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郭岷勤(三個人3peoplemusic)
時間:2019/01/04 19:45
地點:臺北國家演奏廳

文 邱思笛(民族音樂學者)

青年箏樂演奏家郭岷勤在近年的演奏上不斷嘗試音樂可呈現的各種樣貌,同時也發表新作。本次亦非他第一場全首演當代作品的音樂會,從業以來實驗精神不輟,展現與其他箏樂演奏家迥然相異的演奏風格。以箏獨奏來說,很難得有獨奏會是將所有樂器全置於舞台,排除換場更替樂器的時間拖延,更特殊的是要求觀眾換曲時不鼓掌,一氣呵成所有曲目。

此次的委約作品大部分罕有明顯旋律線條,在整場充滿特殊聲響、作曲家意念的七十分鐘內,憑藉拆解節奏、時值、音高構成的動機來判斷樂曲的進行與結構。連專業音樂家皆須十分專注,對業餘愛樂聽眾更是一大挑戰。尤其開場第一首給預置廿一絃鋼絃箏的《錚鏦》就將近二十分鐘,是全場最長的一首;最末曲給無雁柱古箏的《樣子》也十來分,和常態演奏古箏時的音色、音量均差異頗大,聆聽之際需先排除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

或許對於部分聽眾而言,和期待中的音樂會樣貌差別大了些,但以現行臺灣聽眾的素質,無論接受與否,皆可全程不發出任何聲響,待結束再行評論;且當日筆者目測觀眾入席約七八成,在當代作品音樂會、獨奏會是少見的盛況。

古箏為中國音樂的代表樂器之一,原僅有各派傳統曲目,入列於音樂學院主修科目後至今累積了大量的現代作品。在當今國樂音樂會傾向演出中國大陸作曲家作品的氛圍下,郭君罕見尋求並出演臺灣為主作曲家的作品。此次委託新作於林煒傑、劉韋志、任真慧,另有馬來西亞籍作曲家鍾啟榮,曲風各自獨立,聽來較為清峻,和中國善用強烈地方特色或豐富和聲、背景鋪陳等接地氣或表現大畫面的作曲手法很不一樣。

較為特別的是,雖說是臺灣作曲家,然作品內容並非侷限於臺灣音樂元素,而是強調作曲家的個體思維,例如劉韋志之Resistance在樂曲中就以磨擦琴絃,將貓毛梳或尺、弓於絃上以非典型的演奏方式而得之聲來闡釋標題。

在這場獨奏會中,觀眾在台下聽的不僅是聲音或音樂。樂器作為人的延伸,藉由樂器來傳遞演奏家自身所欲表達,而非單純詮釋他者。筆者以為最有意思的一曲應推郭君自己所作給無雁柱二十一絃箏之曲《樣子》,沒了雁柱,少了這項樂器特有的響亮共振和按滑音,聽眾是否更能仔細聽到些什麼?無柱之絃,除了能以古箏原有的撥奏、刮奏、掃、搖,亦能從類似古琴的演奏法中找尋泛音與音階。

跳脫框架並不容易,長年以來新音樂的發表難被聽眾接受,甚受非議。然專業作曲與演奏並非任意為之,郭君本身具備相當嫻熟的演奏技巧、豐富的專業曲目演出經驗,捨棄可以討好聽眾的傳統與現代箏曲,追求藝術更深層的內涵和境界,這份執著是值得所有音樂人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