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符號裡的虛擬與真實《Wifi Lovers》

張簡亦杰 (台灣大學戲劇系學生)

戲劇
2013-12-24
演出
三缺一劇團
時間
2013/12/12 19:30
地點
牯嶺街小劇場2樓

一進劇場,就看到舞台上一個穿著白色睡衣的女人(江寶琳飾),對著觀眾席後的某個方向一直笑,邊撫摸自己的頭髮,邊眨著眼,好像凝望著她心中所想像的欣賞對象一樣,又或者是愛人。這個部分是在戲還未開始前,觀眾正在入場時所呈現的,女人不斷的重複著拋媚眼與展現肢體柔美的動作,讓觀眾在戲開始前,就開始對她的動作及戲的內容想像,我還滿喜歡這樣不是以空舞台迎接觀眾的表演方法。瞧了瞧舞台區四周,牆上掛著各種大小的氣泡保護墊,連場上唯一一張大型道具,一張長凳都被用保護墊包著,營造了一種非現實世界的感覺,也順理成章的將觀眾帶到「網路世界」這個虛擬空間裡,簡單的設計,但效果明顯。

戲劇開始,女人的肢體動作非常柔軟,獨白解釋著,這一切故事的開始,用一種虛無飄渺的方式敘述著,而文字也帶點不連貫性,不像我們日常會說出的話語,讓我有種「網路語言」的假設出現。接著男人(黃智勇飾)出現了,他們在小小的空間裡對話著,但眼神並沒有接觸,都自顧自的望向觀眾席後的某個方向,肢體也沒有碰觸,但話語文字是彼此應和相關的,直接表現出他們兩人現在是在網路世界裡相遇的情況。而演員不時透過機械式的肢體動作,以及在保護墊上發出的嗶嗶啵啵聲,讓觀眾覺得那是在非現實環境裡的互動,我則解讀為他們是在網頁的程式碼之間移動,一格一格必須機械式地按照程序打的代號與字母,人們用來建構一個逼近真實的虛擬空間,並在此用擬真的語言毫無抑揚頓挫的對話、互動著,無論導演或設計者設計這個部分的真正用意為何,我想不可否認的都將觀眾引導到「想像、非現實」的方向思考了。

而兩個人開始互動後,都穿上了白色全身雨衣,好像是在網路世界中,有一層看不見的外衣作為偽裝,以不同於現實生活的姿態進入了虛擬空間裡。最後當兩人回到現實世界,看清應該面對的真實時,皆脫下了白色雨衣,如同脫下面具做回自己,變回了有血有肉的真實軀體,而非手機裡的暱稱與大頭貼。劇中燈光部分也有許多顯而易見的特殊設計,像是從正上方打在地上的燈,用Gobo雕出特別圖樣,投射在地上的是不規則的格子,也在呼應虛擬情境的這個主題。而戲演到後段,女人向男人坦承自己早已有婚約並愛著另一個真正的人時,一條白光從女人站立處延伸到前方,就像是一條不得不走的現實路,而女人在長條亮區前後躊躇、移動著,就像在真實與虛擬間來回拉扯、掙扎著,我滿喜歡用燈光呈現劇中主角的心境這種方式,燈光不是只用來烘托氣氛,而是可以成為一種物品、一種道具。整齣劇扣著「愛的真實性」進行,除了給觀眾帶來一場視覺的豐富,也使我們省思網路的虛假與真實間的界線。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