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現唐盛世之美 《傾盃樂》

徐開塵 (特約評論人)

舞蹈
2011-10-27
演出
新古典舞團
時間
2011/10/21 19:30
地點
國家戲劇院

唐朝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重要的朝代,國力的強盛,展現在政治、經濟、文化、外交等各方面。唐樂舞即是唐代昇平盛世的象徵之一,也是重要的藝術瑰寶。相隔一千四百多年,新古典舞團的唐樂舞系列封箱演出,讓生活在廿一世紀的我們,穿越時空,感受到大唐盛世的絕代風華。

唐樂舞即唐讌樂,是國家慶典及宮廷宴會的迎賓娛樂表演,不僅聚納中國儒、道思想文化,亦與佛教和中亞地區文化交流相融。研究唐樂舞近一甲子的舞蹈家劉鳳學,以「舞蹈」作為回到歷史的切入點,卻在解析古樂譜和古舞譜的同時,也將唐樂舞背後所包含的時空背景、文化底蘊、傳統禮儀,與劇場美學融合為一,使唐樂舞的重建,具有特殊的時代意義。

這次封箱演出,呈現劉鳳學的唐樂舞系列精采選粹四段及一新作。雖然沒有富麗堂皇的宮廷場景,然而作為舞台主景的仿古勾欄,簡單大方,又予人想像空間,加上七人樂師集聚左側前台、與斜對角高台上鼓手遙相呼應的配置,提供了這場演出聚焦於樂舞交融的最佳氛圍。

五個段落展現出唐樂舞陰柔與陽剛的不同風貌。悠揚樂聲一起,身著華服的舞者輕移蓮步,出場詮演《春鶯囀》,搖曳生姿,如春鶯出谷般細膩怡人。因阿育王服用蘇合香草藥痊癒,為報恩而舞的《蘇合香》,自印度傳到中國被轉化為宮廷舞蹈,舞者甩動的水袖及S彎姿態,仍可見印度舞的形貌。《團亂旋》是武則天罷黜睿宗時教坊的獻舞,著重繁複的手部動作,及旋身時衣袖飛揚的優雅。這三段選粹的演出,舞者動作整齊,表現到位,體現了宮廷樂舞的華美風韻。

《拔頭》則是講述一男子為父上山尋虎復仇的故事,舞者盧怡全留了十年的長髮披散,紅臉怒顏的面具顯現他的悲與憤,戲劇效果做足,只是大袍重量加身,遮去了泰半身形,使他向來靈動的肢體動作,有難以施展的感覺。

這次演出唯一新作《傾盃樂》,以廿世紀出土、現為法國國家圖書館珍藏的古樂譜投影於天幕,十位舞者在高、中、平台三層表演區隨樂共舞,不斷躍起重落的大動作,以及燈光轉換間錯落變化的隊形,如千軍萬馬奔騰,氣勢如虹。

整體而言,這是一場精緻的演出。三層舞台的設計,提供舞者進退場不同的動線,使演出的層次感更為豐富和多變化。司鼓擊樂由舞者林惟華、林維芬等人兼任,表現不俗。從舞者到樂師,突破傳統的服飾,也凸顯了宮廷樂舞的華貴高雅。

劉鳳學從民國五十五年去日本宮內廳蒐集研讀唐樂舞文獻史料,再轉譯成五線譜和拉邦舞譜,並以自己的詮釋,將這項珍貴的文化財重新搬上舞台,多年來重建大、中、小曲共九部。史料的研究、考據和新解是學術上的事,在劇場演出則是屬於藝術的專業。這次不僅可見劉鳳學一貫的嚴謹態度,也讓坐在台下的觀眾得以遙想唐代全盛時期的輝煌,有如參與一場穿越時空的宮廷盛會。可惜的是,在新古典舞團唐樂舞系列封箱後,華人世界恐難再見到如此水準的演出了。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