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錄像、笑料的重複與變奏——《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
3月
02
2022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866次瀏覽

張又升(專案評論人)


每次在非台北市的場館欣賞《職男人生》,總是佩服這幾年下來演員們努力的成果,隸屬地方政府的演藝廳幾乎座無虛席,不早一點抵達現場,進門時就只能跟大家人擠人。這是我第二次欣賞面白大丈夫的作品,去年看過《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兩相銜接比較下,總算再理解他們一些。


面白大丈夫時事自嘲 ft. 林木森、巫明如

開場依舊是《職5》系列招牌片頭,一部用心拍攝的「苦命上班族」錄像,昭告觀眾面白大丈夫何以走向舞台。這部MV不只是一個華麗的自介,也說明他們融合影像又立基舞台現場的混合形式。同時,考量在短劇中頻頻換裝的設定需求,更能瞭解錄像為快換騰出時間的必要。

「引卿入關」的「卿」指的不只是「你」(我們這些觀眾或喜劇愛好者),而是原本要共演的相聲前輩宋少卿。如果平時沒有看新聞,大概不知道為什麼開場時,董軒和耿賢組成的搞笑救星要拿「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來當破題,刻意誤將它當成新年吉祥話來說【1】。這回的漫才以拜師學習握壽司為主題,開演沒多久就把「無菜單料理」講成「無料理菜單」,十足逗樂觀眾。

同樣與吃有關,西追和阿量的過敏原人漫才組合以高級西餐廳為背景,表現一位待客方式特別誇張的服務生。這個段落比較有趣的地方是,分飾客人與服務生的阿量其實既是吐槽又是裝傻,搭檔的西追扮演吐槽,在一旁相對安靜。在此,阿量有非常大量的肢體動作(滿場誇張的手勢、跳躍、表情和移動),能量飽滿。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漫才之後的幾齣短劇都很有趣。演員們飾演黑道大哥和一位想要入會的年輕混混。沒想到比「壞」時,前輩比的竟不是誰作惡多端,而是誰比較不健康,身體「壞」掉的部分比較多,年輕混混只能傻眼!甚至,這些壞蛋搶銀行竟然要抽號碼牌啊!另一齣短劇中,時常參與面白大丈夫演出的林木森則飾演一位瘋狂、略微陰柔且歇斯底里的訓導主任,不斷胡鬧要男學生接吻。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此外,還有一齣描繪辦公室戀情的短劇。男女職員檯面上大吵,轉身倏地又恩愛起來,吵得越兇,背地裡愛得越狂;沒想到,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這一男一女之間,該女也和多名男職員處在類似的關係,表裡間匆忙轉換。最驚奇又好笑的是,眾人原以為不捲入這些糾葛的小職員(董軒飾),最終竟也和老闆如此表裡不一。


在演藝廳混搭錄像劇和情境喜劇

這些演出段落儘管精彩,我卻認為《職5》最有趣的部分是以錄像呈現的情境劇。這回安排了非常多警匪片題材和持槍的段落。其中兩齣值得一提。

第一,董軒、耿賢、西追和阿量,兩兩先後成對用槍抵住前者腰間,表現臥底正被幫派分子懷疑真實身分的緊張情節。想像四人依序排列,一組接一組舉槍,然而,透過剪接,最後一位阿量竟舉槍抵住第一位用槍的董軒。錄像中,演員阿量注意到這不可能發生在現實中的安排,感到訝異:「不對啊,我已經是最後一個了,怎麼還能拿槍抵住下一個……」於是錄像開始更瘋狂的循環剪接,甚至更換視角和隊形。在目前的喜劇呈現中,頗罕見這樣把電影角色意識到電影鏡框和剪接手法,自我意識到畫面外的真實一事當作笑料。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第二,同樣是面白大丈夫四人,以職男的直男視角,利用偶像劇的老哏為題材:男A揍了男B一頓,要後者盡快追上即將出國的女孩,好生對待她。這裡的男A當然也愛著女孩,但為了她的幸福並顧及兄弟情誼,只能忍痛割愛。沒想到,男B狂奔時,男C衝出來揍了男B一頓,也要他別放棄,也要他務必把握幸福。看似滿滿正能量,男男彼此忍讓求全的段落開始重複,幸福不斷被耽誤,全場也被捲入爆笑中。當男B終於正要追上女孩,男D又出現,帶著同樣的訴求補了男B一槍。

事實上,觀眾在上述情境出現第二次時,大概都能猜到後續發展。但因使用的「錄像」媒材和演出所在的「喜劇」藝術,兩種形式搭配少見。雖然一切都在情理之中,觀眾仍感到意料之外,因而能開懷大笑。《職5》中的單一素材(以搶抵住對手腰間,男A揍了男B)就像譜曲時的單一樂句,在不斷接續和重複中產生出或多或少的差異,堆疊起來,終成無盡的笑料變奏曲。

我曾經在上一篇《職7》評論【2】中形容這種手法單調,如今看來,卻不是那麼簡單了。一回生二回熟,接下來還有機會的話,我想蒐集完所有回合的《職男人生》。


註釋:

1、宋少卿2021年因第4度涉嫌酒駕被查獲,檢方偵辦後認定事證明確,在2022春節前最後上班日,依公共危險罪嫌起訴之。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20128/2180800.htm

2、張又升,團體短劇與雙人漫才的較量《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 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69131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

演出|面白大丈夫、林木森、巫明如
時間|2021/2/20 15:30
地點|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
餐桌劇場《Hmici Kari》中的主要人物Hana選擇回到部落銜接傳統的過程,正是不少現今原住民青年面臨的境遇,尤其在向部落傳統取材後,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後現代性(postmodernity)裡開闢新的途徑,一直是需要克服、解決的難題。
5月
20
2024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
渡假村的監看者檢討原住民,漢人檢討原住民、不滿監看者,原住民檢討自己、檢討政府,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各種權力交織卻不被意識,他們形成了某種對泰雅精神最殘忍的「共識」,之於「文創劇場」這個荒謬至極的載體,之於「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消逝的文化本質很難回來,著實發人深省。
5月
14
2024
生命的惡可以被淨化嗎?經過洗滌的靈魂可以再次分享展演嗎?《誠實浴池》以童話般的扮演方式來論述惡與救贖這樣深沉的議題,更用儀式象徵的各種意象去概括了帝國主義的輪廓與性別權力關係。
5月
14
2024
這個作品的意圖並不是要討論身分認同議題,而係聚焦在創作者以自身生命經歷作為媒介(作為一個澳門人選擇來到臺灣),講述外部環境與自我實踐之間的漂泊與擺盪狀態。而這樣的經驗分享展現了一種普遍性,得以讓觀眾跨越不同的國家與認同身分投入,對於在該生命階段的處境產生共鳴,這個作品就不僅僅是特屬於澳門人來臺灣唸書後在澳門與臺灣之間徘徊的故事,更能觸及有離開故鄉前往他地奮鬥之經驗的觀眾置入自身情境。
5月
09
2024
形式上,主軸三個部分的演譯方式,由淺入深、由虛至實,層次錯落有致,但因為各種故事的穿插,使得敘事略微混亂,觀眾可能會有點難以很具體地理解,主角身上某些情緒發生的原因;再者,希臘故事的穿插雖然別具深意,哲學意涵豐沛,但由於和故事主軸的背景有些遠離,且敘事方式稍嫌破碎,不具備相關背景的人,可能有些不好捉摸,或許是可以再多加思考的面向。
5月
09
2024
若將此作品在客家文化景點長期駐點演出,相信會是一部能讓觀眾共鳴十足的的好作品。但若要與一般商業音樂劇競爭,或許也要在客家元素上精確地選擇,並由之深度探索。對筆者而言,這部劇目前呈現了許許多多的客家元素,但作品每介紹一個新元素給觀眾,筆者就會稍微出戲,頓時少了些戲劇的享受,變成知識的科普學習。
5月
07
2024
但所有角色的真實身分皆為玩家,因此國仇家恨、生死存亡,都僅僅是一場虛擬扮演,這使得觀眾意識到自己無需太過代入角色,反將焦點轉移到遊戲策略的鬥智、選擇上,以及表演的觀賞性。猶如旁觀著卸載了命運重量的歷史,情節是舊的,但情懷是新的。
5月
07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