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FEN-Far East Network、胡定一、黃俊利
時間:2019/08/29 19:30
地點: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中正堂展演空間

文 張瑋珊(特約評論人)

聲響樂音中的各種調韻,透過詮釋、鋪敘與再解構,因整體創作基調的轉性,呈現著不落言詮、抽象晦澀或混亂意象,即便是我們所熟悉的日常聲響、樂器聲音,都被迫以嶄新面向重新聆悉與省視。2019臺北藝術節的《噪集2019—無主之島》於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中正堂展演空間進行兩場演出,其中的第二場呈現,是由FEN-Far East Network(下稱FEN)分別與臺灣擬音師胡定一、南管音樂家黃俊利合作;在這些代表著不同聲音藝術領域的藝術家們聯合展演下,讓這兩段創作背後各自衍生許多複雜難言的情感和觀看角度,值得反覆品味。兩段演出中,各包含五位演出者(作為島嶼)以曼陀羅式作為舞臺設計安排、各居一方共同開啟聲響敘事,即興形式不同於FEN以往多數演出的長篇線性聲響詩篇,這次的兩段展演皆在藝術家許家維關於馬祖外海一座廟宇的錄像作品《鐵甲元帥─龜島》與《鐵甲元帥─靖思村》開場下作為序奏,為接下來的聲音展演引導出視覺性提示與想像,而聲響形塑就在生成、發展、競合、疏離及陌生化的進程中成就了各樂段。

現代聲響即興創作看似抽象,但創作動機絕對來自現實,內涵摻雜了對於當代社會的主觀書寫。FEN 的四位成員大友良英、袁志偉、顏峻、柳漢吉分別來自亞洲的日本、新加坡、中國與韓國四個不同國家,加上臺灣的藝術家組構而成的演出型態,透過各角色的位置安排、聲響結構性的設定下,非常清楚的實踐出關於「地緣」、「模糊的空間與網絡」、以及「每個人都(不)是一座孤島」的創作概念。

如第一個作品的形式為,擬音師胡定一為聲音敘事的起頭者,並作為開放性聽覺故事情節的主線,在其他聲響聲部各自加入(每個角色登場後),那種互賴交織的社會網絡核心觀點不斷從電吉他、自製樂器、合成器所創造出的樂音、噪音、音效,亦或是低限音鳴這類的現代科技聲響中,尋求與擬音師利用日常物件邏輯性組織情節音效來產生交互作用,利用多重聽覺要素如聲響織度融合交匯、突兀的片狀音塊與節奏化撥弦聲響,如同擴展中的社會網絡形塑樣態。

作品中,同時藉著受邀展演藝術家所代表的文化,探討著當代藝術主流世界以外、那些逐漸被時代潮流遺忘的人文精神、所承載的歷史價值,以及在現代社會中被擺放的位置,都顯得岌岌可危,但在這場搭載出具想像共性的臨時世界中,透過位置與聲響角色設定下,擬音師與南管音樂家黃俊利這兩位各自代表不同傳統精神的藝師,皆被擺放在被四位樂手包圍的中間位置,形成一種價值觀的對比;而即興實驗聲響就在回應、疏離間表述了擬音與南管在現實世界中非主流藝術邊緣難言之隱的狀態,映照出社會進程所產生的複雜關係景象。另外,實驗聲響形構了想像中的場域,在轉換能量後,也帶出轉型議題。以第二個作品來說,南管樂音的呈現可作為許家維錄像作品的聽覺延伸,抽離影像後,其聲響構成則透過音高抑揚鋪陳敘事、音色轉換造成的聽覺錯置等種種效果說明下,補足影像之外對於民間傳統音樂價值的重新思考,其演奏內涵早已超越了民間祭儀、古樂文化圈的價值體系,亦或是以樂會友的館閣活動等目的。南管樂器聲音特性讓FEN對於他們所擅長建構的詩意聲響重塑,電音加入讓整體聲響昇華,而大友良英與袁志偉彈奏的現代樂器藉著新創音質,各個演奏者的聲音光譜在創造異同、競合間刻畫了真實,投射了一道道每個假想之島上的生存難題與現實社會抗爭的屐痕。

兩段實驗即興聲響在聽覺主體風格明確建構之下,各自從不同角度出發,在當代藝術美學鴻流中微觀取徑出了現代人文思潮演進下的矛盾鴻溝,透過聽覺共性建立下,除了將這些訊息存留進聲音創作中,也創造出具辯證性的現代實驗即興聲響之美學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