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囝仔人
時間:2018/10/25 19:30
地點:桃園只是光影藝文小空間

文  謝鴻文(特約評論人)

兒童面對客觀事物,感官直接經驗當下,不論有意識或無意識,往往會藉由想像來完成認識。是故,兒童的想像活動永遠是蓬勃有生命力的運作著,一個本來單純用於某種用途的物品,知識與經驗建構了它自身的存有目的;可是一旦與想像會合,單一的目的被打破,可以被賦予多重的新形象,形成新的存有價值。而這便給了物品劇場存在的基礎,以及讓兒童喜愛的理由。

囝仔人這個由兩位劇場工作者(羅婉瑜和劉向)組成的迷你小劇團,創作演出的《灶腳》,整個形式與表演也很迷你,與其說是給孩子欣賞的兒童偶劇,還不如說是要邀約所有還保有想像力的大人小孩,走進台灣不同地方小小的藝文空間,很輕鬆的看戲,放縱想像的物品劇場。戲名用台語,也確實流露出親切特性。

因為迷你,所以表演與觀眾的距離很貼近,可以清清楚楚看見演員的一舉一動,每一個操作物品轉化形象的過程,無疑也在向觀眾示範想像力的作用,如何玩出趣味。這種被看見的過程,對兒童尤其具有美感教育啟發。

成中英《美的深處:本體美學》論述美學有宇宙、生命、文化、個人和經驗五個層次,「第一個就是經驗的活動,它包含了我們所經驗的東西,可以做為美學的基本活動的對象;即使是一單項活動也一定包含了很豐富的內容,因為它是一種直覺,一種感應,一種情感,一種需要,一種執著。如此這般,就有了美的活動的內部分析,或者是美的經驗的分析。」對兒童來說,物品劇場戲中展示的每一個物品,除了依靠眼耳鼻舌深感知,更常經由直覺,以直觀想像觀看出事物的新生命,這就是兒童很重要的審美心理特質。

《灶腳》這齣戲顧名思義是發生在廚房裡的故事,更確切的說,是先由一個男孩在客廳看電視,媽媽來叫他吃飯,男孩看電視正著迷不想吃,抑或挑食不想吃,而後衍生出米粒逃離的夢境。前面的客廳場景,先以光影偶呈現,簡單的人物側影,和鏤空的電視螢幕,構成平行視角畫面,接著右上角出現媽媽的側影和食物,有意思的是這部分應用了漫畫式的對話框,頓時讓畫面增加視覺上的變化與動感。

隨後進入的夢境超現實幻想,米粒成了主角,故事敘事全圍繞著它的遭遇打轉。鍋碗瓢盆、刀叉湯匙……一個個廚房用具的現身,叉子幻作嚴厲守衛,阻擋米粒去路;湯匙翻過身變成溜滑梯,給米粒玩起遊戲;整個夢境偶見一絲絲緊張,

例如爐火燃燒,其餘多數時候,都瀰漫著一股和樂歡愉的氣息,因此夢境便毫無可怕之感,則場上的燈光似乎可以適當調整得更明亮一些更吻合氛圍。

戲最後收束於男孩夢醒了,依舊是微微暈黃的燈光,映照著物品已歸回原位的廚房,意喻著想像終止,回歸現實。這齣戲的敘事結構與情節就是這麼簡單,就是做夢到夢醒的短暫過程而已,但所有物品在兩位演員不慌不忙的操演下,全程無語言,觀眾的想像力必須如水龍頭扭開的水流不停,就會被戲的想像承接住,感受其小巧可愛。不過,我對於用夢境的開始和結束作為敘事架構,略覺有些多餘也老套了些,倘若是直接切入表演米粒在廚房,甚至離開廚房的超現實際遇,並不減損敘事之完整,反而更精簡俐落。換言之,若創作者能尋找超越於夢境的敘事,不要被夢境所束縛,以為一定要用進入夢中才好表現超現實幻想,把這層先設意識剝除,對想像與自由創造並無影響,可以再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