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風的身體——《半島來跳舞》
4月
12
2022
半島來跳舞(半島歌謠祭提供/攝影邱家驊)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175次瀏覽

楊智翔(專案評論人)


疫情之故,「2021半島歌謠祭」延至2022年舉行。連續三日的演出,就屬《半島來跳舞》(以下簡稱《半》)帶給觀眾身歷其境的經驗,至為奇幻殊異。

並非其他節目就不精采,而是相較之下,可能在此看似最平凡的廣場舞,竟能在恆春鎮廣場現地,被調度出感人肺腑的觀賞體驗,實則不易且倍感新鮮。事實上,歌謠祭所有節目安排,皆略有將平凡化為非凡的意味,試圖帶人重新認識本地的風景與人文。因此,從本作切入觀察,或許也能一探某種藉由合作而活現風土的創作,究竟是如何使地方再度青春,創造誘人的活力與魅力。

「帶風」的身體

《半》是個篇幅為二十分鐘的舞作,連續兩日演出三場,皆於晚間草地舞台開演,穿插在大舞台(以樂團演唱為主)、詩市集(輪番出演六場內容不同的滿洲、恆春民謠)與光影劇院(安排三場在地故事改編的繪本光影戲)的演出之間。作品可略分為五段:開場、日常光景、廣場練舞、混音記憶及謝幕(分段及命名僅為本文敘述使用,並非創作者原意),由微光製造的三位舞者,攜手在地省北舞藝協會的十一位團員共舞而成。【1】

其中,「日常光景」與「混音記憶」令人動容的程度,深深值得仔細品味。自開場起,不論哪位舞者或團員,「身體帶風」的質地皆相當顯著,可說啟動、推展與貫串了幾乎所有的舞蹈動作。

這裡「帶風」的意思,指因生活在恆春與強勁落山風相伴的律動特質,反映在舞蹈上,便成為具有曲線、搖曳、輕擺、奔流、迴旋、甩盪與闊步等,輪替發展的動作元素。像是雙腿微張向前闊步,雙手以反覆地向右上空、左上空八字甩盪,便是整個舞作最常出現的風動組合。


半島來跳舞(半島歌謠祭提供/攝影邱家驊)

在此基礎上,「日常光景」所呈現的,不只是再現民眾上市場的場景,更是透過步行,給隱隱作祟的舞動步伐有乘風而起的自由。當所有表演者穿梭、停留聚舞時,將可發現某些持續性的動作,看似為舞者領頭帶著團員們跳,卻在後段「廣場練舞」反覆出現,而其質地與節奏感,更像是從廣場舞中擷取而來。

也就是說,倘若風的元素是舞者駐地分析所得,而廣場律動是團員在地長期的經營,那麼在「日常光景」快速流動的畫面裡,某種與風土緊密相黏的身體,將因兩者的匯流而更加顯現。也許在地的團員,動作本就帶風,但有微光製造的組合加乘,某些尋常因而被點得更亮,或者在兩相換位共舞之間,風速有了變化,造就黏在風裡的身體有了非比尋常的風景。

「混音」的記憶

另一方面,「混音記憶」則是透過凸顯個體差異,來複雜化一個地方組成的緣由。

開始之前,舞者們先帶來一小段月琴伴奏的雙人舞,延續使用前述的動作元素,但刻畫得更為深入,情緒則更為內斂沉靜。接著,團員們一一登台亮相,聲響傳來每一位自我介紹的錄音,除了姓名,來自何處、與恆春、與舞蹈的關係也是表述重點。包含舞者,舞台上有來自高雄、廣東梅縣、花蓮、臺南、嘉義、墾丁、臺南學甲及臺北等地的人,當然也有土生土長的恆春人。她們此時此刻共同在半島跳舞,她們交換身體的記憶,她們的聲音在聲響裡逐漸織流。


半島來跳舞(半島歌謠祭提供/攝影朱靖閎)


半島來跳舞(半島歌謠祭提供/攝影邱家驊)

「混」並非讓兩組人馬迅速成為一體,反而像是從編曲的概念出發,將她們的自述梳理,讓每一段所要強調的重點,一一深植觀眾的感受中。

最後,層層疊疊的感受,被埋入末段群舞的配樂裡,歌詞唱著:「長大的我/寫著思念的信/一張一張像是曾走過的路/看著藍色的海/青色的山/突然想起阿嬤的歌聲」。整首閩南語歌的尾聲,接續哼唱恆春著名的民謠〈思想起〉,伴著濃烈情感的低吟,所有人舞蹈的身體,便一起相黏在富含記憶的風裡了,一路延續到謝幕的團體敬禮、一一敬禮。短短的、簡單的安排,像是一段變形、被延長的謝幕表演,「恆春—落山風—民謠」的句式因此意外岔出,提醒著觀眾,每個人的生命經驗與狀態是如此不同,這支舞的結束,正在預告恆春的豐厚身世,才正要為世人開展而已。


半島來跳舞(半島歌謠祭提供/攝影邱家驊)

整體而言,在編舞家王宇光與音樂設計余楊心平調度出的舞台上,焦點始終不是「表演能有多好看」,而是適時的顯露合作過程所激盪的各種火花,並妥善分配每一位表演者乘載風土的重量。《半》有廣場舞也有現代舞的基因,但當其被舞出的那一刻,足以使人感動十足的絕非它的由來,而是人們藉此能憶起珍貴的過去,並從中經驗到富含生命力的將來。也許不久後,這裡的傳統,將會是新生的「半島舞」也說不定,但首先,必須得讓舞繼續跳下去才行。


註解:

1、《半島來跳舞》演出舞者:李尹櫻、凃立葦、施旻雯、王瑞華、李雪櫻、林梅瑛、林淑敏、莊孟珠、陳春津、張素蘭、黃彩玲、廖秀枝、謝碧娥、鍾碧霞 

《半島來跳舞》

演出|微光製造、省北舞藝協會
時間|2022/03/18 21:30
地點|屏東縣恆春鎮西門廣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解構,不結構」,是編舞者為當代原住民舞蹈立下的休止符。編舞者細心梳理原住民的舞蹈身體在當代社會下的種種際遇,將其視為「符碼的」、「觀光的」、「想像的」、「可被消費的」,更是屬於那位「長官的」。走光的身體相對於被衣服縝密包裹的觀眾,就像一面鏡子,揭示所有的對號入座都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陷阱,所謂的原住民「本色」演出難道不是自身「有色」眼睛造就而成的嗎?
5月
09
2024
可是當舞者們在沒有音樂的時刻持續跳大會舞,彷彿永無止盡,究竟是什麼使這一切沒有止息?從批判日本殖民到國民政府,已為原民劇場建構的典型敘事,但若平行於非原民的劇場與文藝相關書寫,「冷戰」之有無便隔出了兩者的間距。實質上,包括歌舞改良、文化村,乃至林班歌等,皆存在冷戰的魅影。
4月
30
2024
另外,文化的慣習會在身體裡顯現,而身體內銘刻的姿態記憶亦是一種文化的呈顯。因而,透過詳實地田調與踏查的部落祭儀資料,經由現代舞訓練下的專業舞者的身體實踐,反而流露出某種曖昧、模糊的狀態。
4月
29
2024
存在,是《毛月亮》探索的核心,透過身體和科技的交錯呈現,向觀眾展現了存在的多重層面。從人類起源到未來的走向,從個體的存在到整個人類文明的命運,每一個畫面都映射著我們對生命意義的思考。
4月
11
2024
《毛月亮》的肢體雖狂放,仍有神靈或乩身的遺緒,但已不是林懷民的《水月》之域,至於《定光》與《波》,前者是大自然的符碼,後者是AI或數據演算法的符碼。我們可看出,在鄭宗龍的舞作裏,宮廟、大自然與AI這三種符碼是隨境湧現,至於它們彼此會如何勾連,又如何對應有個會伺機而起的大他者(Other)?那會是一個待考的問題……
4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