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世界的有情人《寶蓮燈前傳─母子緣》

楊禮榕 (專案評論人)

戲曲
2019-11-25
演出
昇平五洲園
時間
2019/03/30 19:30、2019/10/30 19:30
地點
大稻埕碼頭5號水門廣場、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廳

無情與有情的二分與翻轉

《寶蓮燈前傳─母子緣》(以下簡稱《母子緣》)發想於張衡《西京賦》的神話故事,結合多位來自不同傳說的神話人物,作為劈山救母故事的前世因緣之想像。《母子緣》以「母子情」為主題,主角是「無生而生,因日月精華而生」河神——巨靈神,和專吃貪婪人類來生養秩子的妖怪——北天黑龍母。有趣的是,一般象徵公理正義的天庭在劇中是苛刻而無情,巨靈神與黑龍母不只受到巨石魔人的攻擊,來自天庭方面的苛責和追殺也相當無情。而兩位神話傳說中「非人」的人物,北天黑龍母護子之情真切、有恩必報,巨靈神雖是來自天地幻化的河神,卻一心嚮往親情倫理,兩者皆重情、重信且知恩圖報。天理無情,而兩位出身無情之人卻擁有十足的人情味,是無情世界中的有情人。

在法理至上的無情世界裡,黑龍母為避免傷害無辜百姓,躲避到北天之地來生養稚子,僅殺害任意獵取動物生命的惡人。然而在天庭律法之下,黑龍母殺生被認定為極惡,而任意殺害其他動物的人類卻無罪,只因人類被視為萬物之靈。天庭不斷派人追殺,完全不給黑龍母一條活路走,天兵神將甚至使用了捉拿幼子作為要脅的失德手段。巨靈神只因心軟縱放黑龍母,就被押往斬仙台準備行刑,完全不顧念過往功績,天庭之法甚為苛刻。三聖母楊蓮與凡人相戀,雖觸犯仙人法條,卻未傷害任何人,同樣被判定為大惡。兄長二郎神不顧手足之情,儘管楊蓮有孕在身,仍將之追捕入刑,關押華山之下。

《母子緣》將民間信仰中,公平與正義象徵的玉皇大帝、二郎神定調為固執、守舊而不通情理,正氣凜然的眾神則是失德、失理。天庭、玉帝、二郎神等代表普世的正義、律法,幾乎已經到了無情的地步,藉此對比巨靈神、黑龍母等非人之人的多情。

但,萬物皆有情。《母子緣》劇中同時交雜了黑龍母與龍兒的母子親情、黑龍母與巨靈神互有多次的救命之恩、三聖母楊蓮與凡人劉彥昌仙凡戀的愛情、兄長二郎神對楊蓮的大義滅親、楊蓮對巨靈神的救命之恩等等複數的故事軸線。楊蓮雖欲相救巨靈神,半途卻受兄長二郎神所阻,關押在華山之中。巨靈神打倒巨石魔人之後,受太白星君之命,投胎轉世為楊嬋之子劉沈香,結下來世劈山救母的母子緣。巨靈神既能報恩,又能入世體驗母子親情,結局看似圓滿。然而,真正劫法場、阻行刑並捨命相救巨靈神的,其實是黑龍母與龍兒。巨靈神與黑龍母之間來回捨身相救的情緣,卻就此不了了之。

《母子緣》人物和故事雖然豐富、多元卻略顯凌亂。主題「母子情」在眾多複雜的捨身相救、有恩必報的情緣關係中,親情關係顯得相對薄弱。在注重聲光與武打場景的布袋戲風格之中,在天庭、道德與法理為首的無情世界中,無論是黑龍母與其子、巨靈神或楊蓮都願意捨己為人的行為中,所傳達出來的「萬物皆有情」意象,顯然比母子親情更為強烈和動人。

手工感聲光效果的技藝與樸趣

關渡藝術節的《母子緣》巡演版因雨影響,從北藝大校園中庭改至戲劇廳內演出。相較於位於大稻埕碼頭5號水門廣場的首演版,有兩個較大幅度的調整。

首先,少了首演版實驗重點之一的大型動畫螢幕。少了電腦動畫場景變化的華麗感,不僅視覺上比較不容易因過度刺激而感到疲累,也更能看見戲偶面部與服裝的細節。金光布袋戲常用的聲光效果,如煙霧、彩帶、頭部或眼部led燈等等,也展現一種樸拙而華麗的手工趣味感,以及布袋戲作為一種表演藝術技藝的現場性。

其次,巡演版也減少了最後結尾的演唱,在太白星君宣旨巨靈神將投胎轉世後就結束。少了這一段較為傳統的曲牌,筆者覺得相當可惜。不僅減少了一個層次的技藝展現。也少了巨靈神轉生為三聖母之子的母子相見畫面,這是將劇情從楊蓮大戰二郎神、巨靈神大戰巨石魔人等一連串武打場面之後,再度將主題聚焦回母子親情的重要場景。因此,《母子緣》的主題——母子情緣,在巡演版的結構中中顯得更為薄弱。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