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空間舞團卅——《勥》意識劇場
五月
30
2019
Wendy(舞蹈空間舞團提供/攝影趙雙傑)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55次瀏覽
劉筱君(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碩士班)

舞蹈空間慶祝成立三十年的前哨戰《勥》系列演出,分三大主題系列「親子劇場」、「物件劇場」、「意識劇場」。意識劇場共有三個作品,分別探討不同的議題,讓觀眾透過舞作進而反思。

首先第一個作品《偽實象限》,為一百零八年文化部「表演藝術結合科技跨界創作」補助作品,探討傳遞訊息媒介的中立性,舞台上有五個白箱子疊成的柱狀體,舞作一開始投影出舞者在舞動的畫面,虛擬與真實的舞者動作一致,相互呼應,讓人有分不清虛與實之感受,接著三位女舞者用紅色紗布蒙住男舞者的臉,彷彿象徵、提問著,生活中的我們是否失去了話語權,只能被動接收外界所給予的訊息?接著下段男女舞者的接觸即興互動,演繹了接收及給予、操控及被操控的狀態,令人思考,現今我們所接收之訊息真實性到底有多少?有多少訊息在透過中介媒體時已被操控,就如同前陣子火紅的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其中想探討的有些類似。而,媒體訊息有多少真實,需透由觀者加以思考辨別,不能只是一味的盲目接收。

第二首邱昱瑄編創的《Wendy》,編舞者透由經歷受傷復健的過程,進一步發展出此獨舞作品。作品中可以看見單純的肢體,沒有太多外加的華麗,很純粹地展現舞者的本身。作品中燈光的變化彷彿是不同的觀看與解讀視角,找尋著最真實的自己。每個人對自己或他人的認識是否真的代表這個人?抑或是只看到某一個面向,而其並非全然代表著個人?如同柏拉圖的洞穴理論,我們所見的都只有當下的表象,實際上每個人還有許多不同的部分。甚至,每個人都有許多未知的面向是連自己都未曾發覺的?

最後一首舞碼《跟你說真的》,此作品中使用非常多不同的元素,除了舞蹈還有語言和音樂,運用快問快答幽默對話的方式來引出「說謊」這件事。為何要說謊?說謊的感覺?最近一次說謊是何時?到底說謊是故意的還是逼不得已?過程中時不時與觀眾互動,藉由拋出問題讓觀眾思索人與人相處時的關係。舞作中雙人舞呈現承載彼此重量、相互拉扯、張力平衡、相互支撐,接受再推開等等,闡述人與人之間有多種不同的互動關係,並且時刻在變化著。世界上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的假的,又如何辨別?

舞蹈空間意識劇場的三個作品分別探討其不同面相之議題,人與媒體訊息、人與自身、人與他人,三者皆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甚至每天都在上演著這些片段。筆者認為,透過作品的呈現,觀眾可進一步去察覺其中與自己相連結之處,進而重新思索其間的關係。

《勥》

演出|舞蹈空間舞團
時間|2019/05/19  15:00
地點|舞蹈空間舞團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意識劇場」著重議題性與挑戰慣性思維,發展出人與媒介訊息、人與身體意識,和人與謊言的各式探索與實驗。即使從意識出發,三位編舞者發揮自身特色與擅長運用的劇場元素,揭示著身體發聲、抵抗、彰顯或與之順服的歷程。(張思菁)
六月
03
2019
「物件劇場」的三支作品發展於人與自我、人與肉身,和人與偶的詢問。三位編舞者在有限的資源與劇場空間中皆從自身生命經驗出發,從「物我相望」的實驗探索中,開展出未來邁向「物我相忘」藝術境地之無限可能。(張思菁)
六月
03
2019
這個邀請藝術家「強力回娘家」的行動,正是舞蹈空間長期默默關照、隨時準備好接住熟中青各代舞蹈藝術家的安全網。同時,卅週年的系列節目,不僅關注創作,也在乎觀眾的整體體驗。(陳盈帆)
五月
27
2019
8字型日軌跡在此已不只僅僅是天文景觀的意象,那沒有開始亦沒有結尾的路徑圖像,似乎也象徵著金小姐母女兩代人
十一月
24
2022
作品蘊含一絲力量的曙光。遊走在浩瀚穹蒼中的渺小人類,需要面對平凡孤寂的現實,然而,生存的姿態是可以自我決定的。
十一月
24
2022
三位舞者扭成一綹髮束,與他人產生關係,親熟,交換彼此的鼻息,讓個體的意識黏結成群體,再將這些凝鍊成群體共識。
十一月
23
2022
蔡博丞的舞蹈編排結構,最初如一部一鏡到底的單軌電影,雖有諸般變化,但鏡頭幾乎都圍繞在獨舞者葉書涵的周遭,同時更形成一種混亂的氛圍
十一月
22
2022
整個舞作就像萬花筒般,變化綺麗帶有魔性,毫無壓迫充滿魅力。相較外部緊繃的狂風豪雨,舞者能量流動與蓄積在此之中顯得格外自然且游刃有餘,令人相當信服他們正在詮釋與環境拼搏的威猛與膽識。
十一月
15
2022
她喚女孩們來堆積木,然後忘了遊戲、在堆滿垃圾的箱子裏頭翻找自己也不確定要找什麼的什麼。老人與女孩們在《日落》之間不斷錯身的節奏距離,詩意又痛徹地表現出失智者與正常世界之間的時差。
十月
2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