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情歌》——樂者天地和
1月
14
2022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77次瀏覽

王亭又(高雄市立志中學國文老師 )


《大地情歌》是高市國 2022 年首場的演出,特邀青年指揮家曾維庸,由高市國團員郭肜肜演繹揚琴協奏曲〈煙姿〉、張桓誠演奏笛子協奏曲〈春風夜雨情〉,並邀請北市國二胡演奏家陳婷怡演出〈太陽祭〉。本節目源於「岡東有樂町,國樂一條通」系列,原本是為推廣高雄市民能夠進入大東文化中心以及岡山文化中心的節目,也因此在節目內容上,雖不似年度演出的磅礡大作,但也是精緻而有味,且讓團員們能一展長才,音樂往往使人驚艷。

第一首曲子是〈海上第一人〉,曲子本是頗有畫面的作品。之前高市國曾請新加坡華樂團指揮葉聰演繹,較諸葉指的精醇,曾維庸的處理則以活力見長,尤其曾指全場背譜,更能以身體的律動帶領樂團描摹出幢幢音畫,南洋市集之風情、暴風雨之狂亂都了然眼前。作為開場之樂甚是合宜。

接著的〈春風夜雨情〉是我最有共鳴之曲,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是在 YouTube 上北市國的頁面,由江振豪指揮,羅智修梆笛協奏。梆笛透亮飄逸,將風雨的形象完美勾勒,加之北市國的樂團濃烈的音層,真的令人大為讚賞。之後台灣國張君豪以大笛詮釋,則更將夜雨悲戀的情懷道出,也成為其拿手的代表作。張桓誠的版本則以大笛為主,令人驚奇的是利用了口哨,將慢板中若有似無的繾綣情絲加以描摹。曲中熟悉的台灣音調讓人更有感覺,實在是讓人相當喜歡這首曲子。

〈煙姿〉揚琴協奏曲,由揚琴演奏家郭肜肜詮繹,曲子採用了桑植民歌的素材,慢板的旋律悅耳動聽,進入到快板的 68 拍躍動活潑,再進到快板時的熱烈歡騰,最後的廣板歌詠,曲子將揚琴的特性發揮到淋漓盡致。若非演奏家的技藝高超,想來是無法詮釋得宜,加之郭君慢板的旋律如煙姿綿綿,玲瓏有韻;快板的音符似飛竹敲玉,玎璫帶勁。一如曾指所述,煙姿是首很美的曲子,而正好與演奏家精湛的技藝兩相輝映。

〈太陽祭〉是由張朝作曲,曾指導聆時提到作曲家對於太陽有著濃厚的依戀,因此如〈七彩之和•橙之歌〉與〈日月歌〉都能聽到對於太陽意象的詮釋。二胡演奏家陳婷怡才貌雙全,將曲中太陽的熱表現得十分貼切,而其中別日一段濃郁的情韻,更是令人低迴,確實將二胡的剛柔突顯。曲子結束時曾指大汗涔涔,使我想起張宇安指揮的投入,想來曾指也是全身全靈的灌入樂曲,為讓觀眾們更理解太陽的熾熱。

最後的〈和平頌鼓〉擊樂貫串全場,與台下觀眾一起歌唱的設計,使得曲子更加靈活,由低音擔當主題旋律,彈撥樂琵琶、柳琴、三弦的綴飾,台上台下人聲和諧。使人想起〈樂記〉中:「樂者,天地之和。」音樂的產生除了表達感情,更能使世界和平,這也是作者江賜良的發想。唯一覺得美中不足的是,若在衛武營音樂廳,人聲的音響會更加完美的效果。

本場演出曾維庸指揮的導聆使得曲子更加易懂,王國維《人間詞話》:「 問『隔』與『不隔』之別,曰:陶謝之詩不隔,延年則稍隔已。東坡之詩不隔,山谷則稍隔矣。『池塘生春草』、『空梁落燕泥』等二句,妙處唯在不隔,詞亦如是。」我想音樂也是如此,唯有做到不隔,才能使之彌久恆長。曾指的串綰實在是畫龍點睛。

觀賞完演出,我對於曲介其實頗有微詞,比如〈煙姿〉中寫了一段文言與散文拼湊的文字,說道煙姿如柳、煙姿似梅,但曲子聽起來跟這些似乎關連不大,倒不如直接使用絕對音樂的標題來得更無限制,另外〈太陽祭〉、〈和平頌鼓〉也書寫了夸父逐日以及墨子的文字,聽來聽去還是找不到太多關聯。拙見以為這樣反倒顯出文化的淺碟,還是希望作曲者可以直接說明自身想法,郢書燕說真的是需要再三思量,反而使聽眾被侷限。此外,聽完〈春風夜雨情〉更想探討台灣國樂的展望,其實年輕作曲家不少,但是能像盧亮輝、蘇文慶、何立仁老師等等作曲家寫出文化脈絡的,我想相對是少的。如果樂曲只是追求炫技,唯恐身與名俱滅,也期待台灣國樂能本於天地之和的本質,書寫土地、貼近生活使音樂更有血有肉。

《大地情歌》

演出|高雄市國樂團、曾維庸
時間|2022/1/8 19:30
地點|高雄市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演奏者精心設計了樂曲的開頭,結尾自然也不會遜色;飛快的思緒在〈快速舞蹈〉( “Sebes” )層層堆砌,達到終點時,所有人的急促呼吸終於得到了舒緩,果斷而清晰的結尾彷彿軟木塞自香檳瓶噴飛的瞬間,清新、輕盈的氣息隨之呼出,像是三人同時舉杯相碰:「成功了!」
4月
18
2024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
前三樂章樂團在小心翼翼之下,略少一分現今流行詮釋莫札特往往帶有的乾脆,而第四樂章,琉森室內弦樂團的演奏在以往的方正中多了一絲狂野,音樂更為緊湊,在弦樂的快速演奏與木管的長音舒緩之間,有相當理想的平衡與對話。
3月
27
2024
下半場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的《夜曲與塔朗泰拉舞曲》是相當成功的開場演出,Bomsori也明顯給予得比上半場更滿,與鋼琴的合作也是水乳交融。這首曲子以安靜開場轉至瘋狂,再從多消長沉澱,處處都是難題,也需要好的音樂設計,但也因為音樂家沒有打安全牌,每一個撥弦或是泛音、雙音都讓演出精彩奪目
3月
2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