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俗現場重說/演傳說——咱的故事咱來演《赤腳門神》、《青瞑蛇與竹籠屋》
1月
09
2022
「大神尪開場表演」2021年於台南安南區龍魚公園(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25次瀏覽

梁家綺(專案評論人)


緣溪行,演出場所鎮門宮位於鹿耳門溪出海口,因土黏水淺,舊時船隻若經此道必折損,一旁的「府城天險」石碑便是由此而來。相傳,鄭成功由此登陸,受媽祖庇佑漲大水,才得入台江內海,打敗荷軍,開啟鄭氏治台史。約三百年後,據傳,有信眾受鄭氏軍士託夢,盼能建廟祭祀國姓爺,而有了這間明式玄屋黑瓦的廟宇。這裡的特別之處莫過於六位鷹勾鼻、大眼眸的西洋門神,是畫師遙想荷軍逃亡之際鞋子脫落來不及撿的倉皇,故繪以赤腳之姿為鄭成功鎮守。


地方傳說與文史的戲偶想像

台南台江文化中心與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合作進行三年期的偶戲人才培育計畫【1】, 2021年「咱的故事咱來演」帶著赤腳門神回到傳說發源地,帶青瞑蛇回到曾文溪改道現場,並加入大仙尪仔的製作與演出。開場的大神尪仔略顯吃力地舞動兵器和腳步,為期不長的工作期卻不影響欣賞的興味。大神尪仔在民俗祭儀中透過人在其中背負扛抬,腳踩步法,晃蕩身軀行走護駕,此類神將如七爺八爺多有威嚴神情,望之儼然,也有彌勒或土地公等眉開目笑型,看了好生歡喜。然而此次共創的大仙尪仔則兩者皆否,除熟悉的紅臉關公,另外兩尊荷蘭門神頭頂一蝦一蟹,眼球藍藍綠綠,一張苦澀的臉,神情呆萌,煞是可愛,自脫於傳統神將系譜。僵硬的動作與逗趣的臉相映成趣,不流暢卻依舊使人莞爾的時刻,反倒彰顯出大型偶的特質:除操作的技術與設計使之產生各種儀態外,其外型的存在就已擴充人在經驗世界裡的認知尺度與想像,因而重啟了日常感知的向度。


《赤腳門神》2021年於鹿耳門鎮門宮演出(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提供)

縮小是另一種尺度,廟埕立著一座縮小版的鎮門宮,但看兩尊迷你執頭偶門神進進出出,彷彿祂們正是從背後的門板躍出。《赤腳門神》演繹無法考究的地方傳說:荷蘭門神向信眾託夢,因赤腳久站而腰酸背痛,故盼有鞋可穿,翌日,信眾帶來各式鞋種,優雅的芭蕾舞鞋、毛茸茸的室內拖、鄉愁滿點的荷蘭木屐,以及最後獲得聖筊的運動球鞋,演出節奏有致,在在使觀眾大笑。《青瞑蛇與竹籠屋》則透過說書人敘事,合以演員、物件、杖頭偶演繹台江故事,再現過去時常氾濫而被稱作青瞑蛇的曾文溪與居民面對環境災變的舉措。不同於近年來台江「扛茨走溪流」的文化再現行動【2】,《青》捨棄實體建構,透過竹竿排列、肢體位移、布幔流動表現竹籠屋、水患與遷徙。對現場諸多的兒童觀眾而言,偶、物與說書形成了非實體的想像啟蒙。


地方意識演繹地方傳說

「咱的故事咱來演」的編劇與取材,始於地方傳說,接合於民俗信仰:曾文溪的氾濫不以溪水整治成功作結,安排的是池府千歲與關聖帝君和雙蛇飛騰打殺。雙蛇是失散的戀人,只願覓得彼此,無意傷害百姓,因神明寬厚,使其匯合不再分離,台江一帶才得風調雨順;被遺留的荷兵在東印度公司離開後無親無依,因國姓爺不計前嫌而有用武之地。前者展現地方傳說反映人類在現實處境中面對不可控現象的詮釋方法,人性化的災變、寬容的神明、創造性的先民,將地方轉為值得寓居的溫暖之所;後者則在重新演繹傳說故事時,顯露出隨時間而變異的地方內涵。荷兵曾被貶斥為蝦兵蟹將,在此已成為信眾願意為其覓得一雙好鞋而奔走的地方神祇。如河合隼雄所說,人的夢境體驗可能發展成祭典儀式,而傳說與民間故事可能在某些時刻與較強勢的文化論述結合,包裝成神話,幫助國家或民族確認其作為整體的存在【3】。現在的鹿耳門溪早已經歷曾文溪改道成為斷頭河,不再是當初鄭成功登臨的河道了。在此無意考究「真實的遺跡」何在,而是從演出場域鎮門宮的身世、數個「相傳」與「夢境」來回疊合,讓我們瞥見國族神話、地方起源追溯與地方意識競合的痕跡。


《青瞑蛇與竹籠屋》2021 年於安南區砂崙里活動中心(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提供)

最後,回到此三年計畫,每年新舊成員來去,是否能達成台江文化中心朝向地方劇團籌組的可能?累積的能量又該如何延續?尤其,偶戲所需的技術(製/操偶、肢體以及表演方法)相較於其他形式更有陪伴的需求。無獨有偶工作室能在為期不長的工作期程、參與者背景不一的情況下依舊創造出品質良好、動人誠摯的演出,是其多年來與社區居民共創並發展方法【4】、致力於偶戲人才培育的結果,實屬不易。


註釋

1、2019年「偶們一起玩」邀請學員蒐集台江一帶的故事進行編創,阮義指導,廣泛使用各類偶種,產出六組作品於台江劇場演出;2020的「偶們藝起說故事」從舊作中選擇素材發展出《青瞑蛇與竹籠屋》與《赤腳門神》,由劇團製作執頭偶,以訓練演員與操偶的方式進行。

2、2017年臺灣歷史博物館舉辦「重返歷史現場:百人扛茨走溪流」,邀請匠師李養製作竹茨,帶領民眾共同扛抬,再現過往「避溪蛇求安居」的遷徙場景,而後兩年一次迄今。

3、河合隼雄著、林詠純譯,《民間故事啟示錄》,台北:心靈工坊,2018年,頁203。

4、如宜蘭利澤簡《走尪》(2015)、基隆《港都藝遊樂》(2017)、桃園《大溪大禧》(2018)等,帶領社區居民製作創意大偶。

《赤腳門神》、《青暝蛇與竹籠屋》

演出|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社區居民
時間|2021/12/11 11:00
地點|台南鹿耳門鎮門宮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
渡假村的監看者檢討原住民,漢人檢討原住民、不滿監看者,原住民檢討自己、檢討政府,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各種權力交織卻不被意識,他們形成了某種對泰雅精神最殘忍的「共識」,之於「文創劇場」這個荒謬至極的載體,之於「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消逝的文化本質很難回來,著實發人深省。
5月
14
2024
生命的惡可以被淨化嗎?經過洗滌的靈魂可以再次分享展演嗎?《誠實浴池》以童話般的扮演方式來論述惡與救贖這樣深沉的議題,更用儀式象徵的各種意象去概括了帝國主義的輪廓與性別權力關係。
5月
14
2024
這個作品的意圖並不是要討論身分認同議題,而係聚焦在創作者以自身生命經歷作為媒介(作為一個澳門人選擇來到臺灣),講述外部環境與自我實踐之間的漂泊與擺盪狀態。而這樣的經驗分享展現了一種普遍性,得以讓觀眾跨越不同的國家與認同身分投入,對於在該生命階段的處境產生共鳴,這個作品就不僅僅是特屬於澳門人來臺灣唸書後在澳門與臺灣之間徘徊的故事,更能觸及有離開故鄉前往他地奮鬥之經驗的觀眾置入自身情境。
5月
09
2024
形式上,主軸三個部分的演譯方式,由淺入深、由虛至實,層次錯落有致,但因為各種故事的穿插,使得敘事略微混亂,觀眾可能會有點難以很具體地理解,主角身上某些情緒發生的原因;再者,希臘故事的穿插雖然別具深意,哲學意涵豐沛,但由於和故事主軸的背景有些遠離,且敘事方式稍嫌破碎,不具備相關背景的人,可能有些不好捉摸,或許是可以再多加思考的面向。
5月
09
2024
若將此作品在客家文化景點長期駐點演出,相信會是一部能讓觀眾共鳴十足的的好作品。但若要與一般商業音樂劇競爭,或許也要在客家元素上精確地選擇,並由之深度探索。對筆者而言,這部劇目前呈現了許許多多的客家元素,但作品每介紹一個新元素給觀眾,筆者就會稍微出戲,頓時少了些戲劇的享受,變成知識的科普學習。
5月
07
2024
但所有角色的真實身分皆為玩家,因此國仇家恨、生死存亡,都僅僅是一場虛擬扮演,這使得觀眾意識到自己無需太過代入角色,反將焦點轉移到遊戲策略的鬥智、選擇上,以及表演的觀賞性。猶如旁觀著卸載了命運重量的歷史,情節是舊的,但情懷是新的。
5月
07
2024
《門禁社區》,探討的不只是「禁」本身的神祕以及誘惑性,更是開啟「門」走進去的人性本身,重新思索人生的存在與否,短促與永恆。偌大的「祥瑞聚落」內,所謂有生活品味的「上人」,過著弔詭的美好生活,追求的純潔與高貴、平靜與祥和,諷刺的是,這裡卻曾是一個葬送自由生命的悲慘之地。而小雯一家的入住,究竟是參與了與世俗之人相異的「上流」,亦或者只是踏入了一場與普世類同的束縛?
5月
03
2024
音樂劇的劇本採取首尾呼應的寫作方式,首幕和最後一幕的場景、事件、角色都是一樣的,但每個角色的心態和情緒都出現了相當大的轉變,中間幾幕則是在闡述過去的事,對被留下來的人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以及想在社區歌舞比賽獲獎的一群客家媽媽們,在設計客家歌舞的過程中遇到了什麼困境。整齣戲以礦工生活以及客家文化傳承為主軸,「彩虹」是貫串全劇一個相當重要的元素。
5月
0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