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辭」的技藝與蕭邦作品的兩種面向《反田恭平首度來台鋼琴獨奏會》
1月
12
2024
反田恭平首度來台鋼琴獨奏會宣傳照(鵬博藝術提供/攝影S.Ohsugi)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12次瀏覽

文 顏采騰(2023年度駐站評論人)

斬獲第十八屆蕭邦鋼琴大賽銀獎的兩年之後,反田恭平(Kyohei Sorita)終於來臺舉辦獨奏會,排出了整場的蕭邦作品。上半場全為當年的參賽曲目,下半場則是經典的四首敘事曲(Ballades),其中只有《F大調第二號敘事曲》曾在比賽中現身,對樂迷來說交織著熟悉與未知。令人驚喜的是,經過了兩年,他的核心魅力絲毫未減,琴音卻更添了幾分自適灑脫,超克了大賽時的風格與拘束。

要說反田有一項當年賴以致勝、並不斷延續至今的技藝,我想是他「修辭」(rhetoric)的詮釋技巧。若說音樂是一種語言,那麼樂譜就像是一張充滿空白與間隙的講稿,等待著朗讀者/演奏者的想像、填補以及實現。而這正是反田的專擅之處:他從未照本宣科地演奏,而總是進行深刻的思考及佈局,賦予樂曲充分的張力及層次感。更重要的是,現場的他散發著能言善辯、熱情堅定的氣場,更直接地說是一種不帶遲疑、充滿自信的演奏方式,這更加強了他詮釋的說服力,也是轉播無法呈現的魅力。

在開場的《第六號波蘭舞曲「英雄」》(用此曲開場而非壓軸實在罕見),他巧妙地先以溫潤柔和的方式彈奏首次主題,而後再逐回強化力道與厚度,中段則衝勁十足地彈奏固定低音(Ostinato),讓這首曲子少見地兼具輕柔質地與刺激感。在下半場的諸首敘事曲,尤其如《第一號敘事曲》的最緩板開頭與淒美的第二主題、《第二號敘事曲》及《第三號敘事曲》的幾個主題導奏等,都能聽到他精巧而充滿畫面感的處理。

而和「修辭」的技藝相輔相成的,則是他如指揮樂團般的豐富音色。在上半場充滿細小動機的《馬厝卡風輪旋曲》(Op. 5)、安可曲的兩首練習曲等,尤其能夠聽到他以音色修飾樂句;而像是作曲家本人編有管弦樂配器的《流暢的行板與華麗的大波蘭舞曲》(Op. 22),更可以聽到反田彈出銅管號角、樂團齊奏般的壯闊聲響。特別的是,這些音色使用並非是單純地揮灑想像力,也並非單純的炫技,而是紮實地增強著樂曲的層次感,化作詮釋修辭的一部分。如果說蕭邦本人的管弦樂法常被詬病為貧弱且技法不成熟,那麼反田恰恰證明了,這些樂曲裡藏有多麼豐富的器樂色彩。

提到蕭邦,這裡也許可以提出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這種修飾的、思考的、琢磨的詮釋方法,是否適合蕭邦的作品?他能夠充分展現蕭邦音樂的性格嗎?若撇除大賽名次的佐證,單憑此次的表現而論,個人認為是一半一半,而這和上下半場曲目的作品特性有關。不論是輪旋曲、波蘭舞曲或是圓舞曲,這些曲種大多個性歡愉光明,結構相對簡單且邏輯單一連貫,即使有多個旋律主題,也多呈現為界線分明的不同樂段(例如似三段體的《波蘭舞曲「英雄」》,或二段式的《流暢的行板與華麗的大波蘭舞曲》)。相比之下,敘事曲則顯得悲喜交加,有著奏鳴曲般的主題交織及複雜發展,是多種邏輯的推演與不同個性旋律的爭鬥,更別說其中強烈的故事性了。前後兩種不同的樂曲構成,也因而容許著、甚至要求著不同的詮釋路徑。

另一方面,反田擅長的「修辭」方法,作為一種自圓其說的、自信的、雄辯的詮釋方式,私以為更適合於連貫性強、樂曲個性較為單一的作品,也就是上半場的各首小品及舞曲。而到了下半場的敘事曲,他雖然也能完善地打磨單一主題樂段,但遇到跨越不同段落或主題間的對話衝突時,就相對地失去說服力了。這也許就能解釋,除了鋼琴家在下半場演奏前脫去了皮鞋,還有什麼原因造成了上下半場的顯著差異以及不同迴響。至於要說路線相近,但更能做到敘事曲全作整合的例子,同屆評審之二的鋼琴家凱納(Kevin Kenner)或帕萊奇內(Piotr Paleczny)的錄音也許值得參考。

毋寧說,上述種種更屬於是選曲的,而不是演奏者的問題,畢竟每個音樂家都有自身的長處、弱項以及個性,更重要的是強化自身長才,而不是因樂曲而磨鈍了自己。至於「進步」這件事,其實也是這場音樂會的動人之處——如果去聽他大賽以前的錄音,會發現他的觸鍵生硬貧乏,僅僅經過數年他卻像是獲得了豐厚的音色寶庫;而在賽事當中,他還疲於猜測評審品味,顯得苦行且拘束,今年的他卻能進入自在灑脫的心境,以更高的視野為作品鋪排佈局。如此的成長曲線無疑是驚人的。也許有少數人更偏愛大賽時期的反田,甚至在這場演出後自稱「脫粉」,但你我無法否認的是,他正朝向著一個更自我圓熟、更「真」的境界。成為一個大賽獲勝者而後超越這個身分,這正是一個音樂家、一個藝術家真正該做的事。

《反田恭平首度來台鋼琴獨奏會》

演出|反田恭平
時間|2023/12/29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鋼琴合作家的彈性表現在不同的時機,即使面對同一首樂曲,當合作對象從聲樂轉為器樂、遇上不同音樂家各自的詮釋想法,大家對音樂的期待不同,造就了合作間的無數浪漫與挑戰。《漫遊歐陸》為長號與鋼琴之間的對話,除了瞥見銅管樂器與擊弦樂器如何協和共存,更展現了聽覺與氣息間的眉眉角角。
2月
08
2024
年節將至,在廣大的餅乾禮盒之中,我將歪腦筋動到關注已久的起司禮盒,那些禮盒填充了主廚精選的肉乾、水果或堅果,供人搭配食用,繽紛多彩的食用搭配技巧讓小小一塊起司誕生絕妙的味覺宇宙。《伊比利之味》曲選法籍、俄籍作曲家詮釋「西班牙風貌」的聲樂作品,靈感藉由實驗、複製與再現,最後於西班牙作曲家作結,藉流傳當地古老民謠譜曲,探索出深邃的音樂能量。
2月
06
2024
當眾樂器發出聲響的一瞬,舞台上的人們僅有一個目標,那便是將音樂發揮到最理想的狀態。《迴旋匈牙利》來自「黃俊文與好朋友們」,當中純擊樂與純絃樂的兩首室內樂曲帶給聽眾不同滿足,令人醉心於室內樂的美妙存在。
1月
24
2024
演奏會開頭以《夜深沉》拉開序幕,林瑞斌將京胡曲牌重新移植,編製為中音加鍵嗩吶獨奏與鋼琴搭配之版本。可以在曲間聽見傳統戲曲夜深沉中嶄露楚霸王項羽哀戚的經典樂句段落不斷重複,同時設置時不時閃爍的藍色舞臺燈光,帶入即將面臨亡國深沉的氛圍;伴奏鋼琴以爵士形式的編曲配置,透過更加當代的語彙結合東西方元素,以展現虞姬歌舞的情景,並給予本曲復古又優雅的面貌。
1月
23
2024
身為室內樂的一分子,除了能夠傳遞自身散發出的能量,更需要在專注且主動的聆聽下,誠懇接收搭擋的聲音與情感,並具備影響他人的能力,鼓舞彼此繼續在音樂裡前進。
1月
01
2024
但,另一個不能忽視的現象是,對於音樂組織性與形式本身的實驗創新,其程度在《一剎》中相當不穩定、甚至有一路縮減的趨勢
12月
27
2023
筆者期許下次能在再次聽到林沂蓁帶領國內樂團演出音樂會,甚或是她長期投注時間的歌劇領域,更認識這位青年指揮家,以及她在台上的不同表現。
12月
11
2023
今晚,作曲家與觀眾之間,也同樣存有宿命的交錯與會合,如同舞台上演出者之間的合作關係,在樂音奏響之時閃瞬即逝。
12月
08
2023
演出者擔任的是中性的使者,不帶私意的傳達信息,然而音樂家又如何在其中表現個人特質,讓作品與眾不同,正是宗教音樂最困難之處。
11月
24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