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灣的故事《一夜新娘》

杜秀娟 (專案評論人)

戲劇
2019-03-18
演出
故事工廠
時間
2019/03/10 14:30
地點
台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故事工廠的《一夜新娘》改編自王瓊玲老師的小說,戲由機場出境的離別點題──當一份情感面臨現實的考驗時,當事人有多少抉擇的能力與空間?由曾孫女小梅的感情疑惑,帶出曾祖世代的悲涼人生;在大環境強過個人意欲,個人抉擇的有限性常等同是身不由己,在戰爭世代更是如此。這是一齣戲劇性強烈,且貼近當代台灣國族認同混亂的作品。

資深演員譚艾珍飾演曾祖母櫻子,陳以恩扮演曾孫女小梅和年輕的櫻子,兩人共飾一角,對照不同世代不同的命運與觀點。這一老一少的搭配是全劇最核心的安排,因為導演大量運用了倒敘與邊說邊演來推進劇情。從猜測曾祖母的愛情對象開始,我們看到年輕的櫻子到國語講習所上課學日語(當時台灣被日本統治),到愛上老師邱信(吳定謙飾),到全村的男人都被徵兵的前一天,與邱信的一夜夫妻。後輩對愛情的想像化身為舞台上表演的趣味,在想像與實際之間製造許多笑點,比如猜測曾祖母被許配給阿招(郭耀仁飾),洞房花燭夜的可能景象;當櫻子生病時邱信來探望,是否會勇敢求愛等等。

在想像與現實的穿插安排,導演精準把玩著劇場的認同與疏離效果。觀眾在一個想像景不自覺地跟著劇情作情感投入,接著現實被戳破而放聲大笑,這樣一緊一鬆的安排,緊緊抓住觀眾的心。這個認同與疏離交混的至高點,發生在櫻子欲與邱信逃亡前夕,與父親(邱逸峰飾)的告別。就在席間鼻涕聲此起彼落之際,曾祖母拉著入戲極深的年輕櫻子,打破這段戲劇認同的魔力。演員的表演精彩,其中高玉珊飾演的來旺嬸哭訴其子服役陣亡,只拿得一張「獎狀」,連骨灰都不見的一景,熟練運用呼吸表達為母深刻的哀痛。而當櫻子發燒昏迷時,矮小的阿招與身材高挑的宮城(風田飾)將櫻子抬下山的橋段,甚是生動有趣。

故事工廠善於經營與觀眾的關係,比如人手一份免費節目單,謝幕後常與全場觀眾大合照;這次還請來原著作者與其九十九歲高齡母親,讓觀眾對這個作品有了另一層的感動(小說取材自王瓊玲母親的真實故事)。導演黃致凱在台上語重心長地表示,許多人會繼續說莎士比亞的故事,但台灣人的故事,若台灣人自己不說,就不會有人來說,顯見其對腳下這塊土地的厚重情感。當今台灣人民對於國族認同的混亂,不下於從前;在人民的福祉與政治理想之間,是一道敏感纖細的練習題。在「放棄不該放棄的」與「堅持不該堅持的」【1】兩種遺憾當中,如何避免台灣兩千多萬人成為全球最大的難民潮,是全民所當儆醒的。以這個角度出發,櫻子的故事是個原型,在這個時代更有深意。

註釋
1、見演出節目單內頁。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