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錄像、笑料的重複與變奏——《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
三月
02
2022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76次瀏覽
張又升(專案評論人)

每次在非台北市的場館欣賞《職男人生》,總是佩服這幾年下來演員們努力的成果,隸屬地方政府的演藝廳幾乎座無虛席,不早一點抵達現場,進門時就只能跟大家人擠人。這是我第二次欣賞面白大丈夫的作品,去年看過《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兩相銜接比較下,總算再理解他們一些。

面白大丈夫時事自嘲ft.林木森、巫明如

開場依舊是《職5》系列招牌片頭,一部用心拍攝的「苦命上班族」錄像,昭告觀眾面白大丈夫何以走向舞台。這部MV不只是一個華麗的自介,也說明他們融合影像又立基舞台現場的混合形式。同時,考量在短劇中頻頻換裝的設定需求,更能瞭解錄像為快換騰出時間的必要。

「引卿入關」的「卿」指的不只是「你」(我們這些觀眾或喜劇愛好者),而是原本要共演的相聲前輩宋少卿。如果平時沒有看新聞,大概不知道為什麼開場時,董軒和耿賢組成的搞笑救星要拿「酒後不開車,開車不喝酒」來當破題,刻意誤將它當成新年吉祥話來說【1】。這回的漫才以拜師學習握壽司為主題,開演沒多久就把「無菜單料理」講成「無料理菜單」,十足逗樂觀眾。

同樣與吃有關,西追和阿量的過敏原人漫才組合以高級西餐廳為背景,表現一位待客方式特別誇張的服務生。這個段落比較有趣的地方是,分飾客人與服務生的阿量其實既是吐槽又是裝傻,搭檔的西追扮演吐槽,在一旁相對安靜。在此,阿量有非常大量的肢體動作(滿場誇張的手勢、跳躍、表情和移動),能量飽滿。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漫才之後的幾齣短劇都很有趣。演員們飾演黑道大哥和一位想要入會的年輕混混。沒想到比「壞」時,前輩比的竟不是誰作惡多端,而是誰比較不健康,身體「壞」掉的部分比較多,年輕混混只能傻眼!甚至,這些壞蛋搶銀行竟然要抽號碼牌啊!另一齣短劇中,時常參與面白大丈夫演出的林木森則飾演一位瘋狂、略微陰柔且歇斯底里的訓導主任,不斷胡鬧要男學生接吻。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此外,還有一齣描繪辦公室戀情的短劇。男女職員檯面上大吵,轉身倏地又恩愛起來,吵得越兇,背地裡愛得越狂;沒想到,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這一男一女之間,該女也和多名男職員處在類似的關係,表裡間匆忙轉換。最驚奇又好笑的是,眾人原以為不捲入這些糾葛的小職員(董軒飾),最終竟也和老闆如此表裡不一。

在演藝廳混搭錄像劇和情境喜劇

這些演出段落儘管精彩,我卻認為《職5》最有趣的部分是以錄像呈現的情境劇。這回安排了非常多警匪片題材和持槍的段落。其中兩齣值得一提。

第一,董軒、耿賢、西追和阿量,兩兩先後成對用槍抵住前者腰間,表現臥底正被幫派分子懷疑真實身分的緊張情節。想像四人依序排列,一組接一組舉槍,然而,透過剪接,最後一位阿量竟舉槍抵住第一位用槍的董軒。錄像中,演員阿量注意到這不可能發生在現實中的安排,感到訝異:「不對啊,我已經是最後一個了,怎麼還能拿槍抵住下一個……」於是錄像開始更瘋狂的循環剪接,甚至更換視角和隊形。在目前的喜劇呈現中,頗罕見這樣把電影角色意識到電影鏡框和剪接手法,自我意識到畫面外的真實一事當作笑料。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面白大丈夫提供/攝影梁凱評)

第二,同樣是面白大丈夫四人,以職男的直男視角,利用偶像劇的老哏為題材:男A揍了男B一頓,要後者盡快追上即將出國的女孩,好生對待她。這裡的男A當然也愛著女孩,但為了她的幸福並顧及兄弟情誼,只能忍痛割愛。沒想到,男B狂奔時,男C衝出來揍了男B一頓,也要他別放棄,也要他務必把握幸福。看似滿滿正能量,男男彼此忍讓求全的段落開始重複,幸福不斷被耽誤,全場也被捲入爆笑中。當男B終於正要追上女孩,男D又出現,帶著同樣的訴求補了男B一槍。

事實上,觀眾在上述情境出現第二次時,大概都能猜到後續發展。但因使用的「錄像」媒材和演出所在的「喜劇」藝術,兩種形式搭配少見。雖然一切都在情理之中,觀眾仍感到意料之外,因而能開懷大笑。《職5》中的單一素材(以搶抵住對手腰間,男A揍了男B)就像譜曲時的單一樂句,在不斷接續和重複中產生出或多或少的差異,堆疊起來,終成無盡的笑料變奏曲。

我曾經在上一篇《職7》評論【2】中形容這種手法單調,如今看來,卻不是那麼簡單了。一回生二回熟,接下來還有機會的話,我想蒐集完所有回合的《職男人生》。

註釋:

1、宋少卿2021年因第4度涉嫌酒駕被查獲,檢方偵辦後認定事證明確,在2022春節前最後上班日,依公共危險罪嫌起訴之。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20128/2180800.htm

2、張又升,團體短劇與雙人漫才的較量《職男人生7-有夫之夫》 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69131

《職男人生5:引卿入關》

演出|面白大丈夫、林木森、巫明如
時間|2021/2/20 15:30
地點|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做夢者與付出代價者是一樣的人嗎?做夢的人,是巨大而看不見臉面的國家機器,是在社區中漫步時擦肩的居民,還是面目模糊的諸眾?
十二月
06
2022
他是一位來自過去,同樣也來自未來的幽靈訪客。刻意又不經意,「祂」的出現(apparition)背對訪客,卻同樣是面對訪客的鏡像,質疑:你所為何來?
十二月
06
2022
此次《轉生》的演出中,並沒有發展「流動性」面向,似乎依舊在男人—女人之間打轉,每每將要跳脫時,又彷彿被一隻無形之手拉回舊有框架內,尤為可惜。
十二月
04
2022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
雖嘗試解放兒童劇長久以來被桎梏的稚氣可愛模樣,但我們要如何不矯柔造作的解放這個被成人僵固想像已久的模樣,純任天真自然去和兒童的想像接應,這是兒童劇創作者永遠要先面對審視的本質問題。
十二月
0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