詠詩起舞《牽出合走》
3月
14
2019
牽出合走(牧夫肢間舞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86次瀏覽
石志如(專案評論人)

春、夏、秋、冬,週而復始,人類在宇宙時序裡,既渺小又如過眼雲煙。或許是對生命的無常,又或者是時間從不曾為我們停留,編舞者陳福榮讓創團首演《牽出合走》以傳統社會的時令節氣為題,以獨白、物件及肢體動作等,演繹關於宇宙與生命旅程的觀察。

《牽出合走》選在中2館果酒練舞場演出,長方型的排練室被觀眾席切割成不規則四角形。舞作則共分五段詮釋,每段舞蹈皆由一位全身塗白的男子(林書函飾),以獨白的方式揭開或詮釋舞段的意象。從獨白語調的節奏性與情緒性,時而停駐念詞,時而以肢體表意之轉換,可以感受到創作者欲以一種古詩文(五言與七言)押韻的詩意,傳遞抽象的四季與人生。

詩文關鍵詞所涉及的內容範圍極廣,其意象從宇宙自然輪替到物種生滅,再至象徵人類七情六慾的寫意,如「序」:時空、時分、兩儀、四象、春冬、天地、魚躍、柳芳、早梅、雨水、殘雪、朝陽、萬物、新意、同歡、鹿鳴、鼓瑟、吹笙、人生季節、流轉不息;「秋」:人影、樹梢、信號、天、地、人間;「冬」:短命、一杯酒、人已到;「冬末」:魅力衣裳、小丘、山谷、榖音、迴響;「春」:忘掉、恐懼、悲傷、奔跑、歡笑、遊玩;「清明」:清明、墓田、白蝴蝶、紅杜鵑、狐狸、兒女、醉、九泉……;【1】,上述詩詞出現在舞蹈段落〈述說〉、〈經歷〉、〈分身〉、〈面對〉與〈回歸〉之中,以詠詩起舞之狀表現。

首先「序」〈述說〉是一位男子以細膩且發自內心深處的肢體表現,似舞踏舞者的身心合一,偏向由意念出發,肢體隨意念起舞;「秋」〈經歷〉則由四位穿著白色塑膠衣、肢體表現力強的舞者,以獨立及群體動作等混雜編排,搖晃了上一段男子所營造的孤寂之態;「冬、冬末」〈分身〉的女女雙人,是獨立個體也像是一面雙稜鏡,多遊走在依附與扶持的肢體表現;而「春」〈面對〉與「清明」〈回歸〉應用多種物件如會發光的盒子、雙層大長袍、枯枝等,在視覺上產生多層次的意義變化。其中長袍結束前的舞段,舞者選定觀眾在其身體周圍進行隔空慰靈之舉,對筆者來說甚感疑惑。

就以創團首作來說,上述檢閱了《牽出合走》所拋出的信息,除了大量詩文成為舞蹈意象的文本,編舞者陳福榮似乎選擇以一種大敘事的週期意境,試圖闡明關於生命的哲學性出口,然而在宇宙週期裡,要處理詩文與肢體這兩種迥異的語言系統,它們彼此又蘊含了各自的文化性與時代性,在視覺與聽覺上總有一層斷裂感,偶有不經意地讓肢體流於符號的捕捉,反而讓詩文的意義懸浮於外。

然而值得讚賞的是,塗白男子林書函在整齣舞作中,所投注的身體能量與精神狀態始終飽滿貫徹,其肢體由內而外意隨心走的深層情感,令人印象深刻。此外,陳福榮不拘泥於「結構」編舞技法,《牽出合走》多以「關係的建構」來處理肢體的發展,如力量交替、呼吸律動、眼神凝視、情緒渲然等,明顯地為這首作品的動作風格確立一個方向。

觀後,《牽出合走》就其主體核心思想是相當清楚的,但就形式表現上,迥異的符號系統固然能創造與衝撞出跨域後的火花,然採取何種表達形式能緊緊扣問關於人類生存與自然界的生死命題?詩文意義如何滲入觀者之中與之共鳴?又如何能讓觀眾在觀演後留下深刻印象?在創團首作之後,相信牧夫肢間舞團有更多事情要做。

註釋

1、詩文關鍵詞,摘錄自牧夫肢間舞團臉書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ufubemove/

《牽出合走》

演出|牧夫肢間舞團
時間|2019/03/09 14:45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中2館果酒練舞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牽出合走》的編排構思明顯地給予世俗生活陰暗沉重的色彩,卻相對給另一個未知時空的存在狀態輕鬆歡快的慶祝。如此編排,打破凡人對此生的執著,邀請我們想像此生不曾體驗過,但卻在古老傳說與宗教中不斷被訴說的另類時空之生存樣態。(徐瑋瑩)
3月
14
2019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解構,不結構」,是編舞者為當代原住民舞蹈立下的休止符。編舞者細心梳理原住民的舞蹈身體在當代社會下的種種際遇,將其視為「符碼的」、「觀光的」、「想像的」、「可被消費的」,更是屬於那位「長官的」。走光的身體相對於被衣服縝密包裹的觀眾,就像一面鏡子,揭示所有的對號入座都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陷阱,所謂的原住民「本色」演出難道不是自身「有色」眼睛造就而成的嗎?
5月
09
2024
可是當舞者們在沒有音樂的時刻持續跳大會舞,彷彿永無止盡,究竟是什麼使這一切沒有止息?從批判日本殖民到國民政府,已為原民劇場建構的典型敘事,但若平行於非原民的劇場與文藝相關書寫,「冷戰」之有無便隔出了兩者的間距。實質上,包括歌舞改良、文化村,乃至林班歌等,皆存在冷戰的魅影。
4月
30
2024
另外,文化的慣習會在身體裡顯現,而身體內銘刻的姿態記憶亦是一種文化的呈顯。因而,透過詳實地田調與踏查的部落祭儀資料,經由現代舞訓練下的專業舞者的身體實踐,反而流露出某種曖昧、模糊的狀態。
4月
29
2024
存在,是《毛月亮》探索的核心,透過身體和科技的交錯呈現,向觀眾展現了存在的多重層面。從人類起源到未來的走向,從個體的存在到整個人類文明的命運,每一個畫面都映射著我們對生命意義的思考。
4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