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真正進入內部空間《321小戲節》
一月
11
2018
禁止使用2.0(阮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33次瀏覽

《第七種孤獨》

演出:稻草人現代舞團

時間:2017/12/15 19:00

地點:台南市321巷藝術聚落 鐵花窗藝術裝置

《死亡就在外面》

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7/12/15 19:40

地點:台南市321巷藝術聚落199號

《禁止使用2.0》

演出:阮劇團

時間:2017/12/21 19:00

地點:台南市321巷藝術聚落31號

《他媽的菜騎鴨》

演出:阿伯樂戲工廠

時間:2017/12/21 19:40

地點:台南市321巷藝術聚落29號

文 羅倩(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生)

「將平面的文字意念轉化為立體的表演形式,用30分鐘的短暫片刻創造環境劇場的獨特體驗。」(手冊簡介)第四屆321小戲節今年以「文字的身影」為主題,邀請四個團隊在老屋空間做戲,結合「藝宵合作社」的夜市,增添了行走的趣味與味蕾的滿足。以老屋作為實存的外部空間,如何架構空間使它為環境劇場所用成為關鍵,觀眾的感受與參與是開啟現實空間成為劇場空間的第一個按鈕。

空間與文本的作用力

《第七種孤獨》兩位舞者和藝術聚落鐵花窗裝置,以及周圍拆除傾毀的屋簷殘壁的互動,似乎只是將尼采詩的孤獨情境置換到老屋的殘敗風景,截斷了尼采〈火的記號〉的創作脈絡(戴奧尼索斯頌歌──尼采詩九首)與他晚年即將面臨崩潰的精神狀態。舞蹈中看不到身體展現「意志」的能量,也讀不到尼采的詩轉化成舞蹈劇場後,指向了何種孤獨?看似可自由移動的觀看卻限制重重,工作人員的禁止不只使觀眾出戲,也限制了看的視角。總的來說,以肢體在空間塑造唯美情境來表達詩作的意象外,能否有更多演繹的可能?

《死亡就在外面》展示了空間與文本如何相互作用、拉扯與激盪,揉合貝克特三個劇本的角色人物,從屋外等待入場,依指示戴上耳機時,劇場性已悄悄竄進身體發酵,耳畔傳來氣若游絲的腳步聲,待觀眾入座,以聲入戲的效果發揮到最大。像演員緊緊貼著觀眾的身體,說著關於死亡的深邃、斷裂又重複的臨終絮語,在完全浸潤與現實寒風吹撫臉頰之間,著實感受死亡的作用力。

「房子弄痛你了,不是嗎?」《禁止使用2.0》從談論家的錄音播放開始,演員八娜娜從夜市外頭走近,錯身走過排隊等待入屋的觀眾,她推開門回家,演員汪兆謙則從屋內走到門外,解說三張關於全家福的幻燈片。演員許正平在其中化身為博物館導覽員為宅院空間做導覽與在之後身兼電視台主持人。善用前後院空間,帶出男孩汪兆謙與女孩八娜娜的私密成長史,其中八娜娜的演出較具戲劇張力。可惜整體作品結構較為鬆散,「禁止」的議題與歷史的連結性不明顯,與其說是紀錄劇場演出,不如說是使用了紀錄劇場的風格,讓汪兆謙與八娜娜的自我講述/現身說法如何構成自己的身分認同。

《他媽的菜騎鴨》注重與觀眾的互動性,以在前院抽籤看解籤板與喝姻緣藥湯(黑糖薑茶)作為開場前的等待與暖身。三位演員以笑鬧式的肢體做默劇展演,從各佔據後院一隅到一起慢慢移動到搭建的小舞台,等待廣播叫號,最後抽籤邀請觀眾與演員玩「安全之吻」。筆者對於作品名的國台語混用、嬉戲誇張的肢體表演,以及作品呈現配對相親的過程存有疑慮,與小戲節策展主題、老屋空間的關聯性似乎也較為薄弱。

空間的劇場化

321藝術聚落有著讓觀眾墜入往日時光的空間條件,巧的是四部作品都圍繞在家的外頭展演,沒有任何作品讓觀眾進到屋內,形成看似進入到園區內部卻感覺與空間並不親密,始終隔著一層觀看的冷距離。如何讓單一空間劇場化,擴大到小戲節形成有機整體,需要日式宅院的現實空間、劇場空間與文本空間彼此與策展主題緊密鑲嵌與融合,期待321小戲節未來能讓觀眾如劉姥姥進大觀園般身歷其境,捨不得離開。

《321小戲節》

演出|
時間|
地點|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所謂的甜而不膩,也可能是一種在劇場與社會的協商空間中的自覺與知性,一種張力時空中所生產的動力。也像是在小戲節這兩周的321巷藝術聚落,混搭了創意市集與流動夜市兩種風格,看似被定型了,卻又並非如此。(吳思鋒)
十二月
19
2016
男演員跳躍於不同的角色,試圖抓住莎翁擅於「說故事」的精髓並結合在地方言,效仿他精於「偷」故事的技巧,自生活中發現、攫取且注入新的生命。(邱書凱)
十二月
08
2016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
各段移動觀看的微型路徑,變得不只是在步行,因為同一刻的風景,包容了至少超過三件以上的作品。他們並非各自獨立,而是相映成趣,漫步其中才能領略種種交錯的驚喜。
十一月
02
2022