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簡單的形式中觀想藝術的生成原理《極地少年—吉希》

謝鴻文 (特約評論人)

戲劇
2021-01-21
演出
DotGo劇團
時間
2021/1/10 14:30
地點
高雄駁二藝術特區正港小劇場

一群人圍成圈,熊熊的篝火在圈內燃燒,也許有故事、有舞蹈、有歌吟、有歡宴飲酒、有特殊的儀式進行著,這些情境在戲劇人類學的視域裡,都是表演,也是文化的成形與累積。當我們再從這原始素樸的表演型態中去觀察,不難發現形式的簡單,卻能含蘊強烈的能量與感染力。

回歸形式的簡單,卻能含蘊強烈的能量與感染力,也是當代歐美兒童劇場的主流,那彷彿是聆聽來自遙遠且古老的召喚,向著原始儀式、直觀詩性之中去挖掘創作的礦源,奔放的想像由此而生,至善美感由此興發。近來台灣兒童劇場的創作,有些創作者與劇團也逐漸跟上這股思潮,精神上的返璞歸真,越能心領神會而在形式上道法自然,打破低幼可愛化、綜藝化的單一兒童劇模樣,藝術的境界更有靈韵。

極地少年─吉希(多元藝術創作暨教育發展協會提供)

DotGo劇團《極地少年吉希》首次演出於2018年的DotGo兒童藝術節,經過兩年的沉澱再細琢重現,就戲的情節來說沒有修改太多,十分簡明不複雜,簡言之就是極地少年吉希曾是部落長老的父親過世不在之後,家裡失去榮寵地位不再被關照,連分食獵物都被排擠,於是吉希用自己想到的方法去冒險打獵,但族裡的大人不相信他的能力,跟蹤之後才發現了吉希能順利且輕易獵熊的秘密。單一的故事線,沒有旁枝末節牽絆,也沒有太迂迴跌宕的冒險與衝突事件,就是一鼓作氣地直達祕密被揭露,使人看見吉希的勇氣與智慧。不過,長老擔憂吉希是有魔法蠱惑,乃命族人跟蹤吉希想探知他打獵的祕密,此過程安排互動,邀請現場小朋友成為族人一起同行,這個互動設計依戲的情境來說是適宜的,但演員與小朋友的問答及帶領發現祕密的節奏,如能拿捏更俐落不拖沓,整齣戲會更有快狠準的快感,故事內在的激情也會更迅速爆發。

吉希面對族人詢問秘密,非但毫無掩飾,反而大方分享,甚至把獵到的熊肉與族人共享,其心中的大愛,超越了他的年齡心智與胸襟,對照之下,長老與其他族人反倒有些愚昧小氣了。然而,這齣戲編導並無意去製造對立或紛爭,也沒將長老與族人的角色直接二分成壞人,只是透過在極地求生基本的飲食需求滿足中,去凸顯人性的自私或慷慨,最後證明愈是慷慨的人愈是有福之人。

為了呈現冰原極地的酷寒荒涼,這齣戲的舞台布景採取了極簡的裝置,幾片可移動如帆船的白色布景,有時像冰山,但組合起來又可以像圓形冰屋。沒有其他綴物的充塞,空曠可以引發諸多想像。四個演員既是說書人,又同時身兼幾個角色,但角色的出入替換並未紊亂,反而一直保有著舒緩有致的說書韻味。很多時候,當說書人述說完故事台詞並未下場,還是坐在場上旁觀,看著故事被立體演繹出來。那種看似旁觀卻又介入故事,也成為被觀看的一部分,構造了這齣戲的骨幹。

而這齣戲在音樂、樂器、舞蹈和服裝上的用心,都努力創造契合極地原住民特色,例如取材自然的木枝繫上弦而成的樂器,造型如弓也經過考究。雄渾沉厚,富有原始氣息的歌舞,加上創造出來的原住民族呼和動作,形成一齣充滿儀式性的兒童劇,召喚著觀者共融共感。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