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舞臺灣斑斕聲色《十三聲》
三月
15
2016
十三聲(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83次瀏覽
徐承郁 (社會人士)

幕起,舞者乍看無秩序的亂舞狂嚎,像是市場雜沓紛亂的人群聲囂,刺激耳膜的同時卻又莫名震盪內心,彷彿試著喚醒蟄伏血液深處的無名之力。接著,隨著奇異節奏進入傳說中賣藝人十三聲分飾多角唯妙唯肖的表演,浮映百樣人生情態,或生命的嘶喊,或慾望釋放,或信仰的寄託,卸下美醜對錯的既定框架,讓原始生命毫無掩飾自在流動,觀眾回首那些身邊熟悉親近的,卻總未留步正視欣賞的人事物,並進而重新觀看自己。

《十三聲》已不再侷限肢體的語彙,透過開放舞者的身體與聲音,衝撞觀眾視野,更還原了人類聲音肢體最初始的面貌,舞者又叫、又念、又唱、又跳,那些紛亂的聲音和奇形怪狀扭動的軀體是每個人獨一無二的自我展現,也是內在最真實的聲音。而這自我除指個人亦暗示著自身文化,能見到生活中不自覺動作的誇張演繹,也能見到戲曲、八家將的元素,更有現代舞流暢的線條。舞者唱咒的一段特別深刻,將道家文化及廟宇傳統信仰「請」上舞台,先民代代傳承的祭儀文化及生命信念,以另一番藝術的形式轉變幻化。

如水流柔軟而富變化的特性,釋出了體內流淌的情感與記憶,串接了各式各樣的面孔,也象徵著過去與現在無可切割的淵源。《十三聲》探掘臺灣古老的文化記憶,特別是那些俚俗的,充滿溫度的,卻又在時代洪流中逐漸凋零的。然而,這場《十三聲》的說唱,不只是土地庶民鮮明的色彩,更是與外來文化和現代撞擊燃出的新花火。

《十三聲》的音樂以臺灣土地養分為基底,像是恆春傳統民謠【滿州小調】及【牛母伴】純樸親切的聲韻,牽引懷舊之情,而古琴的錚錚絃音,頗具疏雅文人氣息,透過電音為媒介,更激發舞者動能,創造出異樣的感官世界。

以五顏六色的彩色筆傳達艋舺萬華殷賑街景的印象,鮮明的彩色筆觸是五花八門人事物的聚集,未見得混合為一,卻交疊出無比炫目的繽紛。在空間上,利用燈光投影與聲音舞蹈相應和,營造出各異空間,使聲色效果更為立體。而寬鬆的服裝剪裁,隨舞者搖盪出優美線條。啟發自廟會金光戲黑暗中閃閃發亮的螢彩特效,更是別具臺灣風味獨特的艷美色調。

鄭宗龍以母親口說艋舺聲音變化多端的賣藝奇人為靈感,並兒時街頭叫賣形形色色眾生相的記憶流洩,舞動臺灣土地庶民熱鬧而眩目的聲音色彩,《十三聲》讓臺灣熟悉卻也陌生的文化生命力震動著現代觀眾,再一次省視並欣賞原始之美的爆發力。

《十三聲》

演出|雲門2
時間|2016/03/11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股詭譎的張力卻非傳統現代舞者所具備的那種強韌,相反地是一種畸形,甚至帶有下縮的壓迫感,以致不能以常世的符號去理解和閱讀,譬如乩身的抽搐或剝皮寮的性感,說得太過透徹反而失了些什麼。(簡麟懿)
六月
13
2022
既然萬華不單純、很複雜,足以捕捉並創造紛雜的身體景觀,那麼所呈現的聲色觀感,邊際何以存在(或者說何須存在)?舞作中,可以望見生猛、狂野、斑斕等正向清晰的解讀路徑。(楊智翔)
五月
24
2021
 
記憶,如何呈現在這些舞者身上,勾起他們的身體經驗?記憶的傳承,可以是個人也不完全是個人,它可以被浸到舞者裡面,舞者會有他自己的生命經驗,他會根據這個歷史再長出來自己東西,然後那個東西不像是歷史的靜態書寫,他是一個有活力的,不斷產生不斷變化的過程。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評論台編輯)
二月
24
2017
第一版與第二版的《十三聲》,分別指向了兩條分歧的路,一個是以萬華能量為主體,一個則是以舞蹈身體為主體,編舞家正面臨著不同的試驗成果,思忖度量著。身為觀眾,經驗了《十三聲》其中一次變身,在往後,它或許還會有更多令人驚豔的變身旅程。(吳孟軒)
七月
25
2016
鄭宗龍找的身體,產出了不只是無機、單一的外皮,內在的骨與肉也逐漸在舞者身上「各自」生長了,但這些細節與味道,均需時間滲出,尤其當包裹在林強極具渲染力的音場與王奕盛廟宇彩繪與時尚迷幻的影像下,真正影響身體的細節與走向也可能被遮蔽了,而那是需要時間沉澱、反覆咀嚼的。(樊香君)
四月
01
2016
《十三聲》中的台灣,並非以符號的敘事建構意義,而是以感官能量的流動為底,讓奔放斑斕的螢光色彩,萬華市井小民身上的韻律,傳統樂器與電子音樂的疊聲,放肆野性的動物性嚎叫,在舞台空間中盡情地連結、變形與流竄,幻化成一場夠台、夠美、夠狂,也夠爽的庶民儀式。(吳孟軒)
三月
16
2016
這片聲景,如同滿載的音樂,到底是要帶我們到哪一處鄉土?雜沓裡,聲音是忿怒,還是憂傷,我們分不清楚。舞者不停動著身體,漂亮精緻的身段,確實在「跳舞」,將鄉土一幕幕用身體編纂,然則我們卻有點恍神,因為鄉土已經被說了太多,而且正是這類編碼與修飾過的鄉土。(紀慧玲)
三月
15
2016
每個動作呈現的當下之意思及環境的不同,以至表達方式不同不一樣,最終都還是要歸於自己,你想要賦予這個塗鴉、圖片、動作什麼樣情緒和詮釋,如同我們對於周遭的事一般,當下的感受與情緒,取決於你對於該人事物所有的理解,並沒有任何的對與錯。
一月
18
2023
為生死母題所拉出的維度,其一是人類文明與自然天道,實則已彼此消融合一,其二是生與死乃平行同源,雙生依存,其三是前述一切,均屬平常,如水既消逝又往復。
十二月
28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