演出|北方芭蕾舞團(Ballet du Nord)
時間|2017/04/16  14: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舞者身體成了服裝,成了語言,成了人類自我的載具,成了世界狀態的縮影,成了哲思辯證的場域,從秩序到失序,從死寂到重生,從文明到自然,脫離了日神阿波羅宰制,回到了酒神戴奧尼瑟斯的感召。(吳政翰)
4月
24
2017
這段強而有力又帶著狂傲性暗示的肢體符碼動作,瞬間將人類原始慾望揭開在大眾面前,它們不僅突破累積了將近五十分鐘的規律步伐所帶來的厭煩僵局,更從發自性靈內在的原始衝動,顛覆解放那令人無法喘息的社會殖民!(石志如)
4月
24
2017
赤裸著身體的男女呈四列趴在地上做性愛意象的動作,力與美的交錯足以耗盡體力,沒有空間上的移動使力量更集中,不會只覺得在講性行為而是他們的身體正經歷這麼大的力量,而這個力量來自每一個人的體內。(蔡怡安)
4月
22
2017
愈是瘋狂歡愉的高潮,換來的是更巨大的落寞;曲終人散,正如一切人事時地物註定的悲劇結局。身而為人,如此苦澀滋味似乎永遠無解。(車炎江)
4月
20
2017
所以,「跳舞的劉奕伶」或「脫口秀的劉奕伶」,孰真,孰假?跳舞的劉奕伶必是真,但脫口秀的劉奕伶難免假,此因寄託脫口秀形式,半實半虛,摻和調劑,無非為了逗鬧觀眾,讓觀眾享受。
7月
21
2024
作品《下一日》不單再次提出實存身體與影像身體的主體辯證,而是藉由影像之後的血肉之軀所散發的真實情感,以及繁複的動作軌跡與鏡頭裡的自我進行對話;同時更藉自導自演的手法,揭示日復一日地投入影像裡的自我是一連串自投羅網的主動行為,而非被迫而為之。
7月
17
2024
無論是因為裝置距離遠近驅動了馬達聲響與影像變化,或是從頭到尾隔層繃布觀看如水下夢境的演出,原本極少觀眾的展演所帶出的親密與秘密特質,反顯化成不可親近的幻覺,又因觀眾身體在美術館表演往往有別於制式劇場展演中來得自由,其「不可親近」的感受更加強烈。
7月
17
2024
「死亡」在不同的記憶片段中彷彿如影隨形,但展現上卻不刻意直面陳述死亡,也沒有過度濃烈的情感呈現。作品傳達的意念反而更多地直指仍活著的人,關於生活、關於遺憾、關於希望、以及想像歸來等,都是身體感官記憶運作下的片段。
7月
12
2024
以筆者臨場的感受上來述說,舞者們如同一位抽象畫家在沒有相框的畫布上揮灑一樣,將名為身體的顏料濺出邊框,時不時地透過眼神或軀幹的介入、穿梭在觀眾原本靜坐的一隅,有意無意地去抹掉第四面牆的存在,定錨沉浸式劇場的標籤與輪廓。
7月
10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