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話語,曾使「情色」和鳴《情色渡假村》

湯欣曄(臺大戲劇所)

戲劇
2014-08-11
演出
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
時間
2014/8/9 19:30
地點
台北市城市舞臺

無論是一段熱帶時光,還是一場療癒之旅,主角米榭與圍繞著米榭的人們,均在一個旋轉的大房間裡消磨時間,這就是這齣戲給我的視覺空間印象。鏡框式舞台上不斷旋轉的大房間裡,類似於沙發的白色長座,更精確地切割了四個空間,並以如紗的輕幕虛掩或拉開,示以情節的行進段落或氣氛的調節;不需要實際的換場,輕幕隨著角米榭的混沌開明、從不避眾的換衣與生理反應,讓觀眾有了一種貼實的感受,就像是隨著米榭不曾斷掉的思緒漸漸走向故事盡頭。

這齣戲的性與性別政治問題,可以先看米榭在觀眾面前呈現怎樣的一種面貌:活了四十年,一直單身,長期沉迷酒色。平常時期與非常時期,工作或喪父,他都有那麼點「性愛成癮」;他對女人有一套自己的想法,在幾乎如同自白的話語裡,「閱女體無數」的經驗好似被置於放大的鏡頭裡檢視著,配合時時跟隨的攝影機,繪聲繪影,引出無盡的想像與窺伺慾。

情慾位階上的男性、父權、西方與資本主義,都已經是談到泛濫的議題。雖然「平等」與「解放」的實踐距理想目標尚有距離,《情色度假村》仍予人微弱的希望。必須透過醫生的引導才能彰顯的話語,那些原先隱藏在平庸男人腦中的情慾浮思,反映到敘述客體的女人身上,卻變成稀鬆平常的行為。「熱帶泰國」裡男人買春的女孩,其熟練的性技巧,使她在交易當中輕鬆地控制住男人的一切,終至極致的高潮;瓦蕾西做為男人生命裡最初與最後的美好時光,她也早在兩人第一次的約會裡即採取主動,其對性慾與情愛的需要真率直接,付諸言語行動從不壓抑,一樣讓戀人的生命走向高潮。過客與摯愛,解構了男權/父權式想像,她們在男人自述的有愛/無愛的「性」當中,展示極具能力與主動的一面。即使敘事的角度還在男性的嘴唇間,女性卻已然溢出他們能夠操弄的範圍,而在回憶當中掌控主角的人生意義。至於「東方」所帶來的神祕性、興奮感,甚至是無法忽略的商品性,早已淹沒了男人的慾望本身,他/西方男人被反制著,女人將他帶入/帶出,肆意引導;男人始終理不清自己的想法,只能也只願跟隨女人的腳步邁向新的可能的同時,卻因意外嘎然而止。隨著女人的逝去與缺席,男人的生命也萎縮至死亡。

史蒂芬.夏夫(Steven Scharf)演繹米榭這樣一個陷溺於色情的中年男子實在相當傳神,透過不斷特寫的鏡頭,觀眾看到他那縱慾過度的凹陷雙眼,感受到在不斷旋轉的大房間中,他那空虛的心房;從未掩飾的換衣裸身,更突顯米榭欲達到的自我審視與重啟新生的渴望。即時錄像的如影隨形,夏夫以極為精準的演技,展現了主角細微自然的動作表情,同時在舞台和影像上表演到位,說服了觀眾接受他那些自語與回憶,並隨時迎來打中靈魂的心緒震動。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